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让你咬一口》阮遥顾以舟小说在线阅读

《让你咬一口》阮遥顾以舟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0 14:43编辑:哥本哈根

《让你咬一口》小说热推,前来给大家观赏,作者是网络签约作家“陆朝朝”,故事的主要人物有是阮遥顾以舟,故事诙谐幽默,作者君陆朝朝的脑洞大,路子野,人物的三观智商,包括配角文笔啥的都在线的一本小说。

让你咬一口 Chapter 07

顾以舟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她为什么来找他。

她不喜欢低头,也几乎从未求过人,生性使然,也知道这样的性格不好,也吃了不少亏,但她就是不愿意破坏自己心中既定的准则。

“你妹妹今天会来吗?”阮遥问。

“不来。”顾以舟斜眼看了下阮遥,发现她没多大的情绪波澜,也没再接着说。

阮遥轻笑了一声:“你们顾家人还真是个个都很任性啊。”

“以柔在国外,她上个月去国外进修了,一个月之后才会回来。”

阮遥垂下眼眸,道:“难怪了,我就说呢,要是顾以柔在,黎原哪里敢这么嚣张。”

“投靠IN,不去找顾以柔,非要看黎原脸色,怪谁呢。”

“不行的。”阮遥转过脸,很认真地看着顾以舟,道,“凡事都要讲究规则,纪聪聪他被黎原看中是因为他的实力,不是因为别的。”

顾以舟轻轻用指关节地敲了敲桌子,说:“阮遥,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讲规则的。”

她知道,如果她不知道,今天她就不会来找他了。

他从她的眼里捕捉到短暂的失落,一闪而过。

阮遥闷声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和黎原的事的……”

“你不是更应该好奇那天在胡桃里,我怎么会一眼就认出你,知道你要回去找黎原呢?我还知道《IN娱乐》的专访名额给了别人,后来你又去找黎原,彻底把他得罪了。”

她当然好奇!如果得知这些的人不是顾以舟而是别人的话,她一定会刨根问底,但,洞悉这一切的是人是顾以舟,那么一切就都显得没那么不合逻辑了。

他总有办法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这一点都不奇怪。

“我好奇的话,你会告诉我吗?”

顾以舟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牙齿白得发亮,眼里似乎盛满了星光。

“不会哦。”他说。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阮遥气鼓鼓地答:“所以我,一点都不好奇。”

“嘴硬。”顾以舟打了个哈哈儿。

“才没有。”阮遥反驳顾以舟的揶揄,说道,“反正好奇了你也不会说,我才懒得好奇。”

顾以舟又笑了一声:“你说的哦。”

你说的哦……神他妈欲擒故纵。

想来她这么多年来,没怕过谁,也没在谁面前栽过多少跟头,但唯独在顾以舟面前,她就觉得自己脚下的是个无敌巨坑,不论走多少次都会摔得鼻青脸肿,连头都抬不起来。

而且她是真的不争气,明明知道是个巨坑,还他妈跳了一次又一次。

如果继续这样子下去……她怕是会重蹈十年前的覆辙。

阮遥决定不接顾以舟的话茬,反正她今天来找他本来就不是为了搞清楚其他的那些破事的,她单纯为了和IN的合约来,如果能协议解约,那当然是再好不过,毕竟黎原觉得纪聪聪的团队是野鸡,而他们觉得黎原他自己就是只强行加戏的十八线野鸡。

她知道纪聪聪是不可能把事情做绝的,严灿也不是这样的性格,两个人更趋向于给对面保留体面,和对方扯清关系、拉开距离,但绝不会为了所谓的是非争得头破血流。

纪聪聪宁愿拿一百万违约金出来也不想他们再和黎原有什么纠结,但阮遥心里其实和沈卓然是类似的想法。

一百万,白白送给一条狗,凭什么?

最重要的是,她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纪聪聪受委屈,还要赔钱,这一切根本就和纪聪聪没有半点关系。

一年半之前纪聪聪发了一首歌,一炮而红,后来纪聪聪又发了一张数字专辑,反响异常火爆,短短一年时间,纪聪聪就包揽了各大网络门户的C位,话题度居高不下。半年前黎原看纪聪聪是网络新起之秀,势不可挡,亲自登门,谄媚讨好地要和纪聪聪合作,承包他的下一张专辑,当时距离纪聪聪的第一部数字专辑发布才过去没多久,纪聪聪于是就把合作时间推到半年后。

那时候黎原还信誓旦旦地说,IN年度大赏的最佳网络歌手的位置一定是纪聪聪的囊中之物,谁知道他过了没多久就收了不少钱,想着也从纪聪聪那里要点好处,可惜纪聪聪连带他团队里的所有人理都不理他。

