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眼前鬼是心上人小说-沈郁贺正阳小说阅读

眼前鬼是心上人小说-沈郁贺正阳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09:11编辑:哥本哈根

今日周二,好书分享《眼前鬼是心上人》,作者是网络有名的小说家“飞天蚂蚱”,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沈郁贺正阳,书中的整体故事氛围和剧情节奏作者飞天蚂蚱都把控得不错,一些关于情感方面的描写也很深入人心,最后祝观看愉快。

眼前鬼是心上人 015.阳光不锈

贺正雨顿了顿,轻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门:“不提了这些了,开门吧!”

进门之后贺正雨自然亲切地跟其余三人打招呼:“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导游小贺,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Henry。”

林沫沫对于英文名字的处理一向简单粗暴:“你好你好,Henry是吧,我们就叫你哼哥吧!”

莫名成为了“哼哥”的贺正雨对别人怎么称呼自己不甚在意,乐呵呵地跟三人聊了起来。

大家都是个性开朗的年轻人,本就好相处,碰上个热络点的就迅速混熟了。

聊了几句后,贺正雨对他们的现状表示不满,指了指腕表上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啊,大哥大姐们,你们居然连行李也没收拾!这是要改签的节奏吗?!”

沈郁他们四脸懵逼:“啥飞机?”

贺正雨无语:“不是在邮件里告诉你们今天下午飞凯恩斯吗?”说完想起沈郁没查看邮件,有点懊恼地挥挥手:“来,弟兄们都迅速行动起了,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每个人带上两天行程的必须用品,我们星辰大海小分队马上就要出发了!”

众人被他的气势震慑,也顾不上再纠结怎么好好的就要飞往下一个城市了,迅速收拾起行李来。好在他们本就是正在旅途中,一应用具都是收拾过的,只需挑拣出接下来两天需要的衣物什么的就行了。

收拾好行李后,一行人赶往雪梨国内机场。

机场里市中心不远,加上国内航班的登记手续相对简单很多,所以他们的时间居然还有宽裕。

登机前沈郁好奇地点开自己的邮箱查看贺正雨给她发的行程。

结果邮件上写着:

第一天:飞往凯恩斯。

第二天:玩。

第三天:玩。

沈郁十分无语地指着那所谓的“行程”问贺正雨:“这就是你给我们精心策划的高端□□程?!”

贺正雨看到她的表情,笑得十分欠揍:“都跟你说了行程什么的不重要了啦。至于去了玩什么,你们跟着我准没错的!我这种王者,一般都带高级玩家玩的,你们几个青铜级别的,就别质疑我的水准了,乖乖跟着我混,绝壁躺赢。”

沈郁:“……”

沈郁对贺正雨的转变很不适应,趁其他人不注意,用手捂着嘴悄悄问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橘猫枕里的贺正阳:“你弟弟现在怎么变成这幅德行。”

感觉到那橘猫轻微抖动了一下,就听到贺正阳愉快的声音:“我也很意外啊,不过,这样多好啊,年轻人就该活蹦乱跳的,我之前很害怕他会因为我不在了变得更消沉阴郁,还有点害怕跟他见面呢。现在看到他这样,我可真是太开心了!”

声音里满是对弟弟的宠爱和骄傲。

沈郁也轻轻笑了,是啊,还有什么比看到亲人生活得独立开朗又健康更让人放心的。

***

第二天,沈郁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贺正雨说他们几个都是青铜级别的玩家了。

贺正雨给他们安排的项目是潜水。

潜水本来也没什么,沈郁他们之前在国内也玩过浮潜。

可是,当他们来到大堡礁时,贺正雨直接租了艘游艇要带他们去珊瑚礁区玩水肺深潜时,几人还是被惊到了。

饶是贺正雨再三强调自己有游艇驾照也有潜水教练执照,带他们出海完全没问题,几人还是十分抗拒。

刚刚在海里经历过生死劫难的小马面有菜色:“我不去,打死也不去!”

沈郁想起自己对贺正阳做的保证,也简单地说不。

就连勇于尝试新事物的林沫沫也发出了拒绝三连:“不可以!我不要!我不行!哼哥,放过我们吧,实在是被海水搞怕了。”

贺正雨无奈之下只好取消海上行程,把游玩项目全都转向了天空。

一行人驱车前往阿瑟顿高原坐热气球。

这个主意倒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

毕竟,现阶段能远离海水还是不错的。沈郁也想给林沫沫拍点日常游玩的照片什么的,热气球听上去还挺浪漫。

几人爬进热气球的大篮子,随着工作人员加大火力,硕大的鲜黄色气球慢慢鼓胀起来,缓缓升空。

这是个长方形的大篮子,中间是热气的燃烧系统,是工作人员的区域。剩余部分按四角被分隔成四个区域,通常这种热气球可以二十人同时乘坐,并要求每个角落的区域站五个人,站定后在区域内可以缓慢移动,但必须让大篮子保持平衡。

