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主角叫什么-主角是杜锦魏践池的小说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主角叫什么-主角是杜锦魏践池的小说

时间:2019-05-30 16:05编辑:哥本哈根

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一本暧昧缠绵的网文,故事的执笔人是“时鸣春溅中”,小说的主要角色有杜锦魏践池,老司机作者时鸣春溅中带你上高速,车速又快又“稳”,随时有翻车的风险,但绝对不会给你下车的机会!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 还是光头清爽

杜锦一行人刚出了京城,没过一会,后面就远远的追了一大波追兵,有平阳侯府的侍卫,有守城的士兵,更无语的是刚才爱管闲事的武将也追来了。

他们马车行动不便,不如人家骑着马的灵活,追到他们是迟早的事。

张六着急的直擦汗,杜锦掀起帘子瞅了瞅,眼睛一闪好像过了一块石碑,断什么坡,断横坡!不是小说里的剧情点吗?

原书里好几次剧情都是在这里发生的,杜锦想了想,顿时有了主意。

杜锦挤开张六的手,自己抓住马缰,用力一拽,调转车头,让马车朝着断横坡飞奔而去,上山了。

这一耽误,后面的追兵更近了,杜锦也不管他们,还是用力抽着鞭子,让马儿跑的飞快,很快就到了杜锦想去的地方。

横断坡后山的断崖,小说第一个剧情点,也是杜锦被男主推下悬崖的地方。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杜锦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跟赶着去跳崖一样,张六和小翠已经吓呆了。

杜锦又一次打了马一鞭子,然后松开缰绳,用力拽住小翠和张六,死死不撒手。

呼的一声,他们连人带马带车,一起冲下去了。

后门追着的人一脸惊惧,趴在崖边往下看,下面那马车已经摔得稀碎了。顿时集体被雷劈的表情。

平阳侯府众人:完了完了,小姐跳崖自杀了,回去怎么给侯爷交代。

守城的众人:怎么整,怎么整,出人命啦。

见义勇为的将军:京城的小偷都如此刚烈吗?

然而被他们眼睁睁看着掉下去的三人,其实根本没掉下去,只是掉在山崖下面才一丈处,一个被藤曼遮住的山洞里了。

张六吓瘫在地上,脸上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真的死了。

小翠也被吓软了腰,惊惧的小喘。

杜锦却面上轻松的很,把手比在唇边,让他们不要出声。

杜锦早就知道死不了的,不然她还真能跳下悬崖自杀?不可能的。

说起这她是怎么知道这洞的。

喜欢看文的都知道,早期,小说里最经典最烂大街的片段是什么?

当然就是,主角落崖啦,当年这剧情曾经火遍了大江南北,不管男频女频,是个文都要蹭这热度,到好几年后都还有余温。

男频主角落崖,就是发现武功秘籍、遇到绝世高人、拔了逆天魔剑,然后潜心修炼,变得各种厉害。不管怎么样反正出来后就是横霸天下无人能敌,走上人生巅峰。

女频主角落崖,就是失忆被另一半所救,然后先琴瑟和鸣,后虐恋情深。要么大难不死,立誓报仇,黑化成功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反正不管什么套路,主角掉崖就不会死就对了。

当然,杜锦是个配角,但是这个配角她看过原文啊!山崖下面有个洞,直接挂住藤曼,就能掉洞里了。白纸黑字歇在书里了,她还能不知道。

原书里,杜锦穿成的原主的确死在这个地方,那是她不知道崖下面有个洞,也因为她事配角,就直接掉底下喂狼了。

但是后来,男主魏践池和女主封明月又一次到这个地方来,因为原主的事起了争执。

其实吧,在这本冷漠王爷娇羞妻的智障小说里,原主虽然只活了三章的炮灰,但她的的确确有着第二女配戏份,因为她的剧情总是出现在各种人的回忆里,而且无辜躺枪。

就比如男主为曾经误会杀了她而后悔,给她在这山顶上立了个衣冠冢。但是这事让女主知道了还得了?

