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作者是唐衣兔的小说-校霸了不起啊唐衣兔小说

作者是唐衣兔的小说-校霸了不起啊唐衣兔小说

时间:2019-05-03 13:03编辑:哥本哈根

今天是劳动节,小编向大家推荐一本好看的小说《校霸了不起啊》,小说的作者是“唐衣兔”,小说的主要人物有姜萌乐毅,书中的剧情可能会存在一点狗血,却会让人感觉很真实,但《校霸了不起啊》却是一部挺好看的小说。

校霸了不起啊 第 3 章

眨眼到了开学。

气温依然很高,农历上已经入秋,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却恋恋不舍,不愿离去。

高中上学时间早,出门时候太阳并不太烈。姜萌走了几步,还是有些出汗,校服的布料不太透气,能感觉到后背湿漉漉的。

书包里背着课本,胸前还抱着一批练习册。昨天学校报到,发了好多东西,都带回来包了书皮,姜萌准备今天一口气带到学校,往后只挑必要的背回家。

手上太忙,不能撑伞,遮阳伞只好塞在书包里,耳朵里塞了耳机,她边走边听网络上下的英语音频。

“今天我们讲奥巴马2014年11月07日的竞选演讲稿《hello, Chicago!》。老师先通读一遍,然后我们逐句解释。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

一辆自行车毫无预兆从后面冲上来,姜萌下意识抱紧书。

对方几乎擦着她的手臂挤过狭窄的巷子。

乐毅骑着他酷炫的山地自行车,绝尘而去。

姜萌将被他带下来的耳机重新塞回耳朵,音频已经过了一段,她走到有树荫的地方,摸出手机来,重新调到开始,然后听着往学校走。

市一中是为数不多还保留在市中心的学校,传统的欧式建筑已经有八十多年历史,外面一条路上种满梧桐。九月,随着树叶飘进校园的还有很多毛毛虫。

姜萌去年到这儿读书的时候,没在意,好几次都是进了教室才发现身上落了毛毛虫。现在她学乖了,没有伞,把练习册竖起来顶头上一样好使。

进教室,同桌吴悠已经到了。姜萌还没坐下,吴悠就激动的指着黑板说,“萌萌,我们这学期还是同桌!”

姜萌顺她的手看过去,原来一早老师已经把新座位画在黑板上,让大家对照着坐。

教室居中的区域基本默认给了班里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姜萌和吴悠两个女生成绩又好又乖,自然受到班主任的厚待。

姜萌桌肚里准备了抹布,人没坐下,先掏出来擦桌子。

吴悠见状立马举起自己桌上的东西,姜萌手伸过去,就顺道把吴悠那半也擦了。

“哎呀,萌萌,你绝对是我的理想对象,将来我们结婚吧。”吴悠家境好,家里人一点家务都舍不得她沾。

先前两人刚做同桌的时候,有天,姜萌吃粽子,发现吴悠一直在看她,于是把剩下一只递过去,“我外婆包的,你吃吧。”

吴悠摆手,“我不会剥。”

姜萌算是见识到了,以后再带东西给吴悠吃,像粽子之类的,都会剥好了给吴悠。吴悠因此戏称,彼此可是一辈子剥粽子的交情。

后头的男生闻声,笑嘻嘻的说,“吴悠你还是别了吧,给追姜萌的男生留条活路。”

不等吴悠回答,姜萌把手往后一拍,“老王给你加的暑假作业,做完没有?快点交过来。”

男生哀嚎一声,“不要哇,我错了!我还有好多没写,你把我名字从名单上划掉吧。”

老王是他们班主任,教英语,暑假时候专门给英语弱的几个额外加餐,昨天就叮嘱了英语课代表姜萌把他们的作业收上来。

吴悠拍手称快。

姜萌飞了男生一眼,“划掉名字是不可能的,多给你半天,下午交过来。”

过了一会,男生凑上来,划拉着手机屏幕跟姜萌说话,“亲爱的萌萌同学,三班有个男生真托我给你情书,还问我要你微信呢。”

姜萌把眼睛转过去,吴悠也三八的停下晨读。

男生嘿嘿一笑,“你看,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现在是学习为主的时候,怎么能乱分心呢。就算心动也不能有行动,有行动要扼杀在摇篮里。至于微信嘛,没经过你的同意,我怎么能随便出卖我们班宝啊。”

姜萌“哦”了一声,反问:“那英语作业你带了吗?”

