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坏女人生存游戏主角叫什么-主角是简卉的小说

坏女人生存游戏主角叫什么-主角是简卉的小说

时间:2019-05-31 15:13编辑:哥本哈根

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一本暧昧缠绵的网文,故事的执笔人是“九号电池”,小说的主要角色有简卉,老司机作者九号电池带你上高速,车速又快又“稳”,随时有翻车的风险,但绝对不会给你下车的机会!

坏女人生存游戏 恶毒城市媳妇04

“警察同志啊,不好意思哈,家里孩子不懂事,没跟我们打招呼就把车开出去了,闹这么大误会,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抱歉呢!”

晚上十点半,桐江路派出所。

简卉语气诚恳地向面前两位民警道歉,“真不是有意的,回去我们一定勤沟通,避免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民警态度也还算和善:“没造成什么实际损失就好,我们辛苦点没事,为人民服务嘛。”

简卉笑着跟他们道别,“那再见啊,折腾你们实在抱歉。”

四人出了派出所门,走下台阶,简卉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走在前面几步的叶媛突然回头,怒视简卉:“嫂子,你什么意思?”

简卉下巴往院里某处一点,“老公,你先去开车,”接着目光转向叶媛,温和地对她和她身边,面色不虞的男友笑着说:“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让你哥先开着车,找个咖啡馆,我们坐下说。”

叶媛不情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干嘛不......”她胳膊被男友拉了拉,对方对她摇头,叶媛愤愤不平地闭上了嘴。

四人上车,窗外,京市的繁华夜景掠过。

简卉坐在副驾驶上抱着胳膊,脸上冷淡,心中狂笑。

半个小时前,简卉正在浴缸中敷着面膜,泡玫瑰味道的牛奶浴,外面叶琛接了个电话,母子俩顿时惊慌,在叶母一声高似一声的催促里,叶琛闯进了卫生间。

他还算克制情绪,压着火问简卉:“卉卉,媛媛刚打电话跟我说,她被警察扣了,原因是疑似盗窃车辆,这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简卉状似无辜地眨眨眼:“我一整晚都在看电影,没出门,我怎么能知道她在外面干了什么?”

叶琛吸着腮帮子,眉头深锁地盯着简卉,足有五六秒,然后开口:“可是警察说,是有人报警,说车辆失窃,车牌号就是咱家那辆。”

简卉摆弄着手里泡沫,吹了口气看它在空中“噗”一下炸破,不以为然道:“哦,你说这个呀,我哪知道那车是你让媛媛开走的,你又没跟我打招呼,我就闲着没事查看一下定位,发现都开到五环边上了,以为车丢了呢,随便报的警,没想到找到的还挺快哈!”

简卉摆摆手,抢在叶琛开口前说:“既然这就是个误会,说开了不就没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对吧?你别急呀老公,稍等我一会儿,我出去吹吹头发换个衣服,我跟你去一趟派出所,把事儿跟警察说清楚。”

叶琛瞟她:“那你快点。”

“好的呢,老公。”

简卉表现得像个温婉的贤妻良母,在叶琛走出浴室时轻轻地得意地“切”了声。

当然要快,她也急着看热闹呀。

于是简卉迅速收拾好自己,选了身保暖抗风的厚衣服,从头到脚暖和和地跟叶琛出了门,两人在小区门口打车到了派出所。

到了之后,简卉主动带着叶琛去跟警察交涉做笔录,整个过程很顺利,简卉表现得十足像个孕傻的新手妈妈,态度简直好到谦卑,连叶琛都信了她只是无心的。

一车四人,各怀心事。

简卉让叶琛找了间营业至晚十二点的咖啡馆,靠边停了车,她到吧台点了四杯热牛奶。

服务生很快端到桌边,简卉挨个将杯子推到其他三人手边,“这么晚,就不喝咖啡了,喝点牛奶,回家好睡觉。”

叶媛先发作,抓起杯子鄙夷地看了一眼之后远远推开,冷笑着说:“谁敢喝你的东西,回头再喝进了医院。”

简卉捏着杯子喝了一小口牛奶,颇有些享受地眯了眯眼睛,不紧不慢地说:“媛媛,这就是你误会我了,你说自打我嫁给你哥,什么时候亏待你过呀?化妆品、衣服、包,有些甚至我都还没上身,你趁我没在家的时候看到就拿走了,嫂子找你要过吗?你这么说我可真伤心呢。”

“你,你瞎说什么呢......”叶媛冲叶琛使眼色,无视身边男友狐疑的目光。

叶琛出声调和:“卉卉,媛媛年纪还小,只是被今天的事吓到了,说话没分寸,你怎么能跟她计较呢?”

简卉说:“话又说回来了,媛媛,你是家里最小的,可也二十五六岁的人了,你看,男朋友又这么优秀,”简卉意味深长地看了叶媛的男友一眼,“也是要当别人老婆的人了,做事不能像今天这样冒冒失失的,我知道你手痒想开车,但你也要跟我打声招呼啊,毕竟车的主人是我不是你,你看今天给大家都带来多大麻烦。”

叶媛提高声调:“怎么怪我?是我哥让我开的,是吧哥?”

叶琛:“呃......”

