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请允许我表个白》穆然苏七小说在线阅读

《请允许我表个白》穆然苏七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29 16:12编辑:哥本哈根

超级好看的一本小说《请允许我表个白》,这本书的作者是“牧笙歌”,故事中表现出彩的角色有穆然苏七,故事大气不拘一格,人物的设定别具风采,情节独特,让你过目不忘且热血沸腾!

请允许我表个白 26.心的埋葬

穆然走路去学生家里,路程并不远,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他去药房买了治嗓子和发烧的药,路上买了三份肉夹馍,他自己吃了一份,他提着肉夹馍向苏七家的方向走去,他想远远的看看他,走到他家的时候,窗户大门都紧闭着,看不出来房屋的主人到底回来没有。。

他走了过去,把装着早餐的袋子挂在了门把手上然后离开了,他买了一瓶矿泉水,把药吃了,他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他还不能生病,他要挣生活费,时间不多了,他要求得苏七的原谅,至少希望他能见一见自己为好。

穆然去了学生家里,吃过药后整个人都有些打瞌睡,加上昨天没有睡多久,他有些抗不住睡意,他不停的下狠手掐自己,试图以疼痛让自己清醒,下午他补课从学生家里出来的时候,他撩开袖子一看,手上大大小小的淤青,还有的地方被掐出一些血迹。

穆然和苏七家是两个相反的方向,他绕路去了苏七家,他想看看门上的挂的早餐苏七吃了没有,到了苏七家附近,很远他就看见早上挂着的早餐依旧挂在门上,苏七没有回家,又或者说他回了家后一整天都没有出门。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苏七平时上班的时候是八点半出门,穆然找了一个稍微隐蔽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盯着苏七家门口的方向,他一直守到晚上九点,期间他的电话响了好几次,他看了好几次,都是妈妈打来的,他没有接,看一次失望一次。

在九点的时候,穆然才确定苏七没有回家,他走了过去,把门上挂着的早餐提了下来,向家的方向走去,走的时候,他向马路四周看去,试图能一个眨眼就能看到那个人。

若是每一次希望都能成真,那老天爷恐怕忙死了,人生有悲观就有离合,不是事事都能那么顺心如意,这是穆然如今的想法,但是他却还是抱有希望,不管用怎样的道理来劝慰自己,心哪里会能听懂这些,它只会一味的疼痛,不受控制。

如今是夏天,早餐根本放不了多久,穆然把早餐扔到了垃圾桶,回了家,家里亮着灯,穆然心底无声的笑了笑。

他回了家,妈妈做好饭菜在沙发上睡着了,穆然走了过去把晚饭吃了,现如今的他吃什么山珍海味什么黑暗料理与他而言都味如嚼蜡,什么都一样,他不想吃饭,他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呆着,静静的发呆,但是他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吃饭身体会垮。

穆然吃过饭后,把盘子端去了厨房洗了,他的动作很轻,他并不是怕吵醒妈妈,而是妈妈醒后,他与她没有话说,相对无言。对于妈妈他不知道该怎样说,说怨恨那不可能没有,然而这是他的妈妈,连着血缘,只有沉默。

洗完后,穆然去了卫生间洗漱过后就回了房间,他知道妈妈应该醒来了,但是她还在装睡,洗手间流水声很大,她不可能不会醒来看一眼,所以穆然猜测妈妈是在装睡,她应该也是不知道怎样对面自己了。

穆然上床后吃过药,在睡前他拨打了苏七的电话,依旧是关机,他闭上眼睡了过去,他累极了,从来没有这样累过,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

梦里他梦见以前的过往,很是美好。

苏七睡在了酒吧的包房内,从昨天出来后,他就一直呆在酒吧的包房内,酒吧白天会关门,他打了一声招呼说在酒吧住几天,经理这些当然很乐意,有人在酒吧守着还多一份安全。

苏七睡在包房内,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了,从刚开始的震惊,不敢相信,到现在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了,一开始遇见穆然的时候,觉得他很努力,后来接触后觉得他是真的很可爱,很单纯,知道知恩图报,这样一个阳光可爱的小朋友谁会不喜欢,但是那种喜欢跟爱情无关。

苏七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反应太过冷漠了,穆然没有经历过感情,整天与自己呆在一起,他这样家庭的人,很容易依赖一个对他好的人,所以模糊了自己的感情,看来还是得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说一说,他这样是不对的。

等明天下午再去吧,先让他自己想一想。

苏七从包房内出来,他到了吧台那里,坐在自己的专用座椅边,看着书,打发时间。

书他也没有看进去,脑袋里尽想事情了,他总是能想起穆然手足无措的表情,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生怕他再也不搭理他,可怜兮兮地,不知道的还以为把他怎么了,这孩子还是得好好的教育教育,需要正确的引导。

