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快穿之拯救行动主角叫什么-主角是叶子涵的小说

快穿之拯救行动主角叫什么-主角是叶子涵的小说

时间:2019-05-01 16:34编辑:哥本哈根

这是知名网络作家“齿轮的意义”的一本经典好书《快穿之拯救行动》,书中故事的主要角色有叶子涵,作者齿轮的意义的文字语言诙谐幽默,文笔细腻生动,给读者们描绘了一个独特奇妙的世界,请点击一下,进来看看吧!

快穿之拯救行动 打着真爱伤害他人的人①

“嘶……”

叶子涵从转送中恢复意识,突的感到头上传来一阵阵隐形的抽痛感,叶子涵意识到他这是被打了,或者是这次需要帮助的原主被打了。

“我的儿,你可算是醒了。”坐在床边上的一贵妇人眼含着泪水,见叶子涵终于醒了,手轻轻触碰他的头关心道:“可还疼不疼,真是担心死阿娘了。”

“阿娘,你别哭了,儿子没事的。”叶子涵身子习惯性的往妇人怀里伸移过去躺着,小手拉着妇人的大手玩着,奶声奶气的劝慰。

“我的儿呀,阿娘是知道委屈了你,可是子涵你别再跟你大哥做对了,你要懂得藏拙让着你大哥,不然继续下去你我在府的日子会更难过的。”

作为一个母亲来说,自己的孩子天生聪明伶俐,做母亲的是能不开心吗?

可是王府里,王爷都只顾着宠他那个觉得是委屈了的心肝宝贝---侧妃李莹莹。

她虽说是一个破落官家小姐,可从来都不曾奢望嫁给什么厉害的官家子弟,她只希望能嫁给一个能和举案齐眉的相公,哪怕他是一个穷家子也无所谓。

可曾想到,她自己会被王爷看中,嫁给王爷后就开始了她的噩梦。

原来王爷让她做这个王妃,是为了不让他心爱的侧妃李莹莹受到伤害,他怕一旦迎娶的是高官大臣的女儿,他心爱的女子就会受到迫害。

刚好她出现,他就想到只要迎娶她这个官家破落家的小姐,他就有能力护着他心爱的女子,不怕他的白月光受到委屈,不怕岳家有什么不满?

所以她这个整儿八经的迎娶回来的正妃是一点权力都没有。

自从她有了孩子,府里上下都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都恨不得她跟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徜若不是太后看她实在可怜,帮她警告过王爷跟侧妃。那她和孩子早就别想活在世上,她怕她的孩子太聪慧,会让那些人不肯再放过他。

叶子涵愤慨的撇撇嘴,把头埋在妇人的怀里,良久才听到他闷声闷气的说:“阿娘,明明我才是父王的正经嫡子,可父王眼里从来就没有我,只有那个欧阳才询才是他的宝贝儿子。”

妇人抱着叶子涵一阵难过。

“子涵,是阿娘对不住你,都怪阿娘不得你父王的宠,还连累让你从小就受尽府里的委屈与刁难,一切都怪阿娘啊!”

叶子涵不知从何起安慰这个一直深受不公平地位的妇人,只能一遍一遍的说。

“不怪阿娘的,不怪阿娘的……”希望能以此减轻她的心理负担,让她不再自责下去。

“可是子涵,哪怕阿娘说的话你不爱听,但你还是听阿娘的劝吧,别再惹你大哥让你父王生气了,不然你父王会打死你的。”

妇人慈爱的眼神加上语重心长,让叶子涵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别觉得阿娘大惊小怪,那是真的,只要你大哥不舒畅,你父王真的会打死你的,谁让你大哥是你父王跟他心爱的侧妃所生的,所以,子涵你就乖乖听阿娘的话,别再惹你大哥了好不好?听阿娘的话,别再惹你大哥了。”

明明是王府嫡子,可她的孩儿反而却要给侧妃所生的儿子让位,想到这柳如丝就一阵心酸心涩与为儿子心疼不已。

“儿子知道了,不会再让阿娘你担心的,不过,阿娘,我肚子饿了。”

柳如丝起来这才想到儿子昏睡了一天还不曾吃东西呢!

