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坏女人生存游戏小说-简卉小说阅读

坏女人生存游戏小说-简卉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31 15:13编辑:哥本哈根

一本非常灵性的小说《坏女人生存游戏》,小说的创作者是“九号电池”,本书的主要出场人物有简卉,故事的题材本来就是那种很吸引人的类型,在经过了作者九号电池文笔的润色后就更加的好看了!

坏女人生存游戏 恶毒城市媳妇05

简卉将几种药名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重新躺回枕头上。

随意一抬眼,一只晃荡着两条短腿的蘑菇正坐在床头,顶着个夜光的大帽子,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简卉:“!!!蘑菇力,你吓我一跳!”

蘑菇力蹦下来,在床上弹了两下,“大半夜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坏事呢?还那么专注,居然都没有发现我来了哎!”

它扬着头,小眼睛看着简卉:“你要让谁怀孕?”

简卉想了想,捶两下头:“原身的记忆里,这个人存在感不高,不记得她叫啥了,就知道她是,叶海的女朋友。”

蘑菇力:“哦,她叫姚晶晶。”

“对,就是这个晶晶,不过孩子不是叶海的,是叶媛的男友,汪皓然的。”简卉陷入遐想中,上一世,原身也是分别见过汪皓然和姚晶晶的,但一时她本性善良,没这么多歪心思,再者,几次借钱未遂之后就爆发了视频那件事,原身抑郁在家,没多久就郁郁而终了,她也没机会没时间做。

简卉猜测,原身的心愿既然是报复凤凰男全家,自然也是包括叶海和叶媛的。既然如此,还有什么比毁掉这俩人最在意也最关乎命运的婚姻,更解气的呢?

更让她感到自豪、佩服自己聪明才智的是,她想出了个一石二鸟,资源内部消化的好办法,原身印象里,姚晶晶是个我见犹怜、铁石心肠的汉子见了也要软上三分的小白花,与叶媛是截然不同两种类型。

依今晚她的观察,汪皓然吃叶媛这盘菜也吃了段不短的时间,到了可有可无,口味腻烦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她客串一回红娘,推波助澜地把这俩人送到床上去难度应该不大。

况且,汪皓然富二代算不上,小开总是称得起的,寻常姑娘想跨越阶层嫁进去,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奉子成婚呗!

简卉给没见过世面的蘑菇力讲清其中的弯弯绕之后,反问道:“我这其实也算做了件促成他人姻缘的好事,对吧?”

蘑菇力一脸的“不敢苟同”,但它头脑简单,理解不大了人类这种,你X我,我X他的复杂关系,它只是咂摸咂摸嘴,恍然大悟道:“果然是,恨谁就让谁的老婆怀孕。”

简卉:“......”这条好像更适用于男人吧?

了解了简卉的计划,蘑菇力正正帽子,提醒她自己这次的来意,“简卉,你好像不大适应这个新身份?”

简卉猛摇头:“没有的事。”

原身是个注重生活品质的精致女人,现在她的生活由简卉接管,她享受得不知道多high,用得多顺手。

“但是......你别忘了你除了复仇,还有其他的角色要扮演啊,喏,比如你父母的女儿,你女儿的亲妈,他们都是原身挚爱关心的人,你得把他们照顾好,原身才能安心呢。”

“哦......”简卉垂下眼睛,她是压根儿把这仨人撇到脑后来着。

算了,明天吧,明天一定想起来,关心一下他们,对他们好点。

简卉迷迷糊糊想着,给自己裹上被子,蜷起身体不知不觉睡着了。

**

第二天上班出门前,简卉把自己打扮妥当,犹豫几秒,到婴儿房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呃不,原身的女儿。

那是个长着一双长睫毛的大眼睛,皮肤白白嫩嫩,见谁都笑的天使宝宝。

简卉站在门口,远远看着小床里的婴儿,小姑娘正傻傻的发着呆,觉察到她的到来,瞪着大眼睛盯她好几秒,忽然“噗呲”一声,咧开嘴开怀地笑了起来。

简卉其实不喜欢小孩,这会儿也被她感染,把包放到地上,脚步不自觉放轻了走过去,小心翼翼把小姑娘抱起来。

“嘻...咦...”半岁的宝宝,只会吐出这样几个听起来还算是字的发音。

简卉握握她的小手,又轻轻触碰几下她的小脸蛋。

孩子太可爱,简卉都快舍不得撒手了。

跟她玩一会儿,最后放回小床,简卉依依不舍地跟她挥挥手,“妈妈晚上再来看你哦。”

客厅里,婆婆丧着一张脸,她已经听儿子讲了昨晚那场风波的全过程,本想发作,晾她还算识相,安排吃饭,又答应借钱,她这才勉强忍住了没有去用锅铲狠狠拍这个儿媳妇的脑袋。

简卉收到叶琛的眼神示意,扫了如一尊大佛端坐沙发的婆婆,语气敷衍地叫了声,“妈。”

叶母不咸不淡地“嗯”了声,刚想开口训诫几句,简卉已经提上鞋,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她把叶母的话堵在门里。

叶母将腰上围裙解下来,用力往地上一摔。

叉着腰运气,眼珠转了几圈,快步走去婴儿房,走到床边,抓着婴儿细嫩的小腿,朝大腿根部掐了过去。

“哇啊!”皮肤见紫,叶母才悻悻松手,小姑娘疼得尖声哭起来。

正咽下最后一口早饭的叶琛不满,“妈,你折腾孩子干嘛?哭得烦死了!”他反对叶母拿孩子出气,却不是因为心疼,大多是嫌烦。

从小的生活环境耳濡目染,其实叶琛的心底,对女儿的认知跟他的父老乡亲没什么两样,不值钱。再说,这是个女孩,以后他跟简卉的财产,不都被女婿抢走了。

婴儿哭得脸涨红,叶母听见儿子话,没再掐她身上其他地方,盯着那张与简卉六七分相像的脸,还是膈应,便忍不住朝她脸上狠狠扇过去一耳光。

“啪!”

