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坏女人生存游戏》by九号电池_简卉小说阅读

《坏女人生存游戏》by九号电池_简卉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31 15:12编辑:哥本哈根

大家都在看的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它的作者是赫赫有名的“九号电池”,本书的主要人物有简卉,这故事非常有“深度”,没有“一些经验”的人可能有些看不懂,但如果你懂了,你就知道它好看在哪里了。

坏女人生存游戏 恶毒城市媳妇01

“简卉啊!简卉!快起来吧,孩子饿了,哭得哇哇叫呢!”

简卉撑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个陌生的天花板,她侧侧头,旁边还躺着个陌生的男人。

哦,看来是成功穿进来了。

她靠着床头的靠枕坐起来一些,打量整个卧室,唔,带衣帽间和洗手间的主卧、装修精致......还来不及多看,门又被不屈不挠地拍响。

“简卉?起没起呢?”

简卉还没应声,她身旁睡着的男人不耐烦了,闭着眼睛推了她一把,“妈叫你呢,没听见啊,你快起来。”

还没完全进入状态的简卉不乐意,“凭什么我起?”她一掀被子下了床,趿拉着拖鞋往卫生间走,“孩子谁爱喂谁喂!”

反正也不是她亲生的。

身后,男人朝门外没好气地吼:“妈,简卉不想喂,你就给她充点奶粉,别再这儿吵,我睡不好怎么上班啊!”

外面立刻没了声音。

简卉没理会这对母子,她到卫生间关上门,反锁,掀起马桶盖子一屁股坐上去,满脸呆滞眼神飘忽。

她在脑中仔细搜索,系统蘑菇力刚刚传输给她的原身的资料。

简卉,女,28岁,海市户口,现工作生活在京市,母亲公务员,父亲早年下海经商,乘改革开放东风积累不菲身家,家中小有资产,独生女,受宠。

长相清秀可人,性格温柔敦厚,从小品学兼优多才多艺,被当作“别人家的孩子”长大,顺风顺水,研究生毕业后与大学时就在一起的七年男友结婚,婚后生育一女儿,精致可爱。

两口子都有稳定工作,女的硕士毕业后留校任职,从事行政工作,男的则是一家国企中层。

简卉的老公叶琛年轻有为又顾家,唯一的短板是出身不大好,算是个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

因此结婚时,是简卉父母出资全款为他们购买的高档小区四室两厅,又配了辆京市牌照的SUV,简卉父母对叶琛很是欣赏,因为不在一起生活,关系一直很和谐。

人生赢家啊!简卉感叹,再想想刚刚躺她身边那个面容足够担得起英俊的男人和装修有格调的、宽敞的卧室,这生活已经足够美好了,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

她小声叫:“蘑菇力出来!”

话音刚落,一只顶着巧克力帽子的浅粉色蘑菇不知从哪儿蹦了出来,跳到她膝盖上,它长着短短的四肢,五官与卡通片里毫无二致。

“什么事?”

简卉抓了把头发,明明精神不困,还是被原身这种刚起床的困倦感染,打了个呵欠。

“你还没告诉我,这个简卉是怎么死的?”

蘑菇力短粗手指遥遥一指:“喏,跳楼。”它指的是窗子外面。

“可......为什么?”

蘑菇力叹口气,它的声音是个清脆童声,这会儿以大人的口吻说话,很有些违和:“被所有人接受的原因是,产后抑郁。”

简卉掀起睡衣,瞥了眼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平坦紧致的肚皮:“都恢复得这么好了,应该孩子都生完蛮久了吧,这么长时间还能抑郁?”

蘑菇力蹦到她肩膀上蹲好,揪起她的一缕头发,在她耳边说:“要真的是那样还要你干嘛?当然是内有隐情啦,总之她所有的心愿你要替她完成,害死她的真正凶手也得受到惩罚,不然这个世界你可通不过哦,那通关奖励你就更别想了。到时候,你就回不去咯!”

简卉瞪圆眼睛看它:“可是关于她的心愿和她的仇人是谁,你们没告诉我呀?”

蘑菇力拿下它的巧克力帽子咬了一口:“唔,谁让你是刚刚进入游戏的初级玩家呢?这些任务啊,都得自己触发解锁。不过,谁让你是我担任游戏客服之后的唯一用户,我可以友情提示你,除了复仇、完成心愿逆袭这个主线任务外,还有支线任务哦,完成支线任务当时就可以获得奖励和积分,看你自己敏锐度啦。”

简卉问:“一般都有什么奖励?”

