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快穿之拯救行动小说-叶子涵小说阅读

快穿之拯救行动小说-叶子涵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01 16:34编辑:哥本哈根

假期又到了!大家高兴吗!《快穿之拯救行动》小说送给大家,小说的执笔人是“齿轮的意义”,小说的主要角色有叶子涵,作者齿轮的意义以比较现实的手法来描写书中所展现的故事,你们猜猜,接下来的故事会是怎样的?

快穿之拯救行动 打着真爱伤害他人的人④完

时间很快就过到成婚的第二天凌晨。

若清从叶子涵怀里醒来时,就觉得身上很是酸软无力,下身虽然还是有点不适感,但也没有昨晚开始事那般难受了,看来是驸马帮她清洁上药了,回想昨晚跟驸马做那个时若清脸上红通通的。

“嗯……”察觉到怀中人已经醒了,叶子涵也睁开了双眼醒来。

若清害羞的呐呐唤了声,“夫君,你,你醒了。”

“嗯,醒了。”叶子涵说着还揽住若清亲了口的额头。“昨夜辛苦了你。”

“哪里,哪里会……”若清越说越低声细语。

叶子涵揉着她的发丝笑着,“傻女孩。”

“我,我已经不是女孩了。”若清不依的小声嘟囔着

这下叶子涵笑意更加深了,在她耳边她调笑道:“公主你是不是女孩,臣昨夜就知道了。”

若清羞赧的低下头,“你,不害羞……”

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时,若清怪不自在的,只好红着脸把头给低下去,不好意思去看他那双明显带着笑的双眸。

在他的面前,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只是一个奢望与自己的夫君能恩爱两不疑的平凡女子。

见她害羞得想把脸给埋起来,叶子涵只好不再故意去逗她了,“你要再睡会吗?”

“该起来了,况且今日早上还要去楚王府见你阿玛跟额娘呢。”说着若清就起来唤来守在门口的宫女进来侍侯。

瞧着收拾完,外头时间还尚早,于是叶子涵和若清用完早膳后,才慢悠悠的从公主府出发去楚王府。

“若清,我父王跟那侧妃那边如果说了什么浑话的,你也别管。”叶子涵握着若清的手嘱咐着。“劝当他们疯言疯语得了。”

若清明媚的娇笑道:“难道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驸马,你别忘了,我是公主,他们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

叶子涵捏着她的鼻子,扑哧一笑,道:“你呀,你是不清楚他们的?”说着指着自己脑子。

“脑子不好。”若清快言道。

叶子涵大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我虽然是主动过去见他们,可他们见到我可是要行礼的。”

“那也行,主要我这个嫡子,跟他们感情挺恶劣的,现在又娶了你这么一个貌美如花身份高贵的公主,他们指不定心里有多不舒服呢。”叶子涵皱着眉跟若清解释一下他们的情况,道:“我是无所谓了,可惜了母妃她,她在王府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

若清伸手去抚摸他的眉毛,道:“驸马,我不喜欢你皱眉,若驸马你实在担心母妃的安危,那我们亦可把母妃接到公主府里孝顺。”

叶子涵望着她嘴角扬起些微笑意,伸手握住她那手,道:“好。”

“不准备离开,你们这些狗奴才,还在那里傻站着,全部还不赶快给我把他们给拦下来。”李莹莹生气的指挥着那些栋在那里的奴才。“他出去了你们都得死!!!”

“……”那些奴才你看我,我看你的对视,准备上前。

“你们要是敢拦,我现在就让你们死在原地。”

抱起还在已经昏了过去的若清,叶子涵浑身冒着寒气,咬牙切齿的对面前的李莹莹几人说道。

一听叶子涵抛下的狠话,还有接触到他那阴狠的眼光与手持剑的侍卫,那些奴才纷纷后怕的退后让出一条路。

他来到这里后从来没这么痛恨过人,但他现在真的是想杀了他们,“侧妃娘娘,如果若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半点损失,儿子绝不轻饶,母妃我们走。”

柳如斯看了眼侧妃几人两眼,最后因为担心儿媳妇跟肚子里的孙子,柳如斯还是咬着牙跟了上去。

“放肆,一个死贝戋种居然敢吼我们,还说什么不放过我们,简直是太放肆。”李莹莹被叶子涵那句放出来的狠话给气坏了,嘴里也不受控的把她内心一直想要说出来的心声给道了出来。

“母妃,现在是我们怎么办啊,皇上知道了会杀了我们的。”

欧阳才询简直是急坏了,现在他们把公主给害了,这可怎么办啊?

