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眼前鬼是心上人》沈郁贺正阳小说在线阅读

《眼前鬼是心上人》沈郁贺正阳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09:11编辑:哥本哈根

《眼前鬼是心上人》是由网络知名签约作家“飞天蚂蚱”所写小说,《眼前鬼是心上人》是一本很适合闲余时间看的小说,主角是沈郁贺正阳,有血有肉的生动感人的人物形象,情节细节描写细腻,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眼前鬼是心上人 023.故事的小黄花

贺正雨想到刚搬离这个旧小区的那一年,自己每天要坐将近一个小时公交车上下学。

回到家后,上高中的哥哥需要上晚自习,很晚才回来。

贺蕴玫雇的钟点工每天会把房子收拾干净,做好晚饭后离开。

所以贺正雨每次回到家一打开门,家里总是空无一人,新家很好看,装修的整洁大气,钟点工阿姨也很尽责,所有角落都干干净净纤尘不染,餐桌上总是摆好了饭菜,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他只需要把饭菜塞到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

贺正雨一般都是随手把书包扔到沙发上,打开电视随便调一个频道,再把饭菜塞到微波炉里开始加热。

然后任电视在耳边聒噪几分钟,再将它关掉,默默坐回餐桌吃饭。

奇怪,以前在奶奶家吃饭,看电视的时间被严格控制,几个孩子关掉电视的时候总是万般不舍,死缠硬磨着求奶奶给他们多看一会儿。

这会儿完全没人管,他对电视却也失去了兴趣,觉得综艺节目和动画都变得寡淡无趣,一点继续看下去的欲望都没了。

饭菜也是,奶奶手艺好,通常不管做几个菜,最后都会被他们全扫光,尤其青春期正长个儿的时候,吃到最后都恨不能拿着盘子舔。

其实这个钟点工阿姨的手艺不错,饭菜称得上是相当可口的,可是,他就是没有什么胃口,常常随便吃吃就放了筷子。

是以他常常溜到沈家蹭饭。

贺正雨想,重新热过的饭菜果然没有刚做好的好吃。

沈郁把贺正雨之后的打算跟爷爷奶奶讲了一下,虽然她没有细说他在澳洲的状况,但这么多年了,爷爷奶奶对这对母子的关系心里也有数。

奶奶把贺正雨拉到身边坐下:“好,回来了就别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贺正阳飘到奶奶另一边坐下,将头轻轻靠在奶奶肩头,声音里带着难得的柔软:“这也是我的家!”

***

第二天沈郁独自,哦不,带着贺正阳一起去了他原来的家。

沈郁试探着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贺正阳直接没入墙壁进屋转了一圈。

待他出来后,脸色十分难看。

“什么情况?”沈郁诧异地追问。

贺正阳闷闷地开口:“里面的摆设和以前完全一样,但是到处都积满了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沈郁默然。

看来贺阿姨也不住在这里很久了,那贺阿姨究竟会在哪里呢?

离开贺正阳家以后他俩一起去了他们原来的高中。

毕竟是贺正阳消失前最后出现的地方,她还是想带他回去看看。

学校永远都让人觉得干净纯粹。

熟悉的校门口,熟悉的林荫道和熟悉的操场教学楼,唯一不同的是,沈郁现在进校门还需要登记了。

铁打的教学楼流水的学生。

他们原来的班级的那一层现在仍是高三学生的教室,上课时间,学生们都在教室上课。

沈郁的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显得有点扎眼,窗口的学生们投来好奇的眼神,大概以为她是哪位同学的姐姐或者是新来的实习老师。

沈郁有点不好意思地往旁边避了避,站在远离众人视线的楼梯间角落。

沈郁指着楼梯间那面嵌在墙壁上的衣冠镜笑着对贺正阳小声道:“当时我们班上男生都说,判断一个人是男是女,只要看他路过这镜子时会不会照就行。女生但凡从这儿路过,百分之百会朝镜子看一眼,再高冷的都忍不住。”

贺正阳闻言也笑了起来:“这是什么鬼逻辑,判断是男是女,难道不是看一眼人就知道了吗?”

沈郁笑了半天:“也是哦!而且也有男生会照镜子的,比如某些自恋的人!”说着还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贺正阳。

贺正阳伸出食指朝她摆了摆:“NO NO NO,这你就不懂了,自恋的人都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照,这种公开场合绝对是要装逼的,不能那么low。”

沈郁觉得这人的中二病怕是好不了了。

沈郁正跟贺正阳小声瞎扯,忽然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传来,她赶紧闭嘴回头去看。

“王老师!”