蘑菇力晃着大脑袋:“你们爱看的漫威电影里的超能力什么的,还有神奇药丸,总之,加油吧年轻人。”

简卉拍了拍它的帽子,整只蘑菇随着她的力道往下矮了好几厘米,它用力抹了把鼻子,气愤地从她肩上跳下来,“我们做客服的,也是有尊严的!你你你......你不能这么暴力对待我!”

简卉朝它摆摆手:“知道了,跪安吧。”

蘑菇力逐渐变成一团虚影,消失在空气中。

简卉从马桶上站起来,按下冲水键,懒洋洋地回到卧室,瞥一眼墙上钟表时间。

很好,算上刚刚她在卫生间发呆的时候,现在也才不到五点半。

简卉想重新躺回床上睡个回笼觉,刚沾到被子,叶琛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咕哝一句:“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去看看孩子。”

简卉刚想开口反驳她,脑中不由自主出现些画面,应该是原身的记忆。

她暂时闭上嘴。

原来,原身半年前生下女儿,在孕晚期,一直强调“住不习惯、在乡下更好”的婆婆架不住儿子的三催四请,勉强来京市照顾儿媳妇,从原身的视角来看,那段时间她们还算相安无事,而婆婆露出真面目,是在她生出女儿当天。

先是在医院里呼天抢地哭嚎着求医生不要给原身做剖腹产。由于原身是早产,父母远在海市得到消息后,坐最近一班飞机也没那么快能赶过来,医院里就只有婆婆和老公叶琛。

而当天原身胎盘早剥,孩子情况已经很不好,医生苦口婆心地劝,婆婆撒泼打滚地闹。口干舌燥的医生问叶琛的意见,以为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思想开明也明白这其中危险性,却气愤地发现他犹犹豫豫地缩在自己妈身后,躲闪着眼神。

被再三逼问后也只是说,“要不,听我妈的先顺着试试,毕竟她有经验。”

唉,这种事,简卉旁观着都觉得气愤,现在想来,这大概是令原身心寒的第一件事吧。

画面转换,好在原身亲生父母及时赶到,签了手术同意书,也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原身坐了个舒畅的月子,之后因为原身母亲还没退休,加之两位开明老人想多留些空间给小夫妻,便回了海市。

而原本商量好雇一名育儿嫂而被解放的婆婆,退掉了火车票,在儿子的再三挽留下常住下来照顾起了孙女。

就如同刚刚那样,每天五点叫简卉起床的场景,往日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让简卉气愤得直想拍大腿的是,原身简直善良得有些懦弱,耳根子又软。婆婆说,母乳对孩子好,她坚持喂;老公说,我妈看孩子很累,你休产假在家就多帮她干点活,所以她喂完奶,往往就得睡眼惺忪地奔赴厨房做早饭。

什么?雇保姆?老公和婆婆都有话说。

叶琛:“我妈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再说,那种体力劳动者往往来自农村,素质很差的,万一偷东西,甚至偷孩子怎么办?”

婆婆泪眼婆娑:“我看卉卉是不信任我,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

原身怕父母担心,一直也是报喜不报忧的,苦熬了半年,今天六个月结束,是她重回学校的头一天。

简卉钻进被窝,舒口气,闭上眼。

九点上班,这还有近四个小时呢。

可偏有不识趣的在她耳边“提醒”她:“你还真好意思躺下了?”

叶琛半睡半醒,对身边妻子“不懂事”的行为不满意。

可他毕竟不知道,此简卉非彼简卉。

简卉腾地一下坐起来,语气蛮横:“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每天呆在家,除了喂孩子、照顾孩子,做家务,还得给你妈做饭,你以为你妈来了真是照顾我们母女的?这位绿茶老太太只会在你下班到家前半个小时东奔西顾地装作忙碌状,我告诉你,这家里最累的就是我,我不早起不做早饭,我心安理得,不,是理直气壮!”

叶琛惊讶得彻底清醒,揉着眼睛说:“你干嘛啊?妈哪儿得罪你了?”

简卉没好气地说:“她在这家里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我的一种侵犯。”

叶琛伸手过来想搂简卉,胳膊在半空就被打开:“拿走!”简卉抱着臂,一字一顿幽幽地说:“从今天起,我女儿断奶了,因为我要上班。”

至于撵走婆婆......这句话她还是忍住了没说,那作妖的不在了,怎么触发之后的任务?