一场:“你不爱我,你爱她,我是她的替身。”的戏份。

女主啪唧也跳崖了,但是人家是女主哦,怎么可能跟原主一样,人家刚好就掉在了这个洞里,然后等到后面的救援,成功存活。

当时看这段的时候,作者断章高手,两章刚好断在了女主掉崖那段,杜锦懵逼,就bad end了?

杜锦还写了个文艺的书评: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死在了同一个地方。

然而,女主怎么可能会死嘛?原书是智障无脑小甜文,又不是报复社会致郁文。

掉崖也会有洞接着的。

杜锦刚穿过来的时候,因为觉得这段剧情攸关生死,所以记得牢牢地,后来没用到,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能救自己一命。

上面的那些人决定去悬崖下面搜索一下他们,虽然觉得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准死了,但还得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

然后呼啦啦的一行人走光了。

上面没了动静,这时候杜锦他们才敢大声说话。

“吓死我了,我以为今天我的狗命就要交代在这了。”张六夸张的道,这话说出来,把小翠都逗笑了。哪有人形容自己是狗命的。

张六脸红,刚才忘了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还做了个娇羞的表情。

就是他这娇羞……一言难尽。

杜锦也乐了,就他这张脸,在现代没准还能成一个火遍大江南北的相声演员,这表情做的比宋小宝还搞笑。

这段插曲过后。

他们又在下面多呆了一会,以防万一有人杀个回马枪。

等感觉真的不会来人了,他们才从洞里探出头来,说实话,这洞离崖边还真不高,稍微借一下力,就能爬上去,也不知道怎么形成的。

杜锦上去后还把洞口的藤曼还原了一下,虽然没她这个感情催化剂了,但是没准下次女主还要走剧情,这洞还是保持原样才能更好的接住女主。

我真善良。杜锦为自己的行为所感动。

而在皇宫那边,杜锦跳崖的消息十万火急的传入京城。平阳侯和薛姨娘听到这消息,又晕过去了,只是薛姨娘是哭晕的,而平阳侯是气晕的。

逆女,好不容易给你找了门亲事,你给我跳崖!

而魏践池此时他被叫来和太后甄氏说话,魏离尘也在一旁。侍卫给皇帝报告消息的时候,让魏践池听见了。

太后给他的茶还没来得及送到嘴边,就掉在的地上,青花白底的瓷杯摔得四分五裂。

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站起身问:“你说什么?”

他不相信脚肿成那样还能跑能跳的人,吵着闹着要和他私奔,还剃度威胁他的人,会跳崖,他一百个不信。

那侍卫被他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又重复一遍,“杜小姐逃出京城,跳崖自尽了。”

魏践池心口猛然一抽,第一次出现这种陌生的情绪,让他恐慌。

“池儿,你怎么了。”赐婚的旨意还没颁下,太后还不知道这赐婚的事。

魏离尘看魏践池的反应皱了皱眉,道“皇弟,你先不要着急,朕派人去把事情查清楚。”

皇帝声音让他从那股情绪中抽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那个讨厌的女人,死活与他有什么关系!

“我自己去。”魏践池话到嘴边,居然变成了这一句。

“你去也没什么用,朕叫暗卫将事情仔细查清,再回来告诉你也一样。”魏离尘却立即反对道。

魏践池忽然抬起眼眸,鹰隼般的目光射向皇帝:“为何我进宫之后,你三番五次阻挠我出去?”