苏七早上五点多就提前下班了,在酒吧呆着也没有洗漱,一身的烟味,他向家的方向走去,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家附近有人蹲守着,那人的脸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苏七还是认出来了。

福利院的那个黑心的院长,还有其他两个人不认识的人,苏七没有现身,他躲在不远处,偷听他们说话,现在才五点多,街上基本上没有行人,天色也暗,苏七躲在大树背后他们没有发觉。

“妈的,这小兔崽子,以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过好日子,去他妈的,做梦,只要老子一天还活着,他就不要想过得安稳,好不容易逮着踪迹了,这次非把他给弄回去。”

苏七在旁边听着两人的交谈,他知道了去年送螃蟹那事果真没有那么简单,苏七逃出来的时候一直是留得寸头,他想改头换面所以一直留的长发到肩,院长的手下看见了他,觉得有点像当初逃跑的那个小男孩,于是就借其他人的手试探,还没等出个结果,手下人打电话福利院出事了,于是就赶紧回去处理,等处理完了就来找这小兔崽子了。

这小兔崽子是知道他秘密的人,心头大患,一日不捉住他,他心里一日就放不下。

苏七慢慢的后退,他打电话跟老板说他最近有急事,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上班了,他在家附近开了一个宾馆,等那几人蹲守累了,去吃饭的空档,他快速的跑回了家开了门,他把钱财户口本之类的拿了几件换洗衣物,刚刚出门把门关好。

院长还是不放心,于是让其中一个人先守着等下吃饭的时候换班守,就看见一个男子从守的那家出来,这应该就是院长说的人。

他赶紧冲了过去,想抓住他,苏七也看见了,他拿着东西快速的狂奔,就如当初逃跑的模样,唐家坳的角角落落他都很熟,苏七快速的跑到了居民楼内,这是老式的居民楼,外面都挂着衣物,放着杂物,有的连厨房也在外面,苏七快速的跑上了一家楼顶,然后直接后退两步,冲了过去,跳到了另一栋楼顶,连续跳了两次,幸好楼顶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近,他腿长很轻松的就跨过去了,在后面的人还没追上他影的时候就逃脱成功了。

苏七开了手机给胖子打了电话,并且向胖子家跑去,这次他不得不走了,院长他们找上来了,若是留下,院长他们摸清了他的人际关系,肯定会对胖子穆然他们不利的,自己走了他们也就威胁不到谁了。

“胖子,我现在正在向你家过来,我把一样东西交给你,你在家门口等我。”苏七快速说完就挂了电话。

胖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就被挂断了电话,五分钟不到就看见七哥向他跑了过来,手上还提了一个背包,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周大头来闹事了?

苏七跑到胖子面前,把一张银行卡放在胖子手中,说道:“胖子,卡里有七万块钱,我给你存了三万,剩下的四万你去拿给穆然,这是我给他存的,密码是我生日,我走了,我要去远方了,不要给我打电话,我电话从今天开始就不会用这个了,记住不要去我家,千万记住这一点,我不是开玩笑的,你也要拉住穆然,以后有缘再会,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苏七顾不上在说些其他的了,院长他们肯定会很快的追上来,苏七跟胖子说完,他就拦了一辆出租车,他打车去了机场。

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七哥走了,就如他来时一样潇洒,走的时候一阵风,胖子赶紧给七哥打电话,电话那头显示的是已关机。

苏七上了车后就把手机里的卡取了出来扔掉了,院长他们想知道号码,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若是他留着,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联系穆然胖子他们,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对于院长,苏七是怕的,他一见他就怕,那是他一直以来的噩梦,摆脱不掉,不管他走到哪,他都忘不掉,怕被抓回去,回到那个牢笼。

苏七若是一个人,他或许会觉得大不了拼了鱼死网破,但是在唐家坳呆久了,有了朋友有了在乎重视的人,他怕他们受伤害。

苏七买了最近的一张机票,他走了,以最快的速度。

穆然知道消息的时候,他正买了早餐去苏七家,准备像昨天一样,把早餐挂在他家门口,胖子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也就让他没有去成,也就没有遇上守在苏七家门口院长那些人。

穆然得知消息的时候,他只听见胖子说了几句话,他说了什么?穆然好像听不见了,耳边只回响着一句话。

穆然,七哥走了,去远方了。

走了?谁走了?苏七吗?他怎么走了?

