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by时鸣春溅中_杜锦魏践池小说阅读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by时鸣春溅中_杜锦魏践池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30 16:04编辑:哥本哈根

大家都在看的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它的作者是赫赫有名的“时鸣春溅中”,本书的主要人物有杜锦魏践池,这故事非常有“深度”,没有“一些经验”的人可能有些看不懂,但如果你懂了,你就知道它好看在哪里了。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 又双叒叕重生了

杜锦又一次从她那黄花梨木的架子床上醒来时,一点也不惊讶,甚至还有点想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妈的,又回来了。

“小姐,你醒啦!”又是熟悉的摔盆声,这摔了盆的丫鬟名叫小翠,才十三岁,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杜锦有一种虐待儿童,雇佣童工的感觉。

但是三周目过去了,她现在心里毫无波澜。

“小姐!你怎么了,你眼珠子动一下啊。啊,来人啊,小姐中风了!”小翠焦急的大喊,啪啪啪跑着出去了。

杜锦转转眼珠子,懒得说话。

杜锦,一个新世纪的大学生,平常就喜欢看看小说,追追剧。

有一天平地一声雷,她穿越了,穿进了她上一秒刚看完的小说里,穿成了就活了三章的白莲花女配,那个又作有立的平阳侯府三小姐。

这平阳侯府三小姐,上面有两个兄长,下面有一个胞弟,虽然是个庶女,但也不差了。偏偏活成了一个林黛玉脾气,稍微有点不顺心就哭,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把自己给哭死了。

杜锦刚穿过来的时候,以为这是老天爷看她倒霉了二十多年,实在看不过去了,给了她一个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穿书啊!知道剧情的她只要不招惹男主女主,不妥妥的虐渣打脸,事业感情一起抓,天道第二个亲闺女吗?

狗屁!重生三次的杜锦心里大骂。

这时候跑出去的小翠回来了,只带回来了一个妇人,原身的亲娘,薛姨娘。

这姨娘跟前三周目一样,扑过来抱住杜锦就哭:“啊,我苦命的女儿啊!”

没错,原主这爱哭的脾气估计就是跟这亲娘学的。

“小姐啊,您怎么就中风了呢,您中风了还怎么嫁给镇国侯世子啊!”小翠拿手绢捂着脸,也哭。

杜锦听见镇国侯世子这名,顿时怒火攻心,嫁,加个屁啊嫁,嫁了就死了。

第一世她就在嫁给镇国侯世子的路上死的,万箭穿心,死不瞑目。

杜锦第一次穿成原主那次,决定改变原身活不过三集的炮灰命运,决定不再作着和男主私奔,乖乖在侯府待嫁,一年之后坐上花轿,嫁给镇国侯世子封亦临。

因为在书中,这封亦临也是个潜力股,二十岁不到就继承了他爹的镇国侯爵位,成了最年轻的小侯爷。

谁知道,她还没嫁过去,在半路上就被镇国侯府的仇家盯上,在轿子上就被射成了筛子。

薛姨娘和小翠还在哭,哭的那是上气不接下气啊,她要是再不说句话,这俩人怕是要步原主后尘,要活活哭死了。

“别哭了。”杜锦说道。

“啊,女儿(小姐)你没中风啊。”

没中风,再哭下去,你俩快中风了。

杜锦扶着床框坐起来,四肢无力,背后还渗着冷汗,任谁上一秒刚惨死,下一秒出现在床上,也会难受的不得了。

这还算好的,起码她经历了三次,习惯了。

呸,习惯个鬼啊。

小翠十分有眼力的给她递了杯水。

杜锦接过水,灌了一口,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死去的阴影才稍微褪下去了点。

“嘤嘤,你没事吧。”薛姨娘小心翼翼的问道。

嘤嘤正是原身的小名,不是莺莺燕燕的莺,也不是盈盈的盈,正是嘤嘤哭的嘤嘤。怪不得原主会哭死,八成跟这名字也脱不了关系。

“姨娘,我没事,就是看开了,以后不会动不动就哭了。”杜锦道,有了三世的经验,杜锦知道,跟这位薛姨娘说话不用装模做样,也不用怕她发现自己跟原身不一样,因为这位粗神经,根本发现不了。

“那就好,嘤嘤,那镇国侯世子我见过,是位不错的青年才俊,嫁给他也不错。”薛姨娘劝道。

杜锦听见这名就头疼:“我不嫁给他。”

“嘤嘤,别闹脾气,那货郎的儿子根本配不上你,别说夫人和你爹,就连我,也不会同意嫁给他的。”姨娘以为她还念着那男的,坚决的道。

什么货郎的儿子,人家是男主,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以后是逍遥王的男人,而且人家还不想娶你家女儿呢。

“姨娘,我也不是要嫁给他。”杜锦道

“我不管,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要想跟他私奔,姨娘就撞死在这”

死了三次的杜锦也懒得废话了:“我不嫁人了,我要出家。”

