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作者是时鸣春溅中的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时鸣春溅中小说

作者是时鸣春溅中的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时鸣春溅中小说

时间:2019-05-30 16:05编辑:哥本哈根

令人向往的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其小说的作者是“时鸣春溅中”,书中的主要出场人物有杜锦魏践池,故事易懂而“深远”,富有“内涵”,有点小污,但又非常的过瘾,看完之后请你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 总有人不让我剃头

“伯父,不,大叔,我真的只是想混个车出城,没想到上了你们的车。我不会缠着你儿子的,我发誓,我已经决定当尼姑了,终身不嫁。”杜锦非常真诚的解释道。

谁知道魏货郎听完这句话,一脸心疼,一副姑娘,我知道你心仪我儿子,但是你爹娘不同意,也没必要断送了自己这辈子的样子

魏践池也眼神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是想出家,怎么你们都不信呢!!?杜锦内心崩溃。

“你爹昨天刚派人砸了我们的摊子赶我们出京城,你今天就敢跟我们跑出来?不怕我们报复你?”魏践池冷冷的说道

“啥”杜锦心里那是八百匹草泥马奔驰而过,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完了完了,爹,你闺女被你害惨了。男主他真的是一个呲牙必报的人,在小说里有人背后骂他几句,让他知道了,都会死的很惨啊。

“小池,别吓人家杜姑娘。”魏货郎道:“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也是侯爷爱女心切,我懂的。”

这魏货郎心咋这么好,杜锦眼里冒心心,要是原书里这人没死,男主也不会变得那么冷酷无情吧。

不过这魏货郎心好也有心好的坏处,这不,不叫她走了,非要把她送回去。

杜锦抗议无效,被迫留在了魏践池他们身边。

杜锦已经预料到等会去了,他爹估计要把她看死了,要跑出来就难咯。

泪流满面.jpm

不过就算明天要死,饭还是要吃的。

吃的是白菜炒粉,魏践池做的,手艺还不错。再加上杜锦饿了一晚上加一个早晨,又爬墙又走路,饿得前胸贴后被,后被贴前胸。

拿到饭后,就狼吞虎咽的开吃,吃的格外的香。像八百辈子没吃过饭一样,说到这吃饭姿势,那是上辈子留下的阴影。

上辈子因为死过两次,还都是因为再嫁人的途中死的,杜锦决定不待嫁了,直接跑出去开启事业副本。

谁成想,那些穿越小说里女主各种吊炸天都是骗人的!她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除了玩手机啥都不会的废柴,到了古代,能干啥!说说,能干啥!

后来她流落街头,饭都吃不上的时候,阴差阳错进了军营,成了一名光荣的炮灰小兵。

但是军营里那些人都是畜生,吃饭靠抢,吃慢了就赶不上趟了,因此成就了她这一身吃饭速成神功。

“哎,杜姑娘,你吃慢点,别噎着了。”魏货郎看的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她噎着了。

“没事!咳咳咳。”说啥来啥,真给噎着了。

杜锦用力锤着自己的胸口,魏践池瞥了她一眼。

杜锦现在可真不像个大家小姐,衣服凌乱,动作不雅,头发还一撮一撮的垂在胸前,脸被憋得发红,拿手用力锤胸口。说是个长相不错的村姑也有人信,不,说村姑都抬举她了。

不过杜锦现在这样,在魏践池眼里倒是顺眼了许多,不像是之前要哭不哭的样子惹人烦。

杜锦好不容易咽下那一口粉。出了一口大气:“憋死我了。”

“咽下去就好。”魏货郎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一个男人也不好帮她拍背。

“大叔,有没有水?”杜锦问道。

魏货郎拿了一个水囊出来,但想了想,又顿住了:“杜姑娘,这水我和我儿子都喝过,还是给你找个碗吧。”

“不用不用,我不介意。”杜锦急忙摆手,想她上一世的时候,女扮男装,跑出去参军,在军伍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说句不好听的,她手下的鸟她都看过了。

不就是那么回事吗?间接喝个水有什么大不了的,没那么矫情。

杜锦接过水囊,大口地喝起来,仿佛这水跟甘露似的,看着她喝的就甜。

魏践池又瞄了她一眼,看见一股水从嘴角流出来,划过杜锦的脖颈,掉进衣服更深的地方看不见了。

魏践池眼睛幽深,这人真的是那个娇滴滴的小姐吗?像是变了一个人。之前是装的,还是现在是装的?

杜锦没有管男主内心的怀疑,吃饱喝足后,就地一趟。

所谓保暖思……咳,反正又愁上心头,对着天上的云唉声叹气,这来来回回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杜姑娘,一会我们送你回去,你就这么跑出来,你家里该担心了。”魏货郎收拾好碗筷,对杜锦说道。

“大叔,我真不能回去,我回去我爹要打死我的。”

“不会的。”

“会的,会的,要是我爹知道我跟你们一起出城,会连你们一起打的。你们不用管我,把我扔这就行,我已经看开了,自己回去就行。”杜锦不死心的道,等他们走了,还不是她想去哪就去哪?。

魏货郎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你还是个姑娘,不安全。”

“安全,安全。”

