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男友是条小狼狗小说-吴桐小说阅读

男友是条小狼狗小说-吴桐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4 15:09编辑:哥本哈根

网络经典小说《男友是条小狼狗》,作者网络知名作家“昭素节”,小说中的主要角色是吴桐,作者昭素节的文笔书写流畅,文辞修辞得体,人物形象真实饱满,情节是高潮迭起,不知为啥让人感觉逼格很高。

男友是条小狼狗 第四章猫狗双全

杨桂枝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去外面打听一圈,发现村子里并没有人家丢猫。如此一来,她就更放心地收养小奶猫了。

一家人商量着给小猫取个名字。最后是杨桂枝拍板:“就叫她花生得了。”

吴桐和吴国庆一脸“你高兴就好”的表情,谁也没有反对。

花生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花生虽然是知刚出生不久的小猫,但却是人精。短短几天,就让全家人喜欢它喜欢得不得了。

杨桂枝那么会过日子的人也舍得喂它牛奶喝,吴国庆还试图去河里给它捉小鱼,当然最后被杨桂枝否决了。这么小的猫吃什么鱼?卡着怎么办?而吴桐则是天天抱着花生睡觉。

吴桐家收养了一只小猫,本来是挺让人高兴的事。偏偏有的人就是不怎么会说话。比如说,他们同村的那个吴华他妈王香玉。她甚至当着杨桂枝的面似笑非笑地说道:“老话说,猫来穷,狗来富。桂枝,你可得小心些。”

杨桂枝听了满脸地不高兴,淡淡地回道:“我才不信这些话,穷富是个人的命,跟猫啊狗呀的有什么关系。”

大家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拿话岔开。

王香玉也感觉这话招人不待见了,转而便聊起了自己最骄傲的事——吴华。

吴华年龄比吴桐大两岁,从小学习成绩好,一直是王香玉的骄傲。不过,吴家的几个孩子成绩都不错,因此王香玉的骄傲在吴家面前就没那么有底气。不过,如今让她扬眉吐气的是吴华挣钱多。比同龄的人都高得多。王香玉最近两年最喜欢干的事就是逢年过节时,见到年轻人就爱打听人家的薪水,当然也包括吴桐在内。每每都能让她获得极大的满足。村里的年轻人都挺反感她这一套的。他们私下里还跟吴桐吐槽过。吴桐也讨厌这种做派。

王香玉一说起儿子吴华便没完没了。大家听得耳朵都快长茧子了。只有少部分人出于礼貌敷衍夸赞了几句。

王香玉只夸还不过瘾,就想着拉着别人踩。她先问杨桂枝:“对了,桂枝?你家吴桐这不年不节的回家了,公司领导乐意吗?”

杨桂枝不咸不淡地回答道:“我们吴桐休的是年假,公司领导有什么不乐意的?”

王香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哎哟,那敢情好。吴桐有福气,不像我们家吴华,公司领导重视他,部门也离不开他,想休个假都不容易。不像吴桐这么轻松。”

杨桂枝有些忍不下去,便说道:“说离开不了的都是骗人的,这地球离了谁都能转,公司是人家,可是身体是自个的,该休息就得休息。”

大家一起附和道:“是呀,身体是自个儿的,现在不知道咋了,病越来越年轻化。好多小年轻身体就毁了,多可惜呀。”

王香玉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我可不这么想,那些小年轻整天嚷嚷着累呀累,他们再累能有咱们当年种地累?不就是坐坐办公室打打电脑吗?能有多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就跟我们吴华说了,爸妈这一辈子没啥本事,以后家里就靠你了。我们辛辛苦苦供你念书,你可不能不挣气。你必须得在大城市扎根。”

王香玉的话有人认同有人不认同。这时,王香玉突然想起村里另一个年吴雷,就问吴雷的妈:“雷子妈,你家吴雷还在那啥创业呢?这一年给你寄了多少钱了?”