他不止一次提议要出去看望魏货郎,但面前这两个人,总会以各种理由阻止他出去。

谁知道听到魏践池这样问,太后却慌了打翻了果盘,魏践池敏锐地捕捉到她眼底意思惊慌。

“哪里不让你出去了,这不是哀家这么多年没见过你,先跟你多待会吗?”甄氏说着这话,眼神却在躲闪。

“城外,刺杀我养父的人,是谁?”魏践池袖子里攥着拳头,从两人的怪异的目光中,他隐约窥探到了真相,寒意,从脚底蔓延。

“二弟,你在说什么?什么刺客?”皇帝继续装傻。不让魏践池出宫,就是担心他发现那件事,说起来怪自己母后,就因为查出来的一些经过,对魏践池的养父,那货郎动了手。

但魏离尘似乎低估了自己这个弟弟,他太警觉了。

魏践池心底抱着最后一丝侥幸,“那我回去看看我……养父。”

哪壶不开提哪壶,果然甄氏听到他这么说,惊的站了起来:“不行。”

魏践池心底凉了半截,“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甄氏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一二三。

魏践池忽然笑了一声,那笑容太过刺眼,一闪而逝,却如刀锋出窍,锋利,冰冷,讽刺,像是无声划开一条沟壑,好不容易将他找回来,却又被推到更远的地方。

魏践池要走,却被魏离尘抓住胳膊,“二弟,你听朕说。”

魏践池看了眼抓着他的手,而后又将视线移到这个自称是他哥哥的脸上,轻轻地说:“放手。”

皇帝好歹也是九五之尊,被魏践池这过分直白的目光以及轻蔑的语气弄得下不来台,但一想到这是自己找了十多年的亲弟弟,也只得忍下来,“这货郎当年救你就知道你是皇室之子,可他却没将你还回来。”

这是太后的懿旨,但皇帝却不能说。“你也不必如此,他虽然死了,但毕竟我们才是你的血脉亲人。”

他死了。

说的这么轻飘飘,魏践好似池掉入了寒冰窟窿里,冻得发寒。

这就是皇室吗?

“亲人?什么是亲人?”魏践池在极力隐忍,他还有事情没做,“他养了我十八年,你们呢?你们做了什么?将把我养大的人……杀了,这就是所谓的亲人?”

“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月,我尊称你一声皇兄,但不代表,你们可以随意插手我的人生,今日,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放我出宫。”

魏离尘还能说什么,他心里也不好受,人好不容易找了回来,却对他如此冷漠,这该怪谁?

都怪那该死的魏货郎。所以母后做的并没错,换做他,让魏货郎死都算便宜的了。

魏离尘还是放手了,让暗卫跟着魏践池一起出去,一来保护他的安慰,二来……担心他真的就再也不回来了。

魏践池车马狂奔,速度快的令人发指,被远远甩在身后的暗卫苦不堪言,不是说王爷看不上那杜小姐么?现在这跟投胎似的往悬崖边跑算怎么回事?

有脑洞大的人就开始猜测,莫不是因为王爷之前身份低微?自觉配不上杜小姐,因此才忍痛拒绝?

这事儿吧,越看越像那么回事儿,以至于后来被那些说书先生编成了话本子,流传了好一阵子。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此刻魏践池来到悬崖边上,望着深渊下漂浮的云雾,那股奇怪恐慌又蔓延上心头。

“她真的跳下去了?”魏践池声音沙哑。

“回王爷!有人亲眼看见他们跳下去的。”那侍卫也朝下面看了一眼,深不见底悬崖,头皮一阵发麻,“而且这么高下去,估计……”

剩下的话不敢说了,王爷的脸色太过可怕,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似的,明显不想听见自己说的话。

“找!生要见人……”魏践池抿了抿唇,死要见尸几个字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个烦人精,胆小又怕事,贪生又怕死,谁死了,她都不可能死。

一定又是再玩什么把戏?

对,他要找到那个女人,然后好好问问她。

魏践池缓步走到悬崖边,有两块碎石从脚尖掉进深渊,却犹如深沉大海,没有半点声音,可想而知那下面有多深。

“王爷不要啊!”暗卫吓出一声冷汗,顾不得什么身份尊卑,想也不想就跑过去抱住魏践池的腰把人拉了回来。

这王爷要跳下去那还了得!

