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作者是九号电池的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九号电池小说

作者是九号电池的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九号电池小说

时间:2019-05-31 15:14编辑:哥本哈根

令人向往的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其小说的作者是“九号电池”,书中的主要出场人物有简卉,故事易懂而“深远”,富有“内涵”,有点小污,但又非常的过瘾,看完之后请你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坏女人生存游戏 恶毒城市媳妇03

简卉四点半下班,白天她没见着那头,虽然也算是受害者,却因为他的贪色把原身害得下场凄惨的猪,倒是罗玫,旁敲侧击好几次,要简卉第一天回来上班,应该去旁边几个办公室走一走,尤其是跟一直欣赏栽培她的副院长打个招呼。

她说:“我是为你好,卉卉,咱们这儿虽说是高校,也是职场,必要的人情要做的。”

简卉对镜补妆,听完她的话从镜后撇出个笑容给她,“那亲,你帮我给他们一人订一杯柠檬茶好不好,我这一直在家休产假,网银里也没有去存钱,等下我给你现金。”

罗玫捏着手机,有些生硬:“.......哦,当然可以。”

简卉瞧她脸色,心里偷笑。

她仗着原身好说话,又“财大气粗”的,平时今天一只口红,明天一条手链,不知刮了多少好处去,偏偏拿人手不软,害起人来把原身当杀父仇人。

现在只是让她出点饮料钱,收点利息而已。

得了简卉好处的同事在微信群里纷纷晒图道谢,也有端着杯子过来串门闲聊几句的,简卉照单全收笑脸迎人,只是无视罗玫期待的眼神,绝口不提还钱的事。

到点儿,打了卡,拎包走人。

简卉在车里坐了会儿,划动手机,查看了下京市的美食排行榜。

在她原来世界,本来她也想来吃遍京市来着,钱都存够一大半了,可谁想到被车撞成现在这样了,不过也挺好,花的是原身的钱,长的是原身的肉,而美味是她享受到的。

锁定了一家羊蝎子火锅,简卉打开导航启动车。

到那儿不算晚,将菜单上看着顺眼的菜品都点了一遍,简卉就着冰啤酒吃得肚圆。

“咯...啊”简卉打了个嗝,起身结账走人。

现在她该回家了,以饱满的精神和身体状态迎接那一家“蚂蟥”。

**

简卉到家时已经七点半,她哼着歌开门。

“嫂子,你回来啦?”叶媛迎上来,从鞋柜里拿出拖鞋递给简卉。

她对这家熟门熟路,早把自己当成第二个女主人。

简卉得体地微笑:“谢谢。”

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这位小姑子也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货。

叶媛接过简卉的提包,目光流连在上面不放,喃喃问简卉:“嫂子,你这是包是叫铂金包吗?”

简卉换完鞋,直接从她手中拎走包,随意掸了两下:“嗨,我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我妈出去旅游给我带回来的,我还嫌它样子刻板了,尺寸也太大。”

“那不如......”

简卉往卧室走,对面露愠色的婆婆和欲言又止的叶琛打了个招呼,“你们先吃,我吃过回来的,进去换个衣服就出来。”

“唉......”叶媛依依不舍地看着简卉将卧室门关上,她坐回桌边,问叶琛,“嫂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气了,一会儿那车的事她不会不同意吧?”

叶母拍拍她手:“放心,你嫂子平时多疼你。”

大约十分钟后,简卉揉着手上的护手霜出来,外面三口人果然没等她,桌上叮叮咣咣,你吃肉我喝汤。

简卉拉开叶琛身边的椅子坐下,状似无意地问:“媛媛那个男朋友处得怎么样了?”

既然知道他们目的,与其兜圈子,还不如她给他们递话茬。

叶媛抿唇笑了笑:“挺好的,见过他父母了,可能快订婚了。”

简卉端详灯光下叶媛的脸。

平心而论,叶琛三兄妹撇去人品不谈,颜值绝对不低,尤其是叶媛这个女孩,本身底子有6、7分,又经过几次精雕细琢的整形,放在人群中十足的亮眼美女。

简卉也知道,她现在在一家私企做前台,已经成功搭上老板儿子,只要成功进门,就能当上少奶奶。

但......这姑娘向男方和他家人介绍自己时,把自己报成了简卉的亲妹妹一般,让人误以为她是高知中产家庭出来的女儿,绝口没提自己那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父老母。

简卉真诚地说:“那很好啊,什么时候办事,嫂子给你封个大红包。”

叶媛说:“红包倒不用了,嫂子,只是这个嫁妆方面......”