“子涵,你这会该是饿坏了吧,你等着啊,阿娘这就出去让人给你拿吃的来。”

“嗯。”

叶子涵肚子是有些饿了。

待柳如丝让人传膳食进来,两人食用过后。

叶子涵就好不容易把柳如丝劝回去休息,等到这会儿,叶子涵才有时间认真好好的打量着四周,并为接下来作打算。

原主欧阳子涵是大宇朝一个带着一丝丝血缘的宗室子弟,他的父王是楚王欧阳杰,他这个身体的母亲虽说是王妃,但在府里是一点权力的都没有,堂堂正正的王妃和王府嫡子的日子,居然过得比一个妾室还不如,而府里上下全都由侧妃李莹莹做主。

原主欧阳子涵哪怕是楚王府嫡子,可从始至终都得不到来自那属于父王的关爱?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嫡子,为什么他父王就这般的不待见他,明明知道府里下人对他跟母妃的各种的挤兑等,他父王还是示弱无睹一样任由那些下人继续欺负他们母子。

再加上跟自己行成显明对比的大哥欧阳才询却能得到父王的重视与关爱,日子已久欧阳子涵他就更加羡慕嫉妒。

他不懂,他明明是嫡子,为什么要得到如此恶劣的处境与待遇?那欧阳才询只不过是侧妃所生的庶子,却偏偏得到了父王的宠爱。

他的那个大哥,成年在娶了公主当上了驸马爷后,更是打着真爱的名义,死活是要闹着要跟一个女支女在一起,说那才是他的真爱,现在他的真爱有了他的骨肉,肯定是不能再委屈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还劝楚公主要大度接受她。

公主肯定是不肯的,驸马爷本就不可以纳妾,他违反了规定,还想让她委屈自己去接受一对奸夫□□,没把他俩人一起赐死都已经算是恩赐了。

怎料欧阳才询知道公主想害死自己的真爱,就跑去拦着并且还大声说出来说,如果他的解语花和孩子死了,那他也不要活了。

那公主可是皇上的嫡女,从小在皇上与皇后还有太子三大巨头的宠爱长大的,驸马爷敢当众打她的脸面。

人家公主可不管你是不是宗室亲王,只要敢丢她的脸,她肯定是不会饶过王府的,果然一纸告到圣上那里,圣上下旨抓了楚王府一众人等。

原主原来没有想到的,是最绝望的,他一直避让忍让的人居然不是亲生的兄长,是他父王为了不让侧妃崩溃,在侧妃生下死胎时替换的,可惜他父王没想到,他一直也没能和侧妃再生下属于他们孩子。

到了有生命危险了,他和那欧阳才询两人之间,他父王依然选择了让欧阳才询保命,而他这个明明才是亲生的,反而要被他那自诩是情圣的父王所牺牲。

那时原主心里就清楚地知道了,在他父王的眼里,哪怕他是他的亲生骨肉也抵不过欧阳才询,想想就真令人心寒的可笑。

到最后,他们最亲的人不为他和母妃着想,不为他们的不知情而求情,反而为他跟他母妃求情的就只有公主,只因他和母妃平日里和公主见面相处还是不错的。

就凭上这一个理由,原主就已经是很感激公主的。

公主虽说有些任性,但心底还是善良的,只是好的人遇不到好的良人。

哪怕她是公主,也只能在公主府里孤独终老,这一生怕也是毁了,原主在心底里是真心替这个公主所不值的。

这次会受伤,也是因为欧阳才询回答不上夫子出的题,而原主答上了,这让一向傲世轻物,总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的欧阳才询不满了,疼若珠宝的儿子不开心,那自认是好父王的人当然会过问了。

这不,一传原主过去,一进门就一杯子招呼扔到他的头上,并责骂原主不懂得尊重兄长,不应该抢哥哥的风头等一堆训骂。

原主再次被自己父王,如此偏爱大哥刺——激到加上额头有伤,这个只有八岁的原主就昏了过去。

把人随便抬回房请了大夫后就不管了,只有原主的阿娘亦就是刚刚的妇人柳如丝在身边照料。

----我是可爱分界线----

“子涵,你父王这番让人唤你过去,你可别……”柳如丝担忧的望向叶子涵,她怕这孩子一急起来又会跟王爷犟嘴,到时恐怕又该是一顿板子打。

叶子涵知柳如丝所忧愁的是何事,只能笑吟吟的笑道:“阿娘,你就放心吧,儿子经过此事已经长大懂事了,不会去跟父王犟脾气的。”