“走,我们去等你父王回来。”

--公主府--

叶子涵一路抱着若清赶回公主府里,让刚走出来的高嬷嬷吓坏了,“哎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公主这是怎么啦。”

叶子涵也顾不得去跟她解释了,把若清放在他们的床上,急着大喊高嬷嬷,“嬷嬷,快去看一下太医到了没,快去。”

“好好好,奴婢这就去。”高嬷嬷也知道这时不是追问的时候,她干脆跑到外面看太医来了没。

高嬷嬷刚跑到公主府门口,就看到太医从马车上下来,她三步并两步把那太医拉起来跑,“太医,太医你快点,看看公主

,快点看看公主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事?”

太医也不多说跟着高嬷嬷跑了起来。

叶子涵看到太医来了,忙让出一个位置让太医帮若清看。

太医诊了一下脉,看了一下若清的双眼,拱手:“驸马爷,孩子的话请节哀,公主肚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公主因为惊吓,所以导致现在还在昏睡当中,只要人醒过来,再细心照料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

“公主没事就好。”虽然听到太医说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叶子涵很是失望难过,但能知道公主没事,他也就放心了。

“那臣先告退。”

叶子涵点头,“这次麻烦太医了。”

叶子涵双目盯着还在昏睡中的若清,双手抓着她的手放在嘴边久久沉默不语。

趁着这空,高嬷嬷赶紧问出他想要问的事:“驸马爷公主不是过楚王府那边找你的吗?怎么会,怎么会突然晕倒,然后失去了孩子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那时在跟母妃聊着,当我奴才通报公主过来找我,然后不知道怎样,公主与侧妃他们产生了矛盾和挣扎昏倒了,我赶过去时,公主已经躺在地上了。”叶子涵握着若清的手回答。

“奴婢可怜的公主啊,怎么会遭这个罪呀?”高嬷嬷伤心的哭了。

她没有孩子,从来都把公主当成她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公主突然遭这个罪,她简直是心痛坏了恨不得替她来承受这个罪。

她想到楚王府他们把公主弄成这样的,她就恨不得把他们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再把他们丢去喂野狼野狍子

“驸马爷你可不能因为他们是你的亲人,你就就这样原谅放过他们。”高嬷嬷提醒道,虽然从平时相处的时间里,知道驸马爷跟那帮人关系不是很好,但她也怕驸马爷因为是亲人一时心软放过他们。

“嬷嬷,你放心,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放过他们。”叶子涵冷冷的说到,想到就是因为侧妃他们的原因,他和若清的孩子才会没有机会出生就这样没了,他自己也是绝不饶过他们。

“那就好,绝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这事一定要告诉万岁爷跟皇后娘娘。”

两三个时辰过去了,叶子涵一眼也舍不得离开的守着。

“嗯……”床上的人儿终于开始有动了。

“若清若清,你终于醒了。”

“孩子,我的孩子。”若清摸着自己已经平扁下去的肚子,若清竭尽嘶力的喊着:“夫君,我们的孩子呢,怎么会没有了。”

“若清,你别着急别激动,先听我说。”看着若清因为孩子的事这样激动叶子涵心里是一阵心疼跟难过,可是现在安抚若清是最重要了,他不能连若清也失去。“孩子已经没了。”

“啊……”叶子涵死死的抱紧若清,若清听到孩子已经没有了双手狠狠的抓着叶子涵痛苦拼命的嘶喊。

抱着若清的叶子涵红着眼,“若清,你别这样,我们的孩子不会希望自己母妃这样的。”

都怪他,是他还没出手处理那些人,才会害得他和若清的孩子都没有了,一切都怪他,都怪自己太过自负了,自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

叶子涵用手托起她的头,看着她那哭的狼狈的脸哭红肿了的眼睛,声音嘶哑的问:“若清你先你别哭,你告诉我,你过那边是来找我的,怎么会突然和侧妃娘娘他们挣扎起来了呢?”

说到这个问题,若清就一阵愤恨一阵恨意,如果,如果不是他们,她的孩子就不会没有机会出生,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没有机会出来叫她一声娘亲,都是他们,都是怪他们。

“夫君,我过去找你时,我发现了他们一个大秘密。”若清微微抿嘴道出她偷听到的。

“你是发现了什么秘密,让他们如此不顾你的公主身份。”叶子涵疑惑的问道。“非要拦着你不可。”

若清说出这个令她失去孩子的信息:“我听到他们说,你那个大哥欧阳才询不是侧妃亲生儿子,原来,原来当年侧妃生的是死胎。”

“怪不得他们顾不得你公主的身份也要把你拦下。”叶子涵闻言一愣,他没想到若清偷听到的居然是这件事。

“就是被他们发现本宫在一旁偷听到了,他们才不肯放我离去。”若清的轻蔑说着当侧妃李莹莹发现自己偷听到时那个表情。

“他们肯定不乐意放你走,一旦你离开了,以你的性子肯定会进宫告诉皇上的。”