过来的人是沈郁高中时的英语老师。

而当时王老师也同时是隔壁贺正阳他们班的老师兼班主任,所以这人他俩都熟。

王老师和记忆中的模样几乎没什么变化,所以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王老师打量了沈郁好一阵也终于认出了她:“沈郁!你怎么回来了?”

当年王老师一向以严厉著称,见天的扒在教室后门门缝上盯他们的自习课。

没想到他们一毕业她就能迅速从以前的人设中抽离,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笑盈盈的老阿姨。

沈郁也挺高兴的:“就是放假回家看爷爷奶奶,顺便来母校看一看。”

沈郁当年也是优等生,还是英语课代表,所以王老师对她印象还是很深的。

看到以前的学生,王老师也挺高兴,拉着她的手臂问东问西。

沈郁一一作答。

王老师听完欣慰地拍拍她的手臂:“那就好那就好,看你现在这么有出息,老师就放心了。你不知道,你高三那年的状态,真是让人担心!”

沈郁怔愣一下,视线不好意思地闪烁了几下。

王老师忆起旧事也不由得感慨起来:“哎,要说我这辈子的教书生涯里最大的遗憾,就是贺正阳这孩子了……”

沈郁有点不安地去看旁边的贺正阳,贺正阳倒是没什么触动似的,只一脸平静地看着王老师。

王老师看看沈郁,轻轻叹息一声,笑着转移了话题:“现在好就行了,要说今天也确实是赶巧了,你还记得苏颖吗?也是你们那一届的,我刚刚在楼下碰到她了呢。”

沈郁很是意外:“苏颖?她来学校干什么?”

王老师想了想:“好像是他弟弟正在办理出国留学的手续,她们一家去年搬到H城,但她弟弟以前在咱们学校念过书,所以这会儿还需要回学校准备些材料。”

沈郁点点头。

大家都从国内跑到海外去留学,她家还住着个来国内留学的海外人士。

可见,留学这事儿吧,也是从自己待腻了的地方跑到别人待腻了的地儿去。

跟王老师又寒暄了几句后,沈郁礼貌地告辞。

沈郁离开教学楼,来到操场上,沿着塑胶跑道绕着操场散步。

贺正阳默默跟着她一起散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绕着操场走到第二圈的时候,沈郁瞥见主席台上站着一个人,她抬眼朝那人看去,发现那人似乎也正在看她。

沈郁心脏急跳了几下,她隐约感觉到那人是谁,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跟她打个招呼。

是苏颖吧,应该是她。

沈郁高中时人缘还行,她对周围的人本能地抱着天然的善意,除非他们做出令她失望的事。

要说沈郁高中生涯里最不喜欢谁,那一定就是苏颖了。

而且说起来苏颖还挺冤的,毕竟她本人从来没做过什么得罪过沈郁的事,两人不同班级,交集也实在算不上多。

可对于一个心思细腻的少女而言,讨厌另一个女生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沈郁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要认真说起来,那其实不是讨厌而是一点嫉妒,根本原因大概也就是因为苏颖能常常名正言顺地出现在贺正阳身旁吧。

苏颖跟贺正阳是同一个班级的。她的长相明艳大气,小小年纪已经很有气质,在一群灰头土脸的高中女生中很出挑。

苏颖长得漂亮家境又好,虽然成绩只算中等,但才艺很多,是一中名副其实的校花。

校花校草同在一个班级,自然十分吸引人眼球,尤其他俩常常一起主持学校晚会或者发表演讲,帅哥美女组合看起来很是登对。

好在同学们偶尔会拿他俩调侃,这两人的状态却过于坦荡自然,倒也没传出什么正经绯闻。

只是,有一次,沈郁坐在教室里无意中朝窗外望去时,看到苏颖和贺正阳并肩从自己窗前走过,贺正阳手里拿了一叠什么材料,正跟苏颖争论着什么,苏颖也毫不示弱地反驳几句,然后两人就这样一路走过去,贺正阳注视对方的神情专注投人,都没朝沈郁的方向看一眼。

沈郁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看起来和谐又养眼。

少女的心莫名被刺痛,她有点烦躁地转转手里的笔,转笔技巧一向高超的沈郁居然把笔转丢了,她无奈地趴到桌子下满世界找那只倒霉的中性笔,好容易找到又发现笔尖被她摔呲了,写出来的字断断续续不成形。

沈郁气愤地把笔甩到一边,都怪贺正阳!