对方特别上道,立刻说:“没带啊!这不是你提了才想起来嘛!”

“那明天必须带哦。”

男生比了个ok的手势,“一定!”

姜萌回过头来,继续看书,感觉到吴悠时不时看过来。

她秒懂,“你想说啥?”

吴悠嘿嘿,“我知道他说的想给情书的人是谁,你好奇不好奇?”

这个年纪的女生简直是天神的情报员,尤其喜欢收集感情方面的讯息,收完了还要聊,聊了还要分析,简直是乐此不疲。

姜萌撑着脑袋往吴悠看去,“我知道是谁。”她比着口型,说了一个名字。

吴悠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发现的?”

“他已经加到我微信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有原则。

“哇,那他跟你说什么没?真的表白了?”吴悠激动脸。

“我给他推荐了我家最好吃的几种零食蜜饯,告诉他想买有网店,然后把淘宝地址给他了。”

“我去,能不能不要这么现实啊,我知道你家零食特别好吃,你也不要这样伤害少男的心嘛,啊啊啊啊……话说,我一直在等的merci巧克力,你进到货没有,想想就流口水,我想吃好久了啊啊啊。”

“上架了,我还私藏了一些,明天带给你。”

“嗷嗷,好!”吴悠的注意力被带跑题了一下,又很快绕回来,“然后呢?然后告白就这么中断了?”

“对啊!”姜萌理所当然,“正好我给淘宝店新上了一条横幅:高中不谈恋爱,好好学习卖零食。他看到还不懂吗?”

吴悠扶额,正要再说话。

班主任老王进来来宣布了一个月后模拟考准备填分班志愿的事,彻底秒灭了吴悠八卦的激情,一直到放学都没振作起来。

一中比其他高中多一节自修课,大部分学生回家时候,作业都做的七七八八了。

姜萌背上轻了不止一半的书包,顿感身心舒畅。

吴悠家比较远,需要坐公交,校门口上车太挤了,她一般都会跟姜萌走一站路再上公交。

从放学出校门的那一刻,吴悠就已经满血复活了,嗷嗷叫着,刷出一个视频给姜萌看,“你看你看,英才的招生宣传片,到底是市里最好的私立学校,你瞧瞧人家的校服!跟他们比起来,我们身上的这就是块布啊!”

两个小女生,挤在遮阳伞下面看别人家的美轮美奂的校园,和别人家穿着英式校服潇洒面对镜头的帅哥靓女,得出一个结论:这绝对是摆拍啊,这个这个明显开眼角了,绝对是演员啊演员!

不知不觉走完一站路,吴悠舔屏舔的意犹未尽,一抬头,拽着姜萌看前面,“萌萌,那边是不是英才的?”

中心小学三点多就放学,到这会儿操场开放出来给周围人打球。

姜萌望过去,其中一片篮球场上聚了堆男生,穿着刚才视频中英才的夏季校服,白的衬衫、深蓝色领边,果然没有视频里那么笔挺英俊,尤其其中好几个站没站相的样子,还有几个已经换了篮球服在球场上奔驰,校服团在一边,皱的没有样子。偏偏其中也有一个人,一样斜靠在铁丝网上,一样慵懒无所谓,一样的衣服,却被穿出了视频里那种英俊贵气来。

姜萌知道他的名字——乐毅。

乐毅最近都处于低气压,同行的都知道不能惹他。

那天被当做偷内衣贼,最后还靠家里的阿姨赶过去解释,把他从居委会带出来。乐毅长这么大,从没收过这种奇耻大辱。

他就不信了,那真偷衣服的人不会再做第二次。

火得乐毅叫了几个人,几晚上不睡,在周围蹲点,终于抓到了那小子。直接报了警,扭到居委会等派出所的人过来带走。

结果,人抓到了他更气了。

这个人不光是偷内衣,还专偷老头子的内衣,简直变态到不要不要好不好。街道的明明知道情况,也没在通告里写出来,害他背上那种乌龙。

更气人的是,那天居委会里姜萌也在。

他就特意要她看看,这才是真的变态好不好,你起码给个道歉吧。

乐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丫头流露出恍然神色,然后,手一拍,对他深深鞠了个躬:“非常感谢你为社区除害做好事!”