“我儿长大懂事了,是阿娘委屈了你。”说着柳如丝又再次痛恨自己没能给儿子一个好的环境长大,心里更加加深了她对王爷跟侧妃他们一家子的仇恨。

本来他们这样对她,她是无所谓了,可是这样对她的孩子,她就忍不了,可她手中无权无势,就算张报复也行不通,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下去。

叶子涵擦擦她脸上的泪水,道:“阿娘从来都不曾对儿子不好,反而是儿子从小太过调皮引得阿娘伤心担忧流泪,都是儿子的错才是。”

柳如丝听了一阵感动喜从悲来道说:“我的子涵……”

“阿娘,儿子长大了,从今往后儿子会好好听话,再也不惹阿娘伤心了。”叶子涵笑嘻嘻的投好认乖保证道。

“我儿真是长大了,都会懂得疼阿娘了。”柳如丝点头微感慨着,随后想起王爷还在等着叶子涵过去,说:“别让你父王等久了,你快先过去书房见过你父王,再回来这儿陪阿娘用膳。”

叶子涵夸张的说。

“我最爱阿娘这里饭菜了,阿娘要记得等我,别一个人偷偷先吃了。”

说完了就跑了。

“这孩子……”

叶子涵一路跟着小厮来到他那所谓父王的书房,并无机会好好欣赏这府内的风景。

站在书房外侯着的小厮眼高于顶,见着叶子涵来了很是不屑,用着嘲讽的语气招呼道:“哟,二少爷你来了,可真是不巧了,刚刚大少爷来了,现在正在和王爷说着话呢,不然二少爷稍等一下。”

叶子涵也懒得跟他们这些奴才的态度发脾气,毕竟他和他母妃因不受宠,多年来,他们母子俩遭府里白眼的不知有无数回了。

他气也是气过了闹也是闹过了,可是转眼,这些奴才还不是依然如此见风使舵,自己反而是生生的给他们增加了笑料。

既然都这样,他还不如放开些让自己好过些,不然气坏了自己也是不划算的。

叶子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不紧不慢道“你进去告诉父王一声就说我来了。”

“二少爷你这是没听到小的刚说的吗?王爷他正在与大少爷商量大事呢。”小厮蔑视道。“奴才劝二少爷还是先别进去打扰的好,倘若王爷欧阳杰或大少爷冲二少爷你发了脾气可就不好了。”

“我虽在府里不受宠,可到底,我还是你们这些奴才的少爷主子,是父王的嫡子,所以,”

叶子涵凝视着他,语气平缓道:“这禀告,你是去?还是不去?”

被叶子涵盯得怪不得劲的,小厮只好应下,阴阳怪气道。

“奴才知道了,二少爷,奴才现在就进去问,请我们尊贵的二少爷稍等片刻。”

片刻那小厮就出来了,道:“二少爷,你里面请吧!”

叶子涵一走进去,就瞧见本来还在那说说笑笑说得好不欢畅的两人,似乎看到他进来,声音就停了下来,齐齐转过来看向他。

叶子涵拱手弯腰道:“子涵见过父王,见过大哥。”

欧阳杰瞧着这个他一向都不喜欢的嫡子,脸色有些不好,说:“嗯,起吧。”

“二弟,这是伤好了?”欧阳才询轻视的问道。

叶子涵莞尔一笑说“劳父王跟大哥关心,子涵的伤已经好了。”

欧阳才询一副我是为你好的说着:“二弟,你都长大了,你上次怎还能如此惹父王生气,这该是你的不是?”

欧阳杰听到大儿子教训这个不成器的嫡子也不生气,反而还是一脸赞同的神情。

庶子可以教训嫡子,他可还真的见识到了这王府的规矩了。

“大哥你教训的是,小弟领教了。”

叶子涵从容的向欧阳才询回敬一副受教的作揖。

欧阳杰说:“既然知道错了,下次就别要再犯,多向你大哥学习学习,别一天到晚知道闯祸,没事的话你就先退下。”

果然,莹莹为本王所生的孩子就是如此深明大义,有兄弟之情。

“是。”叶子涵说:“子涵知道了,那子涵先告退了。”说完转身就走。

叶子涵对这父子算是彻底无语了,明明是他们自己的错,不仅把人打伤了躺床上几天,还反过来教训这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