“就因为这样,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没了,他还差几个月就可以来到这世上的,”若清哽咽的抹着泪,红着双眼,手疯狂用力的拽着叶子涵,哀求道:“夫君,我们不要放过他们,我们要为我们还没来及看过这世上一眼的孩子报仇啊,夫君……”

“好,我都答应你,为我们的孩儿报仇。”叶子涵用手抹去,她那因为仇恨想要着要疯狂报复的激动而流出的泪水。

“绝不放过他们,夫君,我们现在就进宫把他们的事告诉皇父王皇母妃。”若清说着便想要挣扎下地去皇宫。

叶子涵赶紧把她给揽住,道:“你刚小产,不可以下床乱动。”

若清拽住他,抬头指责的问道:“你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还顾念着他们是你的亲人就不想为我们的孩儿报仇了,你说啊!”说到最后若清疯狂的大喊。

叶子涵一把抱住她,不让她继续激动下去,安抚的轻拍她的背,道:“不是的,我等会就去,就去宫里,害了我们孩儿的仇人我同样也不会放过的。”

若清双眼瞪盯着他,似乎不敢相信,道:“真的?”

“真的,我等会就进宫。”叶子涵点头。

确定若清睡过去后,叶子涵才离开他们的主院。

“子涵,公主的孩子是,真的没了?”本来在院子里不安走来走去的柳如斯看到叶子涵出来,上前问道。

“母妃,我跟公主的孩子没了。”叶子涵沉痛的点头确认。

“这都是些什么事嘛。”柳如斯一听公主肚子里的孙子或孙女是真的没了,一阵难受。

叶子涵盯着他母妃,道:“母妃,侧妃娘娘他们把我的孩儿给弄没了,我就没必要对他们客气了。”

“可是,他们……”

“母妃,你难道还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吗?”叶子涵反驳的问道。

柳如斯摆摆手,道:“随你,母妃听你的。”

“母妃,谢谢你。”

柳如斯笑了,道:“傻孩子,我是你母妃,支持你是应该的。”

“以后我和公主会更加孝顺母妃你的。”

柳如斯笑着点头。

叶子涵来到门口,刚准备上马车进宫面圣。

“子涵。”楚王爷欧阳杰赶到见叶子涵要坐马车,估计他是想进宫面圣,于是连忙上前拦着。

叶子涵冷冷的瞥了一眼欧阳杰,淡淡说道:“让开。”

“难道你想为了你那个还没出来的孩儿,把咱们整个楚王府拉进去陪葬不成。”欧阳杰质问道。

叶子涵神情冷淡的说:“那是你亲孙儿。”

“那只是一个不知道还会不会长大的孩子,孩子你们以后再要就是了。”楚王爷欧阳杰不屑一顾,继续劝道:“你要想一下你母妃,你母妃柳如斯可是本王的正妃。”

“呵,你现在就想起我母妃是你的正妃了?”叶子涵目光阴冷的盯着欧阳杰,也不再继续跟他废话了,直接挥手让士兵上前把欧阳杰给拉开。“母妃就不劳楚王爷你费心了,我和公主会孝敬的。”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好一个楚王府,好一个楚王爷,好一个侧妃。”听了叶子涵的话,皇上气的把身边的一个茶杯用力的扔在地上,深吸一口气平稳了情绪,脸色阴沉的道:“来人,把楚王府一干等人给朕压回来。”

楚王府的侧妃真是好样的,居然用一个卖来的卑贱的汉民之子来冒充他们满人高贵的血统,简直是太好样了太罪该万死。

“皇后娘娘驾到。”

“宣。”

“臣妾参见皇上。”赵皇后从外面进来,性子急道:“皇上,臣妾听宫里人说若清肚里的孩儿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让子涵给你说。”

“臣子涵见过皇后娘娘。”叶子涵跪拜。

赵皇后见到本来应该在公主府内照顾流产的若清,阴沉的问道:“子涵,你给本宫解释一下,若清怎么突然就流产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子涵望了眼皇上,然后就如实的说出导致这次若清流产的真相。

“什么?简直是太放肆,偷换皇室血脉,被公主发现了居然还想扣押公主,谁给他楚王府的胆子?”赵皇后一听原因,马上被气得面色铁青大发雷霆,道:“皇上,你一定要为臣妾那可怜的若清做主啊!”

