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眼前鬼是心上人主角叫什么-主角是沈郁贺正阳的小说

眼前鬼是心上人主角叫什么-主角是沈郁贺正阳的小说

时间:2019-05-15 09:10编辑:哥本哈根

由当代有名的网络作家“飞天蚂蚱”用心创作的《眼前鬼是心上人》小说推送给大家看看,故事的主人公是沈郁贺正阳,作者飞天蚂蚱用朴素的文笔抒发了文中人物深厚的感情,文笔十分流畅,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

眼前鬼是心上人 013.小幸运

沈郁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沙滩上,一睁眼正对上林沫沫哭得通红的双眼。

身旁一个穿着亮橙色救生衣的金发帅哥正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

不远处的沙滩上,小马仍是一副昏迷不醒的状态,有医护人员在对他进行急救。

她脑子里一阵尖锐的疼痛,耳朵嗡嗡作响,一时间听到周围的声音都像是隔了一层膜,带着点奇怪的回响,很不真切。

见她醒了过来,林沫沫惊喜得趴在她身上又哭又叫:“小郁,小郁啊,你吓死我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外拍了,打死也不要再来海边了。”

沈郁用手肘撑起身体想要坐起来,金发帅哥扶了她一把。

这时,海滩救援队的急救医护人员也赶了过来,给沈郁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

发现她暂时没什么大碍,医护人员告诉他们已经联系好了救护车送她和小马去附近医院详细检查。

沈郁其实觉得自己已经没事了,不过看到周围的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还是很怂地妥协了。

上救护车之前,金发帅哥冲她比了个大拇指,对她说你真太幸运了,简直是神的宠儿,以后都会很顺利的。

救护车上,沈郁一脸懵地看向林沫沫:“他什么意思?差点交代在海里很幸运吗?”

说到这个,林沫沫忽然眼睛大亮,拉着她的胳膊唠唠叨叨地解释:“小郁,这次是真的出现神迹了,你知道吗,当时我们眼看着你把小马带了回来,正要松一口气,就发现你被海浪卷走了,还不见了身影,真的都快被吓死了。又过了一会儿,救生员才赶到,正要进行搜救时,一只白海豚从海边出现了,它就那样稳稳地推着你,把你推到了礁石附近,之后还一直用头朝上托着你,让你的身体露出水面,不至于呛水。”

“它真的好乖好厉害啊,直到救生员去救下你,它才离开。超级可爱的一只海豚呀!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虽然以前也在报纸上看到过海豚救人的新闻,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一定不会相信。”

林沫沫说着又觉得遗憾:“可惜当时太紧急了,谁也没想到把那情景录下来,我真的好喜欢那只海豚呀,它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不不不,不止是你,还有我,它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林沫沫眼神里的惊恐和担忧又浮了上来:“沈郁,要是你今天有个什么好歹,我觉得我肯定也活不下去了。”

沈郁有点感动,她摸摸林同学惊魂未定的脑袋:“别妄自菲薄,我相信你的生命力!”

林沫沫气结:“我是真的担心你啊,死女人,你良心不会痛吗?”

沈郁回想起昏迷前看见的那个巨大白色身影,就是那只海豚吧,自己还真是幸运,这巧合也太神奇了!

不,不仅仅是巧合而已,她想起之前试图拯救她的那团雾,那是贺正阳吧?

沈郁抿了抿嘴,心底是难言的复杂情绪,感动中夹杂着一丝后怕,如果这次没有贺正阳,她的小命还不知道会在哪儿。

还有,即使有贺正阳,如果当时那只海豚没有正巧出现在那周围呢?

她向四周看了看,没有贺正阳的身影。哎,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办?

在医院折腾了一通后,沈郁确认没事,小马情况也还好,没什么问题,只是保险起见还需在医院再观察一晚。

三人回到小公寓时已经很晚了,沈郁洗完澡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看到贺正阳正背对着她站在窗前,背脊挺直,那身影看起来萧索而寂寥。

沈郁顿时一阵心虚,她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发梢,关上了卧室门。

“阳哥……”沈郁对着那背影轻轻叫了一声,通常她只在有求于他或者做错了事心虚的时候才叫他阳哥。

阳哥的背影纹丝不动。

沈郁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继续服软!

沈郁让自己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轻松和娇憨:“今天那个海豚是你吧?真是多亏你了啊,厉害了我阳哥!快来跟我说说附身在一只海豚身上是什么感觉?你就自然而然地会像海豚一样游泳吗?”

贺正阳仍不理她。

沈郁继续卖乖:“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英雄在上,小女子给你哐哐磕几个头吧!”