球场上,篮球一飞。

乐毅的目光无意识的跟过去,就看到了那个让他气的咬牙切齿的人。

眨眼到了开学。

气温依然很高,农历上已经入秋,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却恋恋不舍,不愿离去。

高中上学时间早,出门时候太阳并不太烈。姜萌走了几步,还是有些出汗,校服的布料不太透气,能感觉到后背湿漉漉的。

书包里背着课本,胸前还抱着一批练习册。昨天学校报到,发了好多东西,都带回来包了书皮,姜萌准备今天一口气带到学校,往后只挑必要的背回家。

手上太忙,不能撑伞,遮阳伞只好塞在书包里,耳朵里塞了耳机,她边走边听网络上下的英语音频。

“今天我们讲奥巴马2014年11月07日的竞选演讲稿《hello, Chicago!》。老师先通读一遍,然后我们逐句解释。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

一辆自行车毫无预兆从后面冲上来,姜萌下意识抱紧书。

对方几乎擦着她的手臂挤过狭窄的巷子。

乐毅骑着他酷炫的山地自行车,绝尘而去。

姜萌将被他带下来的耳机重新塞回耳朵,音频已经过了一段,她走到有树荫的地方,摸出手机来,重新调到开始,然后听着往学校走。

市一中是为数不多还保留在市中心的学校,传统的欧式建筑已经有八十多年历史,外面一条路上种满梧桐。九月,随着树叶飘进校园的还有很多毛毛虫。

姜萌去年到这儿读书的时候,没在意,好几次都是进了教室才发现身上落了毛毛虫。现在她学乖了,没有伞,把练习册竖起来顶头上一样好使。

进教室,同桌吴悠已经到了。姜萌还没坐下,吴悠就激动的指着黑板说,“萌萌,我们这学期还是同桌!”

姜萌顺她的手看过去,原来一早老师已经把新座位画在黑板上,让大家对照着坐。

教室居中的区域基本默认给了班里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姜萌和吴悠两个女生成绩又好又乖,自然受到班主任的厚待。

姜萌桌肚里准备了抹布,人没坐下,先掏出来擦桌子。

吴悠见状立马举起自己桌上的东西,姜萌手伸过去,就顺道把吴悠那半也擦了。

“哎呀,萌萌,你绝对是我的理想对象,将来我们结婚吧。”吴悠家境好,家里人一点家务都舍不得她沾。

先前两人刚做同桌的时候,有天,姜萌吃粽子,发现吴悠一直在看她,于是把剩下一只递过去,“我外婆包的,你吃吧。”

吴悠摆手,“我不会剥。”

姜萌算是见识到了,以后再带东西给吴悠吃,像粽子之类的,都会剥好了给吴悠。吴悠因此戏称,彼此可是一辈子剥粽子的交情。

后头的男生闻声,笑嘻嘻的说,“吴悠你还是别了吧,给追姜萌的男生留条活路。”

不等吴悠回答,姜萌把手往后一拍,“老王给你加的暑假作业,做完没有?快点交过来。”

男生哀嚎一声,“不要哇,我错了!我还有好多没写,你把我名字从名单上划掉吧。”

老王是他们班主任,教英语,暑假时候专门给英语弱的几个额外加餐,昨天就叮嘱了英语课代表姜萌把他们的作业收上来。

吴悠拍手称快。

姜萌飞了男生一眼,“划掉名字是不可能的,多给你半天,下午交过来。”

过了一会,男生凑上来,划拉着手机屏幕跟姜萌说话,“亲爱的萌萌同学,三班有个男生真托我给你情书,还问我要你微信呢。”

姜萌把眼睛转过去,吴悠也三八的停下晨读。

男生嘿嘿一笑,“你看,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现在是学习为主的时候,怎么能乱分心呢。就算心动也不能有行动,有行动要扼杀在摇篮里。至于微信嘛,没经过你的同意,我怎么能随便出卖我们班宝啊。”

姜萌“哦”了一声,反问:“那英语作业你带了吗?”

对方特别上道,立刻说:“没带啊!这不是你提了才想起来嘛!”