……

平阳侯府三小姐为了个野男人要出家的事,算是京城现在最大的趣闻。下到贩夫走卒上到达官显贵,没有不好奇那野男人是谁的。

结果打听到是个货郎的儿子,顿时惊得下巴都掉了。

平阳侯府三小姐,虽然是个庶出的小姐,但也耐不住人家是侯府唯一的小姐,更何况她长得不错,也颇有才名。

这样的人儿,配京城显贵们,除了顶尖的那几位,嫁给谁也够格了。谁知道和一个货郎的儿子芳心暗许,还闹着不嫁此人就要出家。

要是跪祠堂的杜锦知道这坊间传闻,估计要一口老血喷出来,直接进入第四次轮回了。

她就只是要出家,不是什么看上了货郎的儿子,呸,男主。而且人家男主是她说能看上就能看上的吗?

男主是女主的,要是傻不雷得的像原主一样,跟男主私奔了,保准她和原主一样,不到三章就被推下悬崖喂狼。

杜锦在祠堂里苦呵呵的冻着,一连跪了好几天,要不是小翠天天给她送饭,她就要饿死了。

杜锦坐在地上敲着酸痛的背,四仰八叉的靠在门框上。看着面前列祖列宗的牌位,道了声阿弥陀佛。

实在是亲爹太无情了,听见她想出家的言论,不等她解释,二话不说,把她关祠堂里了。

爹啊,你是不知道,你女儿要是嫁人,这命就没了。想保命,嫁什么人啊,直接出家,把头一剔,青灯古佛,她还能寿终正寝。

反正,她这次就是跪死在这,也不会嫁人的,出家,必须出家。

“老爷啊,您消消气,三小姐刚醒过来,你怎么能让她跪祠堂。”正堂里慈眉善目的夫人,拍着平阳侯侯爷的背,给他顺着气。

“你瞧她说的什么话,出家!这是个大家闺秀嘴里说出来的吗?一天天就想着那野男人,薛姨娘也不把她教好了,镇国侯世子还瞧不上眼,还给我哭晕过去,让我杜仲祥以后怎么做人。”平阳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显然是气的不轻。

“也不全是三小姐的错,她天天养在深闺里,能知道个什么。定是那货郎儿子有意勾引,老爷打发了他就是了,以后瞧不见,三小姐还能总是念着?”

“你说的对,我这就叫人把那人赶出京城,绝了嘤嘤她这心思,乖乖一年后给我嫁到镇国侯府去。”平阳侯重重的点头,说做就做,叫了个下人,直接吩咐下去,要把那对父子赶出京城。

杜锦要知道他爹作大死,一定会抱住他爹的腿,让他收回这句话的。

可惜杜锦不知道,等她知道的时候,他爹已经把男主狠狠的得罪了。

原书中的男主,名为魏践池,是当今皇帝一母同胞的弟弟,刚出生时被居心不良的宦官捂被子里捂了一刻钟,以为把他捂死了,直接扔在乱葬岗,谁知道男主他命大,没死成,还被路过的货郎给救了,当作自己的儿子养大。

杜锦当时看这书的时候一直在吐槽,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捂了那么久都没捂死,仍乱葬岗里还能被救,果然是男主,光环大大的有啊。

男主长大后,本来不知道自己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可奈何男主和皇上他娘,贵妃长得太像了,出来微服私访的皇帝一眼就认出来了。然后经过一系列的事件,最后滴血认亲,男主一飞冲天,直接被封为逍遥王。

这个时间点,正是皇帝发现男主长得跟自己亲娘像,派暗卫暗中调查真相,自己默默观察男主的时候。平阳侯派去的下人正好撞枪口上了。

要说平阳侯派遣去的人,名叫张六,出了名的狗仗人势,欺软怕硬之辈,出门都要拿鼻孔看人,没有主子命生着主子病,出了府都要前呼后应,叫人簇拥着自己。

“你就是魏践池吧,我家老爷说了,以后滚出京城,敢回来一步,打断你的腿。”张六先是让人砸了魏货郎的摊子,然后昂着头,吊翘着眼说道。

抬头看他,鼻子里几根鼻毛都能数的清,可算是把奸诈小人的角色演绎的一清二楚。

魏践池还没说话,藏在暗处的皇帝受不了了,直接站出来:“你家老爷是谁?让谁滚出京城谁就滚出京城,还打断腿?好大的口气。”

“平阳侯府办事,闲人别管。”张六冷哼一声道,报出名号。

“这人勾引我家三小姐,不把他打断腿扔出京城就算我家老爷开恩,我家小姐就要和镇国侯世子结亲了,这人留在京城是个祸害,必须赶出去。”

皇帝听了这话,顿时就明白了,前些日子跟平阳侯府三小姐传绯闻的正是这长得跟自己母妃像的男子。

这时,魏践池开口了:“我没勾引你家小姐,是你家小姐非要纠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