穆然眼前一黑,紧绷着的弦断了,电话那头胖子听到手机彭的一声,像是落地的声音,还从那头传来老头老太太的声音。

“同学,你怎么了?快送医院。”

穆然妈妈是听到有人打电话才从厨房出来,她正在厨房练习做饭,来电显示是阿然,她有些惊讶。

“你好,请问你是患者的妈妈吗,你的孩子在路上晕倒了,被送往我们医院,你能过来一趟吗?”电话那头护士的声音很轻柔,却一字一句的传进了她的脑海里。

阿然出事了?她赶紧问了医院的名字,坐车去了医院,医院旁边还有一个人在旁边,她见过一次,是过来送衣服的那个人。

她赶紧抓住一个护士的手臂问道:“护士,我儿子怎么了,生什么病了,他怎么会昏倒呢。”

“暂时没有查出任何疾病,具体的还要看医生怎么说。”

“我儿子为什么还不醒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

护士说完了后表示自己还有事,去了其他病房,她坐在儿子的病床旁边的凳子上,握着他的手,阿然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她有些后悔了,她后悔自己的冲动,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她握着阿然的手,轻轻的挨着自己的脸颊,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去替你把他找来好不好,妈妈向他道歉,妈妈不干涉你,你想怎样都可以,妈妈对不起你。”

胖子坐在一旁,他知道穆然跟苏七关系很好,七哥对他像亲弟弟一样,没想到穆然听说七哥走了,直接就生病昏迷了,七哥也真是,到底去哪了,也不说一个具体的,电话也不接了。

“姐,你不用去了,七哥他走了。”胖子知道穆然妈妈说的是谁,只不过他不知道俩人之间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他以为穆然只是单纯的担心七哥。

“走了,他去哪了。”

“不知道,七哥没有说。”

她这下彻底泄气了,那个苏七走了,阿然醒来了怎么接受得了,上哪去寻他。

穆然醒来的时候是第三天晚上,一醒来他看见头顶白色的墙,闻见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身上盖着浅蓝色的被子,旁边放着输液的架子,胖子守在他的陪护床旁边,妈妈坐在凳子边俯在病床边睡着了。

他睁眼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人了,他记忆回放了一下,三天前,他要去干什么?他要去给苏七送早餐,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谅,他接到了胖子的电话,说苏七走了。

他走了,走了,去了远方,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胖子见穆然醒来了,看他一直盯着天花板,眼神是那样的空洞,看上去那么的忧伤,胖子从身边拿出了那张银行卡安慰他道:“穆然,你别担心,七哥肯定是有什么急事才走的,不然他怎么会不告诉我们去向,他来找我的时候,都是一副匆忙的样子,他给了我一张卡,里面有七万,七哥给我留了三万,给你留了四万,这是卡,密码是他的生日。七哥说了他很快会回来的,七哥是关心我们的,他会回来的。”

穆然接过了那张卡,紧紧的握在手里,这是苏七走时就给他唯一的东西了。

在医院观察了两天,穆然出院了,这期间穆然不吵不闹,安安静静按时睡觉,可以说是一个很听话的病人了,可是他却不说话了,不管胖子和妈妈怎样跟他说话,他都没有回应。

守在苏七家的那些人早就走了,他们得知苏七逃了,也就没必要在守在这里了。

回了家,他没有去补课了,他不想说话了,他每天就在家翻那本《红与黑》,累了就去买菜做饭,做的最多的是鱼。

穆然妈妈对于他的沉默的表现,心中害怕极了,她怕儿子想不开,她宁愿儿子大哭一场,冲她吼,冲她闹都比现在好,他的举动让人心惊,她每天在家里陪他,他出门也悄悄跟着,穆然却每天只是去菜市场买菜,也没有去苏七家看过。

九月初开学了,穆然提前一天收拾好了东西,在半夜两点的时候,穆然出了门,他向苏七家走去了,一个人,走着漆黑的路,杂乱的思绪,记忆总是在这时候特别清楚,夏季快过去了,深夜的晚风带着凉意。

他去了苏七家,他手里有苏七家的钥匙,他打开了房门,家里还保持着那天妈妈来苏七家时的模样,穆然走进了厨房,打了水把整个房间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家里已经积灰了,换了几次水,他把垃圾什么都收拾干净,阳台也打扫了。

做完这些已是凌晨五点,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卧室,卧室里他没有动,一切都是原样,他只是把灰尘和垃圾收拾了,床铺衣服什么都没有动,就像苏七只是出门上班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晚安,苏七。”穆然冲着卧室说了这么天以来的第一句话,他拿着钥匙出了门,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我从苦难而来,漫无目的的走着,有一天我遇见了阳光,它照亮了我的世界,指引方向,我以为它会一直陪着我,然而有一天它不见了,我的世界又恢复了黑暗,我很想对世人说,你们谁能帮忙找到它,它把我的心带走了。

晚安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