今天他们五个人算是包了场,所以三个男生每人占据一个角落,而沈郁的主要任务是拍摄网红林沫沫,所以跟她在一个区域。

今天天气不错,湛蓝天空上飘着大朵浮云,耀眼的阳光透过云朵洒下来的景致宛若一幅画卷。配上飘在四周的几个不同颜色的热气球,看起来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场景。

低头看时,阿瑟顿高原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整齐的庄园,郁郁葱葱的绿树,还有像一个个火柴盒一样码在其间的小房子,别有一番致趣。

几人很是兴奋,看到美好景象时也不由得开心大叫。

沈郁拿着相机拍了不少照片,难得一见的风光让她心情很好。

当她来到离贺正雨比较近的角落时,贺正阳飘过来凑到她镜头前,挡住她的视野。

沈郁不满地移开相机,小声嘟囔:“你干嘛?”

贺正阳笑嘻嘻地凑近她:“这么好看的风景,不能只顾着拍照!”

沈郁有点无奈,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我也在看风景啊,相机取景器里也可以看见的好吗?”

贺正阳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还是不一样!”

说着他示意沈郁转过身面对着篮子外的风景。

少了取景器的束缚,视野变大变开阔后,果然更觉天地疏阔,自己飘飘摇摇地晃荡在天地间,有种自在又逍遥的感觉。

天地宽广,而这小小一隅格外宁静。

然后她看到贺正阳飘了出去,在她面前停住,两手攀着热气球边沿于她对视。

沈郁忍不住想笑,却又觉得贺正阳背后映衬着蓝天白云,全身在眼阳光下变成半透明的样子很奇妙。

她伸手试探地触碰了一下他的脸,果不其然什么也没碰到,但他却夸张地避开很远再迅速飘回来。

沈郁也不乱动了,收起相机,手肘撑在篮子边沿托着腮朝他看去。

两人一个站在篮子里,一个飘在篮子外,距离很近,却有带着点缥缈。

沈郁一直觉得,太阳暖暖照在身上,四周又很安静的时候,时间仿佛会流逝得更缓慢一些,那是一种岁月无声,安逸静好的味道。

此刻,也是这样。

她看着眼前的贺正阳,或者说,透过贺正阳看着前方的风景,觉得满心安定。

好像天大地大光阴百代,也比不过瞬间的美好。

贺正雨的区域就在沈郁隔壁,他侧过身子去看沈郁,发现沈郁嘴角一直噙着个甜美动人的微笑,一言不发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他没来由地就觉得她的表情十分熟悉。

观察了良久,他忍不住凑近了些喊她:“小郁姐,你在想什么?”

沈郁朝他的方向走了几步,两人隔着两块区域之间的隔断聊天。

沈郁有点不好意思地搪塞了几句:“没什么,发呆呢!”

贺正雨下意识地开口:“你刚才的样子跟以前盯着我哥看的表情一模一样……”

说完这话,他自己都有点诧异地住了嘴。

这是这次见面之后第一次听到贺正雨提起“我哥”。

他有点尴尬地补充道:“我就是想调侃你几句,没别的意思。”

沈郁听到这话,有点恼怒地将手臂越过隔断作势捶了他一拳:“你瞎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盯着你哥看了!你这臭小子几年不见也学会说瞎话了!”

说着朝旁边已经笑得花枝乱颤的贺正阳瞪了一眼。

贺正雨也乐了:“是是是,都是我瞎说,您可没盯着我哥看过,都是他盯着你看来着。”

这下贺正阳可笑不出来了,飘到贺正雨头顶冲他脑袋挥了一拳。

莫名觉得头顶上的风忽然变大了还凉飕飕的贺正雨在自己头上抓了两把,犹豫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他顿了顿,随后笑嘻嘻地转移了话题,跟沈郁讨论着今晚去哪儿吃东西。

“海鲜自助?还是法餐?凯恩斯毕竟是小城市,选择没有悉尼多,但这边海鲜还是不错的,个头大又新鲜。可以尝试一下。”

沈郁总疑心贺正雨有什么话想说,见对方态度回避,也没多问,随意地表示吃什么都行,待会儿大家再商量商量。

不远处的林沫沫本来专注地看风景顺便摆pose,看着沈郁拍了一阵后便收起了相机,然后发了一会儿呆,再然后又跟新认识的导游很熟稔地聊了起来,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一向对着外人走高冷路线的沈郁居然还朝那个导游捶了一拳。

什么情况?用我的小拳拳捶你的小胸胸吗?

林沫沫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怎么办,她之前是想要开导沈郁走出回忆开启新人生,但她一直以为只要沈郁开始接纳别人,那个人就一定会是自己最看好的铁子柳时延啊,现在这个小鲜肉导游是什么情况?才认识一两天就进展这么神速吗?!

林沫沫很焦虑,她偷偷拍了两张沈郁和哼哥聊天的照片。

柳总啊,让你不跟着过来!有人要撬你墙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