“王爷,探查的人去过了,下面是狼窝,就算没摔死……”

魏践池手指有些颤抖,她真的死了?

杜锦是不知道的男主此时在经受什么打击。

他们决定先离京城远些,小翠因为忠心,一定要跟着杜锦,张六也不愿意走,那就一起跟着吧。

不然要是他们回去了,她爹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走了大半日,到了下一个镇子,三人找了个客栈歇着。

杜锦这次跑出去是不想回去了,从前几世血的教训来看,回侯府,一年后他爹肯定是要给她嫁出去的。不管嫁世子,还是进宫,或者像这次,主意打到男主身上。

所以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嫁人也是不可能嫁人的。

杜锦突然瞄了一眼地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对了,这丑不拉叽的发型得剃掉。

下午,杜锦跑出去在隔壁杂货铺买个了刀片回来。

回来后,看见了小翠他们两个在围着桌子吃饭。

“小翠,来帮我个忙,帮我把后面的头剃了。”杜锦走到小翠身边对她说。

小翠惊讶的张开嘴:“小姐,你还要剃头?”

杜锦理所当然:“对啊。”

张六抓耳挠腮,有些着急:“小姐,您不用剃了,我不嫌弃您,我可以……”

杜锦:“打住,你要是接着往下说,你就别跟着我了。”

张六怂怂的噤声。

“小姐,我不敢。”小翠怯生生的道。

“有什么不敢的,我教你,这样”杜锦给她比划:“就沿着这,一点一点往后刮。我看那老尼姑做的挺简单的。”

“小姐,您不要出家啊。”小翠突然哭的天崩地裂,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以为她要出家,而是她要出殡一样。

杜锦无奈:“我没出家啊,这不就是剃个头嘛,骗骗别人。”

说着说着,杜锦突然灵光一现,哇哦,还有这办法呢,我现在剃了头,别人不就都以为我出家了吗?但是我不是真出家,根本不受佛家那些烂七八糟的戒令,吃肉喝酒照不耽误。

对外就说我是个酒肉和尚,呸,尼姑。

我真机智。

“来吧,快点给我剃。”

小翠却说什么也不愿意:“不要啊,小姐。”

杜锦说了半天,小翠不为所动。突然她面色一凶“小翠,听不听话。”

小翠委屈的道:“听话。”

杜锦把刀片给小翠,强硬的要让她给自己剃头:“剃。”。

小翠不敢违背杜锦的命令,为难的拿起刀片,眼睛红红的动了手。

张六安静如鸡的在杜锦对面坐着,不过随着小翠动一下手,他脸上抽搐一下,不知道还以为剃的是他的头呢。

杜锦剃完了,摸了摸光头,啊,清爽,回头看见小翠的表情,又安慰小翠:“乖,别哭了,以后不凶你了。”

“小姐,你何苦呢,要不咱们回去吧,说不定老爷真能给您求到旨呢”小翠大哭,为自己小姐委屈,比自己受委屈还委屈。

怎么那魏践池不早点被认回去,这样老爷肯定不会阻拦这段姻缘,小姐也不会受刺激过度,成了现在的样子。

张六也重重的点头,同意小翠的话。没想到小姐对那小子那么痴心,他放弃了,呜~喜欢小姐,就要让她幸福。

杜锦:“……”你们怕不是误会了什么。

最后她也没给这俩人解释清楚,俩人一个,‘我知道小姐心里苦,但是不要看破红尘啊。’。一个‘为了小姐的幸福,我愿意把喜欢默默埋在心里。’

算了,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反正她是不会回去的。

不回去,去哪呢?杜锦有点犯愁,有了。

要不像上辈子那样办成男的去军营逛逛,莫名觉得光头兵痞很带感哦。

说实话上辈子没死之前她当男的当得还挺自在。起码没暴露之前,不可能有人让她嫁人。

这辈子当男和尚岂不是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