说着往床上夸张地一跪,朝贺正阳方向虚拜了一拜。

贺正阳总算是有了动静。他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沈郁有点泄气:“别这样啊阳哥,你这样我还怎么继续演下去啊?”

贺正阳忍无可忍地开口:“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做法有多危险?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做事情要带脑子,你的脑子呢?”

沈郁自知理亏,还是忍不住为自己分辩两句:“我情急之下就一时没想那么多,这不都是为了救人嘛。跳下去完全是身体本能,这说明我人品好是吧?做好事不是该鼓励吗?”

贺正阳眉头紧蹙,脸上神色郑重:“救人是没有错,可也得分情况,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你有救生设备吗?你有那个能耐和体力吗?那是海,不是哪个野湖或者游泳池。在不具备救人能力的时候就贸然出手,就算你人品好,也是个人品好的傻子。”

沈郁见他神色完全没有一点松动,赶紧老实认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该赶紧喊救生员来帮忙,不该一头栽下去。我以后一定注意!”

贺正阳又转过身去,只留一个散发着阵阵寒气的背影给她。

沈郁沮丧地把脑袋埋进被子里,这么多年了,这个人生气起来还是老一套。

贺正阳为人大气爽朗,轻易不发火。在自己有限的几次看到他发火的记忆中他也都是这样一副掉头不理的姿态。

初二那年,沈郁的一个好朋友被隔壁学校的大姐头霸凌,大姐头带了几个人把那个小姑娘堵在了巷子里,大姐头十分嚣张:“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今天你自己煽自己十个耳光我就放你走。”

一早发现不对劲便偷偷跟在后面的沈郁一听就炸了,带着满腔正义冲了上去挡在朋友身前:“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你凭什么要别人自己煽自己耳光!”

大姐头对突然冲出来路见不平的女侠十分不爽:“你是哪根葱也要来管闲事?好学生就乖乖滚回去看新概念英语吧!”

沈郁毫不畏惧,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你怎么知道我要看新概念……呃……看自然是要看的,不过在那之前,你得放无辜的同学离开。”

大姐头的威信自然不能在小丫头手里灭掉,眼看愤怒的大姐头就要将煽耳光活动推广到她们两个人身上,她的霸凌行动被放学路过的贺正阳终结了。

事后,贺正阳也是这样面无表情地训了她一通,然后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

沈郁在他身后跟着,说了一路好话,他丫的就是不肯回头。

最后,沈郁恼了,脱下自己一只球鞋狠狠朝贺正阳砸去。

不得不说沈小郁的准头还是不错的,那只球鞋不偏不倚地砸到贺正阳的屁股上。

莫名被砸了屁股的贺正阳一脸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到尴尬得很不能钻进地缝的沈郁和掉在他身旁的那只球鞋。

贺正阳捡起那只球鞋,几步走到沈郁身边,一言不发地蹲下,帮她把鞋穿好。

沈郁已经委屈得快哭出来:“阳仔,别不理我。”

贺正阳深深叹了口气:“如果今天我不在呢?你不是要被人欺负了去?沈郁,光有一腔孤勇不是真的勇气,我们是要帮助别人,可也得带上脑子去帮,你得找到正确的方法,至少——你得先保护好自己。”

沈郁擦擦眼角,用力点头。

沈郁想起了当年帮自己捡回球鞋蹲在自己旁边穿好的贺正阳,心里的委屈迅速泛滥。

她坐起身来,拿起床边的拖鞋想要砸他,又想起如今的他完全不怕被砸,自己也砸不到他。

拖鞋握在手里,沈郁顿时沮丧无比。

半晌,她朝着贺正阳的背影轻轻地说:“阳仔,别不理我!”声音有些发颤,尾音里带着点沙哑。

贺正阳转过身来,飘到她身前低头看她。

女孩眼眶发红,一双晶莹大眼里雾蒙蒙的,似乎有泪光在闪。

贺正阳叹了口气,一贯悦耳的声音里尽是苦涩:“如果今天我不在场呢?如果不是附近正好游过一只海豚呢?”

他顿了顿,再开口时,语气里竟带着浓重的恐惧和绝望:“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在水下挣扎时,我试图去拉你,却完全无能为力。你让我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你淹死在海里吗?”

贺正阳的表情让沈郁心里一阵难受,她试图安慰对方:“应该也不至于吧,救生员不是也很快就赶到了吗……”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见贺正阳冲过来把她拥在了怀里。

沈郁觉得自己像被一片轻软的棉花包裹住,又像是被一阵浓重的雾气包围着,脸颊像是被鸟类的羽毛轻柔拂过,有点痒,又有点凉。

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声音低沉又执拗:“沈郁你不能有事!我不能接受那样的结果,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