前几个月也有几个不错的网络歌手在各大平台上不分伯仲,但和纪聪聪比起来,他们所谓的“创作”不过是东边借鉴一点,西边买一段旋律,写的词更是为了博眼球充斥着三俗色彩,根本经不起推敲。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只有纪聪聪是真的不为了红,不为了讨好任何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在做音乐。

他总是让阮遥登录各大音乐app搜索他歌曲的评论念给他听,阮遥也知道纪聪聪不是那种只要听好话的人,那些评论,不论好坏,阮遥都会说给纪聪聪听。

其中也确实是有一部分的评论会让纪聪聪有所收获,有所进步。这么多年了,从她认识纪聪聪开始,他一直都是这样谦逊和随和。

不像某个人,无敌自负,还超级腹黑。

“黎原的背景很强大,我之前给一个记者朋友发了黎原的料,但是她说,上头不让爆。”阮遥有些沮丧,道,“我也想过跟他正面来,也想过微博见,但是万一他没皮没脸地做出什么对纪聪聪不好的事来……”

顾以舟若有所思:“虽然头很铁,但是人不蠢。”

阮遥气得翻了个白眼,道“我在跟你讲正经的。”

“总而言之,你发现外部道路行不通,所以准备深入敌人内部。”

“这么总结……也没错。”

顾以舟不置可否地呼了口气,他靠在椅背上,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舞台上站着的主持人,眯起眼睛说道:“放心吧,方法总比困难多。”

他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倒他。

就像当初他被临时拉过去做替补选手,在当地的电视节目录制现场,顾以舟在没有任何提前准备的情况下,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提示和帮助,潇洒地完成了别人的任务。

这本来是学生会的一个高二学长被学校委派出去参加的智力答题比赛,高三的学生临近高考,学校没有批准高三学生报名。录制时间是周末,学生会的其他成员便来电视台录制现场观战,谁知高二的学长在来电视台的路上喝了冷牛奶,腹泻不止,录制时间快到了,学长脸色苍白地从洗手间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就又冲进了厕所。

结果,慢悠悠地来到现场准备观战的顾以舟直接被带去了后台的化妆间。

那时她坐在观众席,看见顾以舟站在舞台上,浑身都散发着自信的光芒。如果一个人的脑海里注定有那么几个怎么也忘不掉的瞬间,阮遥想,这就是了。

后座的学姐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顾以舟,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她当时就觉得,如果这漫长的一生中,能触碰到顾以舟的脚跟就好了。

台上的主持人在介绍金环大酒店的历史,其实也没什么历史,才开了一周年,是个非常年轻的豪华酒店。

阮遥道:“做梦都没想到你们家是开酒店的。”

“不是我家开的。”顾以舟说,“我那个没事做的弟弟开的。”

顾以舟有一对龙凤胎的弟弟妹妹,比他小上三岁。

阮遥啧啧两声:“一个在医药界,一个在商业圈,一个在娱乐圈,你们顾家三兄妹可以承包整个产业链了。”

顾以舟咧开嘴,笑得如沐春风。

酒店的总裁没来,顾以舟也没说他弟弟没来的原因,致辞的是顾以舟的父亲,他的母亲是在顾父致辞结束之后和丈夫一起入座的。

顾以舟站起来,顺带把她一起给拉了起来。

“爸,妈。”顾以舟说完,给她使了使眼色。

阮遥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爸妈”,沉住气,大场面得有点模样,她甜甜地弯起嘴角:“叔叔好,阿姨好。”

从顾爸和顾妈的表情上来看,阮遥没有看出半点端倪,是敌是友暂时未知。

她刚说完话,坐在她对面的宋晴也站了起来,她示意身边的男人站起来,尔后对顾爸顾妈说:“顾叔叔、顾阿姨好。”

她用手在桌下拽了男人一下,只看见男人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之后和顾家二老生硬地打了个招呼。

阮遥总觉得,故事一定不会这么平静简单。

顾爸顾妈点点头让几个人坐下,然后阮遥明显感觉到周遭的气场不太对劲。

抬头,她看见顾以舟和宋晴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宋晴看着顾以舟,率先开口:“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顾爸和顾妈的脸色一僵。

阮遥的脑回路很快在线。

原来这顿饭……是这么个意思。

顾以舟微微颔首,道:“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

阮遥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她下意识地握紧手,身体的每一次神经末梢都变得局促不安,生怕遗漏了他的只言片语。

“这位是阮遥。”他顿了顿,说,“是我的女伴。”

宋晴问:“难道不是女朋友吗?”

“不是。”

阮遥突然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虽然他说的是真相,但她不知怎的还是失落得厉害。

她蓦地松开手,发现手心已经被她的指甲用力地按出了深深的印记。

顾以舟侧过脸,目光略过她六神无主的眼睛,他莞尔,轻声说:“我还没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