“她既然不像我们管她,那就别她了。”魏践池边收拾行李边开口道。

杜锦疯狂点头,男主这句话可算是说到她心坎上去了。

“别这么跟杜姑娘说话。”魏货郎训斥魏践池道:“这样吧,你把杜姑娘送进城门,我在这里等你。”

“不用。”

“不行。”

两人又异口同声道。

但他们没有话语权,魏货郎意志坚决,这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两人休息了片刻,就被魏货郎赶着上了路。

一路上寂静无声,杜锦一直在降低存在感,魏践池是一只黑着脸,闷着头往前走。

路程过半,杜锦停了下来。

“做什么?”魏践池不耐烦的道。

“我脚疼,走不动了。”杜锦席地一坐,耍赖不走了。而且她的脚是真的很痛,从墙头下来崴了脚,到现在也没好,她估摸着已经肿起来了。

魏践池以为她又要耍什么花招,恶声道:“你想耍什么手段。”

“你回去吧,你就跟大叔说已经把我送回去了。”杜锦建议道。

“不可能,你快点起来。”魏践池立刻否决。

杜锦想起来,在书里,前期魏货郎还没死的时候,魏践池好像还挺听魏货郎的话,不是后来那个恣意妄为,冷血无情,薄情寡义的逍遥王爷。

对了!

魏货郎什么时候死的来着!?杜锦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快想,快想。这书里的剧情已经看过去好几世了,而且前几世她都没怎么参与剧情,杜锦有点断片。

捋一捋,这是一篇冷漠王爷的小娇妻的故事,不管是她还是魏货郎都是里面的炮灰配角,都没活过三章。我去,魏货郎不就是原主跟男主私奔,在出了京的路上被追杀死的吗?

而且在魏货郎死后,魏践池以为是平阳侯府动的手,还把原主推下悬崖喂狼了。

杜锦蹭的一下就跳起来了,拉住魏践池的手就往回跑:“快快快,大叔有危险。”

魏践池甩开她的手:“你干什么?”

“来不及解释了,咱们快回去,有人要杀大叔。”杜锦焦急的道。

魏践池一脸惊疑。

杜锦一看,懒得管他了,魏大叔对自己还算不错,不能让他死了。

丢下魏践池,刷的一下就跑了,半点看不出是脚肿着的样子。

魏践池以为她又在作什么幺蛾子,只能追她。

谁知道,到了刚刚和魏货郎分别的地方,真有两个蒙面的黑衣人围着他爹和杜锦,他看见杜锦抡着根长棍子,一副气势冲冲,谁上她就敲谁的模样。

魏践池也急忙抄了个家伙,上前帮忙。

那俩黑衣人见他来了,似乎是有了顾虑,畏手畏脚的不敢下死手。

杜锦一看逮到机会,拽起魏货郎就跑,道:“你先挡着,我们先跑去叫帮手。”

丢下魏践池就跑了。

饶是魏践池是个冷心冷清的人也一阵窒息。

杜锦心里想,反正男主有主角光环,不会嗝屁。但是他俩就不一样了,都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当然要快点跑了。

那两黑衣人见他俩跑了,又分不出手去抓,交换了一下眼神,今日怕是解决不了,不再多留,撤退。

魏践池打了半天,有些脱力,等了一会缓过气来,往杜锦他们跑走的方向寻去。

杜锦他们一路飞奔,还没找到人烟,杜锦先跑不动了,找了巨大棵草丛钻了进去,进去后,杜锦扶着自己的脚。

哎呦我的妈呀,可疼死我了,我别残废了吧。

魏货郎紧张的看着她:“杜姑娘,你没事吧。”

“太疼了。”杜锦脸上抽搐的道。

这副身子太弱了,崴个脚都能疼成这样,想她上辈子她上战场,被长刀从肩膀划到腰侧,她连眼都没眨一下。

咳,算了,还是眨眼了。

杜锦隔着鞋袜揉着自己的脚,她不是不好意思脱鞋,就怕一会追兵来了,总不能光着脚跑吧。

正揉着,听见有踏碎叶子的声音,越来越近,杜锦和魏货郎都屏住呼吸。

等这声音走远了才呼出一口气。

谁料这声音又回来了,两人正紧张着,突然草丛被人掀开了,杜锦下意识的抡出一棍。

只听一声闷哼,那人扑通倒地。

谁知道倒地的竟然是男主!

杜锦惊吓过度,闭了闭眼,直接晕过去了。

等杜锦再次睁开眼,她躺在魏践池他们的木板车上,身上盖的被子还有干净的皂角香味。

脚上肿的老高的地方也被绑起来,包裹好了。

杜锦动了动,发现自己浑身酸痛,跟散了架一样,连胳膊都伸不起来。

这是运动过度导致的,毕竟她现在这副身体,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一点重活也没做过。这一天里又是跑又是跳,还抡那么沉的棍子,浑身酸痛还是轻的。

魏货郎是第一个发现她醒了的。

“杜姑娘,你醒了?”

魏践池也看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又转过视线。

“大叔,我们这是去哪啊?”杜锦看见马车在动,问道。

“去京城,把你先送回去。”魏货郎答道。

杜锦石化了,天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想着这茬。

不能放过她吗?出个家就这么难吗?

扶我起来,我还能动,我不要回去,尼姑庵的师傅还等着给我剃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