叶媛:“哥,你说话呀?你说这车就送我了的。”

简卉打断她对叶琛的质问:“媛媛,你哥跟你开玩笑你也信啊,这车是我婚前财产,你哥,他连使用权都得看我的脸色,他说给你,你也敢接着?”

叶琛用力撞了简卉胳膊一下,“卉卉,这话过分了。”

“嗯,行吧......”简卉抿抿唇,“今天这事呢,确实我也有责任,没沟通好么,再说,我想这误会也是由媛媛你的嫁妆引起的,后来你走了之后,我想了想,确实,家里为你大哥付出不少,多多少少,我们应该补偿你跟大海一些,正好,早上妈还和我说呢,大海也要结婚了,就当嫂子为你赔罪,明晚,在尚膳居我定个包房,你带着......应该叫准妹夫,再叫大海带上弟妹,咱们和和美美吃顿饭,也商量一下你们婚事,怎么样?”

叶琛不敢置信,”卉卉?”他小声确认。

简卉侧头对他粲然一笑,“老公,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正好大家认识一下。”

叶琛在桌下握住简卉的手,“我觉得很好。”

叶媛哼哼着:“你有那么好心?”

简卉肩膀沉了沉,真诚地看着她:“媛媛,嫂子一直拿你当亲妹妹,这件事我有错,我正在想办法弥补,难道你不愿意给我这次机会吗?”

这时,一直旁观没出声的叶媛男友说:”嫂子,就这么定了,明晚吃饭具体时间,你告诉叶媛就行,我跟她一起去。”

简卉笑:“好的。”

她轻轻挣脱叶琛的手,跟他说:“老公,我们先回车上去好不好,让这对小情侣说说话,一会儿,他们出来,咱们再送他们回家。”

叶琛同意,结了账,二人走出咖啡厅。

门刚关上,叶媛侧过身子,硬着头皮语气不耐地冲她身旁的男友,汪皓然,“你一晚上都用这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我干嘛?”

汪皓然打量她:“叶媛,你说你是哪儿人?”

“京、京市人啊,怎么了?”

“你入职时候的身份证复印件我看过,你是H省人。”

叶媛有些紧张地端起温度尚存的牛奶杯,小酌一口,“我没来得及跟你说,我家......是随着我哥的户口一起迁过来的,我现在是京市户口。”

“你说你只有个姐姐。”

叶媛张了张嘴,“啊,那个,我嫂子刚才不是也说了么,我们感情好,就像亲姐们一样,平时我提到她,就叫她姐姐了呗。”

“那大海是谁?”

“我二哥......哎呀,皓然,我只是没来得及跟你介绍太多我的家人,这不是准备结婚之前找机会让你跟他们认识的嘛。”

为防止汪皓然再问,叶媛伸着胳膊勾上他的脖子,把他拉低了些,主动吻上他的嘴唇堵他的嘴。

”唔......”汪皓然享受着这来意不明的热情。

脑中浮现的一幕一幕,是今晚她主动打电话叫他出来,她不屑一顾地说,这只是她家里给她的练手车,她带他去了樱花公园,她放倒座位,解他裤带,她跨坐上来......接着,他们就被警察敲车窗,手电光刺得他眼睛胀。

他长这么大还没这么丢脸过,汪皓然睁开眼,手指捏着叶媛的下巴,端详她这张精致面孔,却忍不住想起她那种尴尬局促的表情,前言不搭后语的慌乱。

他喜爱这个女人的美丽柔媚,勉强能说服自己爸妈同意他娶这个女人的,却是她嘴里的清贵家世。

当然如果这一切存在水分......甚至完全是假的,他越猜越觉得自己的怀疑有道理。

但眼下,“不然,今晚你住我家?”他在叶媛腰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叶媛以为刚刚她搪塞得很成功,娇嗔地说:“这样不好吧?”

汪皓然勾唇揽住她肩膀,撩起耳侧头发轻声说:“一会儿你让你哥他们把你送到那家24小时便利店门口,你知道该买什么的,密码231465,上去等我。”

“知道了。”

外面车里,暖风呼呼吹,简卉拨弄手机订明天晚餐的位置。

叶琛实在猜不透她这反常的一天,究竟在想些什么,憋了半天,终于问:“卉卉,你不是不同意问你爸妈借钱给大海买房?也不同意给媛媛买车吗?”

简卉说:“我那就是一时的气话,你说,妈那种语气态度对我,换了你你能接受吗?但她也不想想,我家就我一个女儿,钱不都是留给我的,我也想过,现在呢,我是你老婆,享受你的爱也得帮你尽义务,我明天找他们吃饭呢,也是想商量一下结婚的事,看看他们都还有什么要求,我心里也有个预算,到时好向我爸妈张口啊。”

“卉卉,你真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叶琛又要过来握简卉的手。

简卉忙躲开,将两只手揣进袖子里。

“嗯,我也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而且还是最聪明的女人,简卉暗暗想道,尤其是......在她把这家人资源均衡重新调配之后。

**

数小时后。

简卉以身体不适为由,将叶琛连哄带骗轰去书房睡,但她自己一会儿笑一会儿冥思苦想,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充分调动自己脑内的狗血电视剧和小说桥段,电光火石间开了窍,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够到手机打开搜索。

“最有效的促排/卵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