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杜锦魏践池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杜锦魏践池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30 16:06编辑:哥本哈根

超级好看的一本小说《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这本书的作者是“时鸣春溅中”,故事中表现出彩的角色有杜锦魏践池,故事大气不拘一格,人物的设定别具风采,情节独特,让你过目不忘且热血沸腾!

重生三次后我已看破红尘 幸好你没有死

连松睁着迷茫的大眼睛,听杜锦在那给捣鼓他们家的辈分关系,表嫂家弟弟的侄子是啥玩意啊?

“你是不是有个表哥。”

“是吧。”这年头谁还没个表哥啊。

“我是你表哥他媳妇的弟弟的嫂子的孩子,我一岁的时候你还抱过我呢,你忘啦?”杜锦说的煞有其事,跟真事似的。

连松……,你一岁的时候我也没多大,你确定我能抱你?但是看她说的那么真,仔细在脑子里搜寻,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你想想,我还撒了一你身尿呢。”

连松黑线。

“松哥,你想不起来没关系,你就知道咱俩是哥俩就行。”杜锦拍了怕连松的肩膀,跟连松说。

“额……”连松还真让她给唬住了,难道自己真有个什么表嫂家的弟弟的侄子亲戚?不对啊,就算是亲戚,那离的也太远了,没事找自己做什么?

杜锦却没管他,转头跟那带她来的士兵说:“哎呀,辛苦了,我可算是找到亲人了,你回去吧,一会登记就写我是我松哥他弟就行。”

啥跟啥啊?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弟?登记啥?连松叫住那要回去登记的人:“等等。”

“哎,松哥,别纠结那烂七八糟的了,你瞅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杜锦揽住连松的肩膀,说着,从口袋内掏出一带红薯干,递给连松:“知道松哥你好这口。”

连松拿着一兜红薯干,有些混乱,知道自己喜欢这玩意的屈指可数,难道真是老家那边的亲戚?

连松:“你来找我干嘛的?”

“这不是找松哥你走个后门吗?想在你座下当兵。”杜锦嘿嘿一笑。

“你真是那什么……表嫂家啥啥啥?”连松从袋子里抽出一条红薯干啃着,啧,对味,跟老家的一模一样。

“表婶的弟弟的侄子。”杜锦补充道。

“想参军?”

“嗯嗯嗯。”杜锦把头点的像拨浪鼓。

连松想了想,行吧。看这模样不想是西北那边的人。

再说西北那边派的奸细也不可能往他这派啊。

“行吧,哥罩着你。带你去登记。”连松点点头。

杜锦听说登记还挺高兴,没想到连松这么好说话,果然岁月是把杀猪刀,把这么好说话一青年摧残成了暴躁脏话大兵。

上辈子她可没这么轻易就来了连松身边,当时她稀里糊涂被征兵的带到兵营,随便指给了一个小队长底下,但是那小队长是个不管事的,底下乌七八糟乱,干什么的都有。

虽然杜锦那时候是女扮男装来的,但是在军营这种地方,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也危险,被人哄骗到小树林,差点嘿咻嘿咻了。

幸亏杜锦手里有块砖头,砸的及时。当时杜锦还年少无知,跟后来的煞神可比不了,吓得慌不择路。

撞到了喝醉酒的校尉连松,也不知道触动了他哪根心弦,第二日就把她要过去了。

“你叫什么来着?”连松摸摸脑袋,想不起来了。

“我叫,……哎呦我草。”杜锦刚想说雷锋俩字,就看见魏践池从连顾的帐篷里爬出来,吓得口出脏字。

男主啊!啊啊啊啊!!!!

赶紧背过身去:“松哥,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个八十岁的老母,先不参军了,改天再给你叙旧。”

杜锦就想拔腿就跑,没想到被连松拽住了:“上哪去?”

魏践池出声“连松?”虽然叫的连松的名字,但是眼神却看着跟他拉拉扯扯的那个人。

本来杜锦还想挣扎,听见这声音不敢动了。

魏践池你是串台了吧,你不应该在京城好好呆着,跑大西北来做什么?

“践池兄弟,你醒啦?”连松看向魏践池,笑着对他说道。

“嗯。”魏践池应了一声,但是眼睛一直盯在杜锦的背影上,半点不挪。

“哦,这是我一远房亲戚。找我来参军的。”连松解释道,指着杜锦道。

“松哥,我突然想通了,我不参军了,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儿,实在不能冒这个险。先走了,松哥,别想我。”杜锦见连松松开了他,嗷的一声就跑了,跟啥脏东西在后面追她一样。

连松看的一脸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过来认亲,说要参军,完了他答应了,又不当了,掉头就跑?逗他玩呢?别是脑子有问题吧。

摸不到头脑,回头看向魏践池,发现他一直盯着他那远房亲戚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了还在看。

“践池兄弟,看什么呢?”连松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魏践池回答。

“连松————!你昨天晚上干嘛啦?怎么又把被子弄湿了?”连松的帐篷里传来连顾的咆哮。

连松面上一怂,哆嗦了一下,也不顾不得和魏践池说话了,赶紧开溜。

“践池兄弟,打个掩护,我先跑了。”连松掩手说道,然后轻轻的迈着脚步溜走了。

连顾怒气冲冲的掀开帘子,没想到见到的是魏践池,皱着眉问道:“连松呢?”