“那明天必须带哦。”

男生比了个ok的手势,“一定!”

姜萌回过头来,继续看书,感觉到吴悠时不时看过来。

她秒懂,“你想说啥?”

吴悠嘿嘿,“我知道他说的想给情书的人是谁,你好奇不好奇?”

这个年纪的女生简直是天神的情报员,尤其喜欢收集感情方面的讯息,收完了还要聊,聊了还要分析,简直是乐此不疲。

姜萌撑着脑袋往吴悠看去,“我知道是谁。”她比着口型,说了一个名字。

吴悠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发现的?”

“他已经加到我微信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有原则。

“哇,那他跟你说什么没?真的表白了?”吴悠激动脸。

“我给他推荐了我家最好吃的几种零食蜜饯,告诉他想买有网店,然后把淘宝地址给他了。”

“我去,能不能不要这么现实啊,我知道你家零食特别好吃,你也不要这样伤害少男的心嘛,啊啊啊啊……话说,我一直在等的merci巧克力,你进到货没有,想想就流口水,我想吃好久了啊啊啊。”

“上架了,我还私藏了一些,明天带给你。”

“嗷嗷,好!”吴悠的注意力被带跑题了一下,又很快绕回来,“然后呢?然后告白就这么中断了?”

“对啊!”姜萌理所当然,“正好我给淘宝店新上了一条横幅:高中不谈恋爱,好好学习卖零食。他看到还不懂吗?”

吴悠扶额,正要再说话。

班主任老王进来来宣布了一个月后模拟考准备填分班志愿的事,彻底秒灭了吴悠八卦的激情,一直到放学都没振作起来。

一中比其他高中多一节自修课,大部分学生回家时候,作业都做的七七八八了。

姜萌背上轻了不止一半的书包,顿感身心舒畅。

吴悠家比较远,需要坐公交,校门口上车太挤了,她一般都会跟姜萌走一站路再上公交。

从放学出校门的那一刻,吴悠就已经满血复活了,嗷嗷叫着,刷出一个视频给姜萌看,“你看你看,英才的招生宣传片,到底是市里最好的私立学校,你瞧瞧人家的校服!跟他们比起来,我们身上的这就是块布啊!”

两个小女生,挤在遮阳伞下面看别人家的美轮美奂的校园,和别人家穿着英式校服潇洒面对镜头的帅哥靓女,得出一个结论:这绝对是摆拍啊,这个这个明显开眼角了,绝对是演员啊演员!

不知不觉走完一站路,吴悠舔屏舔的意犹未尽,一抬头,拽着姜萌看前面,“萌萌,那边是不是英才的?”

中心小学三点多就放学,到这会儿操场开放出来给周围人打球。

姜萌望过去,其中一片篮球场上聚了堆男生,穿着刚才视频中英才的夏季校服,白的衬衫、深蓝色领边,果然没有视频里那么笔挺英俊,尤其其中好几个站没站相的样子,还有几个已经换了篮球服在球场上奔驰,校服团在一边,皱的没有样子。偏偏其中也有一个人,一样斜靠在铁丝网上,一样慵懒无所谓,一样的衣服,却被穿出了视频里那种英俊贵气来。

姜萌知道他的名字——乐毅。

乐毅最近都处于低气压,同行的都知道不能惹他。

那天被当做偷内衣贼,最后还靠家里的阿姨赶过去解释,把他从居委会带出来。乐毅长这么大,从没收过这种奇耻大辱。

他就不信了,那真偷衣服的人不会再做第二次。

火得乐毅叫了几个人,几晚上不睡,在周围蹲点,终于抓到了那小子。直接报了警,扭到居委会等派出所的人过来带走。

结果,人抓到了他更气了。

这个人不光是偷内衣,还专偷老头子的内衣,简直变态到不要不要好不好。街道的明明知道情况,也没在通告里写出来,害他背上那种乌龙。

更气人的是,那天居委会里姜萌也在。

他就特意要她看看,这才是真的变态好不好,你起码给个道歉吧。

乐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丫头流露出恍然神色,然后,手一拍,对他深深鞠了个躬:“非常感谢你为社区除害做好事!”

球场上,篮球一飞。

乐毅的目光无意识的跟过去,就看到了那个让他气的咬牙切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