叶琛愣了愣,然而他与其他凤凰男最大的区别就是从不用“我爹妈养我不容易”这样的道德大山来压制原身,而是善用宫斗剧中各位小主们以柔克刚的伎俩,每次都甜言蜜语地追昔抚今,用炙热爱情感化原身,所以原身也就被他哄得头晕脑胀,为爱情和女儿委曲求全地过日子。

叶琛尴尬停在半空的手,无措地颤了两下之后落到简卉的枕头上,拍了两下,他温柔地说:“那你再睡会儿,我去帮妈做早饭,做好了叫你,你呢,只需要负责画个美美的妆、挑选今天出门要用的衣服和包就好。”

简卉躺下,懒懒地“嗯”了声。

叶琛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出卧室,关上门。

一回头,叶母正一言不发地坐在客厅沙发上,颇有些埋怨地盯着他不知看了多久,眼角嘴角一个比一个耷拉,整张黑黄、布满沟坎的脸上泛出愁容。

“你这媳妇!你这媳妇!”叶琛走过去关切询问,叶母简直咬牙切齿,指头差点戳到他脸上。

“妈,有话好好说,简卉今天不大舒服,我让她多睡会儿。”

“一身懒骨头!我问你,那件事,你问她没有,她能拿多少?”

叶琛抓了抓头发,眼神漫无目的地在屋子里打量一圈,说:“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正儿八经地谈啊?一会儿饭桌上通知她一声就得了,我就不信她敢说不行。不过,妈,不是说孩子哭吗?你怎么在这儿坐着不去喂孩子?”

叶母撇嘴:“那丫头片子,那么折腾伺候她干嘛?大差不差饿不死就得了,吃多了还得拉,刚才是哭来着,现在可能哭累了睡过去了吧,你甭管了。”

叶琛点点头,往沙发背上一靠:“行,那妈,简卉今天就回去上班了,家里你多盯着点,回头我多给你一倍家用。”

叶母脸上多云转晴,心疼地拍了拍儿子肩膀:“......其实也不用,不过家里确实开销挺大的,那啥,给我的我也省着花,剩下攒着不还是你们的,你看,这才不到六点,要不你去我屋补个觉吧,妈去做饭。”

叶琛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脚往次卧走,“行。”

两个小时后,简卉睡得迷迷糊糊不算踏实,头有点疼,她坐起来静了静,去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化妆,又换上条长裙配七分袖格子小西装,到餐厅吃早饭。

她自顾自舀粥吃包子,像没看见那对母子一样。

婆婆先开了口:“简卉啊,你嫁进叶家,也有快两年了,咱家情况你都了解哈。”

简卉似有若无地“嗯”了声。

婆婆继续说:“你弟弟,大海呀,这不是大专也毕业了,有个处的挺不错的女孩子,也准备结婚了,但是人家提要求在京市得有套婚房,你知道我跟你爸供三个孩子累得一身病,哪有钱呢,作为长兄长嫂,这事,你们得管。”

简卉似笑非笑看着她:“那弟弟需要多少钱买房呢?”

叶琛适时接过话:“大海很懂事,也不是啃老族,我们给他付个首付就行。”

简卉搅动着碗中的粥:“京市一套房,三成首付,也得小二百万。”她眉毛一挑,看向叶琛,“老公,我们积蓄有这么多钱?”

叶琛微张嘴,过了五六秒才说:“当然不够了,”他们夫妻俩收入不低,但因为资历浅,也绝对不算高,除去生活开支,所剩不多的结余他还经常偷偷垫给他家里,“我是说,跟咱爸妈借借,都是自己家人嘛,肉烂在锅里。”

他朝着简卉使眼色,她平时柔顺听话,在自己妈面前从来都给足了他面子。

简卉不为所动:“我家姓简,你家姓叶,什么时候成的能一锅吃肉的一家人了,再说,”她看向婆婆,“我跟阿琛结婚时候,你们也没给我准备婚房啊。”

叶母看他们你来我往这么多句,借钱,不,要钱这事一点进展没有,早在一旁急得跃跃欲试。

这下给她机会开口,激愤地拍了下桌子,半是得意半是不满地说:“那是啊,我们十里八乡的小伙,谁也没有阿琛有本事,能在大城市扎下根,还能去娶着倒贴嫁进来的城里媳妇,不但不花我们钱,还得拿钱孝顺我们,但是你弟弟大海,没这样的本事啊,你说,你能看着他打光棍不管?”

“呵,”简卉冷笑,“所以你们家就把主意打到我家人身上了?”

婆婆不耐烦:“都说了是借,再说,亲家手指头缝里,也不差这仨瓜俩枣的,他们俩是个绝户,以后还不都是我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