吴雷妈的脸色有些黯淡道:“寄了一些钱,不过我们老俩口有吃有喝,不用他的。”

王香玉摇摇头道:“要我说,找个大公司好好上班得了,创什么业呀,那是咱们一般人能干的吗?别到时候钱没挣到,倒赔进去不少。”

吴雷妈皱了皱眉头,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便敷衍道:“我们家雷子自己心里有数。再说给别人打工到底是给别人干活,自己当老板也挺好。”

王香玉不阴不阳地呵呵笑了两声。

杨桂枝呆了一会儿便抱着花生回家来了。一回到家里,她就忍不住开始对着丈夫和女儿吐槽这个王香玉:“真受不了这个女人,跟人比了一辈子,年轻人时比男人比公公婆婆,后来就比孩子成绩,现在又比孩子挣了多少钱,接下来该比孙子孙女了。”

吴国庆说:“她那个人就那样,你不用理她。”

杨桂枝气呼呼地道:“我才不想理她,是她先招我的。咱们家养了只猫,她就在那儿说什么‘猫来穷,狗来富’。我呸。”

吴国庆也有些不乐意道:“迷信。”

吴桐也在旁边安慰杨桂枝,“妈,咱们家来了一只猫了,赶明儿再来一条狗,我看她还说什么。”

吴桐本来只是随便说说,结果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杨桂枝就发现她家门口真的来了一条狗。这条狗跟村里的土狗不一样,毛色白中带灰,身上干干净净的。

杨桂枝喊吴桐出来看,吴桐一看这不是哈士奇吗?

她就问杨桂枝:“这条哈士奇是谁家养的?”

杨桂枝想了想,说道:“村里的狗我都认识,没有这样的呀,估计是从镇上跑出来的。”

哈士奇蹲卧在吴家门前,半伸着舌头一直望着吴桐母女俩。

两人也没有叫它进来的意思。

它哼唧了两声,人家仍旧没理会,关上门进去了。

哈士奇心里那个郁闷。

花生隔着门缝,一脸鄙夷地看着门外的傻狗。

哈士奇似乎发现了什么,朝门里叫了两声。

花生哧溜一下跑回屋里了。

哈士奇就这么着一直守在吴家门前,路过的村民见了都会停下来围观一会儿。它一直不走,也没人来认领。

眼看着就到了晚上,吴国庆去关院门时发现这货还在,他想着这狗一天没吃东西了,就进屋去拿了水和剩饭给它吃。哈士奇吃得很欢。一边吃一边朝着吴国庆摇尾巴。

吴国庆也不管狗是否听懂就对它说道:“你吃饱了赶紧回家去吧,别在外面瞎逛了。小心别被村子里的狗咬着了。”

吴国庆喂完狗就回去了,把院门也插上了。

第二天,他们全家本以为这条狗应该离开了。谁能想到,杨桂枝一开院门就看到门前躺着一只血淋淋的死兔子。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吴国庆和吴桐赶紧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吴国庆一看是只死兔子,再伸手一摸,身上还是热乎的,看样子是刚死不久。

“一大清早的,这是谁扔的呀?”吴国庆自言自语道。

这时,就听院墙根处穿来“汪汪”两声。那条哈士奇还没走。

一家三口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吴桐想了想,上前一步,指着死兔子试探道:“这兔子是你咬死的?”

哈士奇哼唧了一声,低了低狗头,仿佛在承认说是自己咬的。

这下,大家更惊奇了。但是他们不相信也得相信,因为他闪都知道,最近些年,山上的野物越来越少了,兔子好多年没人打到过了。而且看兔子的伤口也像是撕咬的,不像是□□打的。再说,村里人也没人去打这玩意。退一万步说,就算人家打了,也是留着自己吃,要真送人,也得正式上门送,哪会直接扔门口。这么一推理,应该就是这条傻狗咬的。

只是这条傻狗送兔子上门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