叶母清清嗓子,接过来话:“卉卉,为了咱老叶家面子好看,我们决定给媛媛陪嫁一辆车。”

叶媛点点头:“嗯,我知道咱家条件不像皓然家那么好,我买差一点的车没关系的,就那个新出的白色奔驰C260就行。”

简卉捅捅叶琛胳膊,问他:“你攒了多少钱了?够不够给妹妹买车的?”

她今儿就决定装糊涂一装到底了。

这一家子人,原身只是嫁了个男人,可家里买房买车的事他们都靠到了她身上。

叶琛皱眉:“怎么还要我出钱?那车也就三十多万,你跟你爸妈借钱时候多借个零头不就得了。”

简卉把玩着手里的筷子,半晌不语。

叶媛拉扯叶母衣袖,叶母对她摇摇头。

简卉终于抬头,叶琛接触到她目光里的冷意,被刺得往后缩了一下。

“怎么了?”

“老公,最近你是不是工作太累,用脑过度,怎么记性变得这么差?我早上出门前已经明确拒绝过向我爸妈借钱这件事了呀,再有,你不是最爱惜名声、在意面子的么,要让你家七大姑八大姨知道,你问我爸妈借钱的事,不怕他们戳你脊梁骨啦?”

叶母不屑:“你不说他们哪能知道?”

简卉轻蔑地看着她:“那照妈您这么说,当年老姑老叔他们的婚嫁,也是您从娘家要钱操办的了?”

这话是赤果果的嘲笑。

当年还没结婚,简卉就从叶琛口中知道叶母的“威名”,比如嫁过来之后苛待未成年的小叔子小姑子,分家时撒泼打滚地把多分给小叔家的一只母鸡活活扯掉一条腿。

叶母被成功激怒,嘴还是硬着的那句话:“你嫁到我们家,你人都是我家的了,你爹妈那点东西在他俩蹬腿儿之后也都是我儿子的,早点用用怎么了?我跟你说,我们老家百十来年都是这传统。”

“那按照我家的传统,你儿子这种情况,跟我结婚,叫倒插门。”

简卉站起身,椅子在她身后与地板摩擦发出闷响。

她愉快地说:“倒插门的女婿,生的孩子得跟女方姓啊,明天我就把我女儿改成姓简的。”

“你...你敢!”

简卉呵呵冷笑两声。

一向温顺的儿媳一天之内怼了她两次,叶母简直暴跳如雷。

“你个怂蛋包!看着她这么欺负你老娘!你就不敢大嘴巴扇得她找不着北!”叶母气哼哼。

叶媛心里急,可怜巴巴对叶琛撒着娇:“哥啊,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你不能看着我结不成婚啊,放掉这么个金龟婿,是我们全家的损失啊!”

叶母也赞同,另外,她总是还存着些均贫富的心思,大儿子过得这么好,她作为“一家之主”得从中调和,让另外两个孩子都能过上好日子。

叶琛思索几分钟,起身去书房一趟,会来拿着把车钥匙,递给叶媛。

“要么,你先开着你嫂子这辆,就说是家里之前就给你备好的,何况现在京牌这么难弄,这车也就两年,不旧,你拿着这个当嫁妆,他们家不能小瞧了你。”

叶媛将信将疑,还有些犹豫:“可谁陪嫁是辆旧车啊?”

她看向叶琛:“要么,哥,你私房钱里拿出些给我买车呗?”

叶琛有苦难言,摆摆手。

他哪有什么私房钱,虽说他收入不差,家里也用不到他的钱,可叶母隔三差五地向他哭诉舅舅家如何困难,表弟那样的天纵英才就要辍学,要他帮忙资助,他手里现在一万块都没有。

叶媛不大满意地走了,叶母看着紧闭的卧室门,对叶琛恨铁不成钢:“找了个好媳妇,给你老娘气受!”

叶琛不耐烦,“平时你从我这儿挖钱给老舅他们,回你娘家充面子还少啦?我都说了大海的买房首付我会解决。”

“你解决?哎呦喂,你怎么解决?”

“你别管,总之能让你见到钱!”

卧室里,简卉将iPad里的恐怖片投屏到电视上,四周摆着靠枕,舒舒服服窝着看电影,手边摆着各口味的零食。

估摸时间差不多了,她暂停电影。

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了110。

“喂?你好,我要报警。”

“是我的车丢了,白色保时捷Macan,车牌号是京xxxxx,地库监控啊,我没有查看过,我孩子太小,不放心把她自己放在家里,就还没来及去物业呢。”

“好的,那我就等您的通知了。”

“哈哈哈!”简卉挂断电话,乐得直捶床。

真是想象那个画面都好笑,她相信首都警察的效率,今晚可不能睡太早,以免错过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