“嗷!哇哇哇......”婴儿哭声停顿一下,随即更撕心裂肺。

叶母没好气拿指头戳她额头,嘟囔着:“都是你,你个赔钱货,丧门星,跟你妈一样的不值钱......”

简卉生孩子时受了大罪,已经再三宣布过不再生了。

“都是因为你,你妨了我孙子出世,你......”叶母突然想到什么,手悬在半空。

**

简卉今天准备提前两小时下班,收拾好东西拎上包起身,她跟对桌的罗玫打了个招呼:“先走会儿,一会儿帮我签到啊。”

罗玫抬头:“嗯,家有事啊?”

简卉扬扬手机:“晚上安排了小叔子、小姑子还有他们另一半吃饭,谈结婚的事呢,我得先去准备准备呢。”

“那......正好,你把这几个审完的二辩硕士论文给谭院长送去呗,我今天来姨妈,腰疼得厉害,懒得动啊。”

“没问题。”简卉绕到罗玫桌边,接过那几本装订好的蓝皮论文。

“另外,文学院和西语学院这几个二辩的就给他们排到一天吧,这样也节省导师时间,我都排好了,你拿去给他看看,如果也没什么意见呢,我就挂到网站上去。”

简卉又往论文上放了张薄薄的A4纸,“行,那我就先走了。”

“嗯,晚上多吃点,看你休个产假都瘦了。”

“好嘞。”

出了办公室,简卉提步上楼梯,走到副院长办公室门口,她原地站了几秒,前后活动了一下脖子,脑补金腰带拳击手上台前的挑衅动作。

哼,不就是曲意逢迎么,她可以的。

简卉抬手敲了两下门,里头传出声音,“进来吧。”

简卉嘴角微扬,拧开门把,“院长......”

偌大一间办公室,写字台上的显示器后探出个大号的脑袋,瞧见是简卉,咧开满是烟黄牙的嘴笑得极尽猥琐:“小简啊,回来上班了?”

简卉袅袅婷婷走到他桌前坐下,答道:“是啊领导,半年没见,还挺想您的。”

胖脑袋嘴咧得更大:“同事们,包括我,也是很挂念你呀,我看看,怎么好像比之前还瘦了,身体恢复好了没呀?”

简卉把手中几本论文往前推了推,“都很好,谢谢领导关心。这是罗玫让我拿给您的二辩论文以及她拟定的二辩日期,您看了没问题,我们好通知下去。”

简卉手还没抽走,没防备,手背覆盖上一只猪蹄,指头像吹得即将爆炸的气球一样鼓胀,一抬头,谭猪头一双倒三角眼正色眯眯盯着她,“不着急,这种小事你们安排就行。”

简卉之前其实有点无法理解,按原身的条件,家底厚,自己能力不弱,怎么就这么怂?

现在她有点明白了,家庭条件再好,原身父母远在海市,对京市的高校内部也是鞭长莫及,老公再体贴,这种职场性0骚扰的事,大多女人也都是难以启齿的。

简卉调笑两声,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重新抛个媚眼过去,“领导,知道您忙,这种小事呀,下次我们自己定好了来找您签字就好,您平时呀也不要太操劳,中年男人尤其要注意肾虚肾亏的。”

“呵呵。”谭猪头手指摩挲着他几层褶子的下巴,眼睛从简卉锁骨往下流连。

简卉又娇俏地说:“这样吧,咱们也算小别重逢,在单位啊不好讲私交,等之后找个周末,我单独请您,找家好馆子,咱们也喝点红酒,我这之后的发展,还不都全仰仗您呐。”

“红酒么,我倒是蛮喜欢,就是不大会品,”谭猪头靠在椅背上晃了两圈,“不过既然是小简你邀请,我不去不成了不识抬举。”

简卉站起身,“您呀,您来了才是我的荣幸,那就这样,我选好了地儿啊,我通知您,就咱们俩,您可提前跟嫂子报备好。”

谭猪头:“小简请客,当然没问题。”

简卉出了门,倚着走廊墙壁,给罗玫发了条微信。

“亲,我想请咱们院长吃顿饭,这半年没怎么出门都跟社会脱节了(笑),能不能推荐给我几个气氛好一点,上档次些的餐厅呀?”

发完,简卉盯着屏幕思忖几秒,打开联系人,给“叶海”拨打了过去。

她拎着包,边走边等电话接通。

“大海吗?我是嫂子,对呀,晚上吃饭,我想问你晶晶的电话啊,我这儿有别人送的美容卡,我自己也用不完,想请她一起去做做脸,修修头发呢。”

“好呀,你发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