所以此刻,沈郁看着站在主席台上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看她的苏颖,十分犹豫要不要主动去跟故人打个招呼。

毕竟她认出了对方,却不保证对方还记得她。

她问旁边的贺正阳:“是苏颖哎,要不要去跟她说话?”

贺正阳无所谓地耸耸肩:“你想去就去咯!”

沈郁瞅着他,语气凉凉的:“你不是跟人家挺熟的嘛,怎么现在一副不关你事的模样?”

贺正阳似笑非笑地看她:“沈小郁,你说空气里也能酿醋吗?我怎么闻到酸味了呢?”

沈郁气恼地瞪他:“你就说自己想不想跟她说说话?”

贺正阳轻轻叹一口气:“如果我说真的无所谓,你信吗?”

沈郁又瞪了他一会儿,觉得自己也挺没劲的,于是沿着操场继续散自己的步:“那我也无所谓!”

想想自己对苏颖的敌意的确是毫无道理,贺正阳太坦荡,关键是,她自己也确实没有立场去吃这个醋。

等沈郁又绕着操场转了一圈回到主席台附近时,苏颖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郁觉得有点低落,甚至很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去跟苏颖说几句话,毕竟也是跟贺正阳以前有过交集的同学,万一会对贺正阳的魂魄有帮助呢?

不过想到这个,她又犹豫了。

一时也理不清自己究竟想干什么。

他们慢慢走到操场另一侧,那边有几棵高大的银杏树,树旁就是学校的院墙。

这边的地理优势十分明显,院墙另一侧的墙皮剥落得斑斑驳驳的,这一侧又有大树,是一中迟到的学生翻院墙进校门的必选地点。

有一次,沈郁所在的班级正在上体育课,女生要跑八百米,一群人久不锻炼,大都跑得气喘吁吁。

沈郁正跑得呼吸不顺嗓子发疼时,无意中瞥见银杏树上有人正往下跳,吓得她差点岔气。

仔细一看居然是贺正阳。

贺正阳见她注意到自己,笑着朝她挥挥手。

沈郁无奈地白了他一眼,继续跑步。

贺正阳却全然忘了自己是迟到翻院墙进来的似的,跑到跑道内侧陪着她跑了几步,还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她:“喝几口再跑!”

沈郁:“……”

贺正阳的神奇举动惹得其他同学纷纷侧目。

后来还是体育老师冲他喊了句:“那位同学,你不上课在这里干什么呢!”这才把他打发走。

沈郁正盯着那几棵银杏树看,贺正阳忽然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沈郁扭头看他。

贺正阳朝其中一棵树努努嘴:“小郁,要不要爬树?”

沈郁吃惊地瞪大双眼:“我?爬树?”

贺正阳笑笑,示意她过去。

这一侧的院墙比较矮,院墙边上还留有几块砖头和一块大石头,明显是熊孩子专门放在那里的“作案工具”,踩在砖头上用力一攀就可以爬到院墙上。

奈何沈郁臂力有限,身高也有点不够,费了半天劲也没攀上去。

这时沈郁感到有一股温和的力量托住自己向上移动,然后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到院墙上了。

沈郁觉得挺好玩的,也来了劲,站在院墙上顺势爬上一棵看起来粗壮的的树枝,然后在树杈上坐下,两条长腿随意地在空中晃一晃。

暮春的太阳透过繁密的树叶照在脸上,有一点毛茸茸的暖意,四周被蒸腾出一点清新的草木香,沈郁深深吸一口气,觉得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开阔明朗。

“原来爬树是这样的感觉!”沈郁舒展双臂伸了了大大的懒腰,笑得眉眼弯弯,

“嗯!”贺正阳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女孩的眼睛,那里面好像反射了春日暖阳,闪着星星点点的光斑。

贺正阳在阳光下本来就是半透明的状态,此刻沈郁看着他,像是一个清浅的影子,所以他脸色的神态看不太分明。

“沈郁。”

“嗯?”沈郁好奇地回望他,觉得他那张半透明的脸孔上好像带了几分局促。

“沈郁,我从高中开始,心里就没有过别人。”少年不自然地别过眼神,不再看她,声音不大,口气好像还带着几分别扭,但听上去却很坦率。

沈郁忍不住勾起嘴角,轻轻笑了。她转回视线,看向前方。

好像是正好下课了,一些学生从远处的教学楼里走出来,三三两两地去小商店买东西,或是沿着校园林荫路走一走。

她没有看贺正阳,咬着下唇,心底觉得温暖又熨帖。

半晌,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慢慢地说:“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