“跑了。”魏践池说。

“哼,跑了有本事别回来。”连顾气愤的道。

再说逃跑的杜锦,那是拿出了撒丫子的本领,嗖的跑到了她们安顿的住处。

“小姐!,不不,师傅?”小翠打开门一脸惊讶,昨天自家小姐就说要去参军,可把她跟张六吓坏了,劝了半天都没管用,大清早就跑去军营了,拦都拦不住。

没想到现在小姐又回来了,难道是在半路想通了?

“哎妈呀,小翠,快快快,收拾行李赶紧走。”杜锦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为什么要走,去哪啊?”小翠奇怪,之前不是说一定要来西北吗?

杜锦来不及解释了,钻进屋就开始装行李:“先别说去哪了,赶快,帮我一起收拾,对了,张六呢。”

“他,他打水去了。”小翠见到杜锦这么着急,也慌了,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忙着帮忙收拾。

“算了,先不管他,把他东西一起收拾了,一会直接叫上他走”杜锦闷着头说道,手上不停。

“哎,这叫什么事!”杜锦边收拾边唉声叹气,剧情咋了?魏践池这厮怎么跑西北来了?

按理说这个时间段,魏践池该在选妃呢,他不跟女主亲亲我我的发展爱情去,跑这乱糟糟的西北干嘛来了?

两人匆匆忙忙的收拾好东西,一人背一个大包袱,打算要走。

谁知一推门,魏践池斜靠在门边,冷冷的问道:“去哪?”

杜锦当场就要给他跪了,大锅,你是幽灵吗?越怕你越来。

“哈哈哈,你是谁啊?我们见过吗?你长得好眼熟啊。”杜锦疯狂展示自己的求生欲,自己把头剪了,也晒黑了,应该变化挺大的。

“杜锦。”魏践池冷冷道。

杜锦瞬间像被扎破的皮球,蔫了。

“魏践池,你可不可以不要说出去。”杜锦低着头道,谁知等了半天没见他回答。

抬头,见到魏践池的眼底沉得看不见底,直直的盯着她,杜锦吞了一口口水,往后退了一步,然而他她一步,魏践池往前进一步。

最后退无可退,杜锦当的一声背的包袱撞在门框上,但是魏践池还在靠近。

杜锦哆嗦了一下。

好像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大胆毛贼,放开小姐!”就在此时,张六提着桶面色挣扎的冲了过来,双手抱起桶,举起来就要砸魏践池,但他忘了里面还有水!

水桶发出沉闷的声响,先是撞在魏践池的头上,又斜歪了下来,里面的水要洒在杜锦脸上。

张六这个蠢货,杜锦在桶倒下来的零点零一秒在心里想,吓得闭上眼睛。

可是预想到的兜头一水并没有洒在头上,魏践池抱住她把要泼在头上的水全挡住了。

魏践池自己却淋了个落汤鸡,却还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杜锦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刚想说什么,魏践池就突然把她松开了,转过身阴测测的看向身后的张六。

张六也看清了眼前这人是谁,那货郎的儿子,不,不是,是逍遥王爷!

张六腿顿时软了,啪嗒跪地上了。

之前他就惹过他,现在又砸他一水桶,还有命活吗?

呜,没想到自己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了,还没有跟亲亲小姐道别呢。

魏践池还没动手,张六把自己吓哭了。

“魏践池,你没事吧。”杜锦拉住魏践池的袖子,他不转头还不知道,现在他脑后渗出的鲜红色的不会是血吧。

因为被浇了水,血迹流到了脖颈处,看着有些吓人。

杜锦担心的上手想去摸,被魏践池察觉到了,一把抓住她的手,看向她。

“为什么跳崖?”魏践池鹰利的注视着她。

杜锦没有想到他问这个,“啊?哈哈,那是因为……”

“他们说你死了。”魏践池又道,眼里好像是有一分受伤,杜锦不确定。

“没,没死成。”

“幸好……”魏践池剩下的话没说完,突然身体一软,眼睛微合,倒在了杜锦怀里。

“魏……践池。”杜锦蒙蒙的托住他,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