赵皇后只要一想到她那可怜的若清,她的若清怎么如此命苦啊!都怪她同意了万岁爷跟她说的这门赐婚,如果换成的是另外一个人做驸马,哪里会有那么多无端端的事故,还连得孩子都没有保住。

赵皇后一想到她的若清所受到的这些伤害全来自楚王府的,她想要杀了楚王府那些人的杀意跟怒意就忍不住。

等侍卫把楚王府的人全部扣押到御书房。

皇上打量着跪在地上的欧阳杰众人,呵斥道:“欧阳杰,你可知朕把你一家人等押来是为何?”

欧阳杰低声道:“因侧妃还有犬子才询不小心害得若清公主流产。”

“这只是其一。”皇上又反问跪在欧阳杰身边的侧妃李莹莹,“那侧妃,你认为这其二是为何?”

低着头的李莹莹听到皇上的问话,怔怔,“臣妇不知”

“哦,”皇上神情淡漠的玩弄着手中的扳指,突然画风一转把一个杯子从上方扔下,扔到李莹莹的耳边,还差那么一点就到李莹莹身上,怒急反笑,“好一个不知道。”

被吓一跳的李莹莹神情有些恍惚的,道:“皇上,臣妇确实是不知道万岁爷你说的是何事。”

其实李莹莹现在很确定皇上说的是何事,只是她不能主动出来承认。

“你不清楚,朕瞧着侧妃你清楚的很呢!”皇上似笑非笑的讽刺,“十六年前,你换来民间小儿好来巩固你那楚王府侧妃的地位。”

“万岁爷,那么短的时间的,想来忘了也是不可能的。”赵皇后坐在一旁讽刺性的补刀,目光阴狠冷冷的瞥了眼她。“毕竟今日还在回忆呢!”

“臣妾……”李莹莹。

“皇上,这不关莹莹的事,”欧阳杰怕皇上把一切都怪罪到心爱的女子身上,连忙颤抖的把一切罪行往自己身上揽。“换子是罪臣做的,当时莹莹所产下的乃是死胎,罪臣恐她会伤心直至,罪臣不忍才会让人从民间买来一子来作我两的爱子,实质今日才会犯下如此逆天大祸,只是罪臣不曾想到莹莹居然知道了此事。”

“王爷……”

“父王……”

欧阳杰恐大儿子委屈,赶紧劝慰道,“才询,就算你不是父王的亲儿子,可是在父王的心中你就是亲生的。”

“对啊,才询你在母妃的心中不是亲生儿子但比亲生的感情还深。”李莹莹毕竟和欧阳才询相处了十几年,哪怕不是自己亲生的,也是有感情的,突然的母爱让她苦苦的磕头哀求道:“皇上,皇后娘娘,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你们放过才询吧,一切的一切都是臣妇的错,请你们放过才询吧,臣妇求求你们了。”

“母妃。”

“够了,朕不是让你们来给朕表现你们一家情深的。”对于欧阳杰这一家子很是歪腻,皇上瞄了一眼叶子涵,问了一个恶趣味的问题,“欧阳杰,朕问你,两个儿子只能活一个你选才询还是子涵。”

欧阳杰看了眼与他跟侧妃情深,却没有血缘的养子才询,又看了眼神色冰冷一点情绪都没有,且与他关系恶劣,屡教不改的亲子子涵,有这样的儿子还不如没有好呢,才询身上的优点一点都学不到的孽子。

“罪臣选才询。”

“哦,确定了?”皇上往叶子涵的方向望了眼,见叶子涵没有丝毫意外,有些不确认的再问一次。

“罪臣选才询,才询是一个孝子,一直以来对罪臣和罪臣的侧妃都很孝顺,至于子涵,虽然是罪臣亲子,但有他还不如没他。”

赵皇后看着叶子涵,都开始替她若清的驸马心疼了,居然有这种不靠谱的父王。

“那朕就允许欧阳子涵与欧阳杰一家断绝关系,再无瓜葛。”

“万岁爷。”赵皇后着急了,万岁不会真的是想把若清的驸马给砍了吧!

“别急。”皇上对赵皇后摆手道。

“臣恳请皇上,一同把臣的母妃分出来,让母妃与其和离。”叶子涵拱手道。

“准。”皇上挥手示意身前的太监开始宣布旨意。

“楚王爷欧阳杰企图混乱王府血脉,谋害宝玺公主至其流产,此等罪行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即日起推至午门斩首,钦此。”

“楚王爷侧妃李莹莹企图混乱王府血脉,谋害宝玺公主至其流产,此等罪行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即日起推至午门斩首,钦此。”

“欧阳才询以贱民之身冒充王府之子,谋害宝玺公主至其流产,此等此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重打50大板,即日起扁为庶民,逐出京城,此生不允踏进京城半步,钦此。

“楚王妃柳如斯,量其不知情,shu其无罪,恩赐其准与楚王欧阳杰和离,从此各不相关。”

“楚王府嫡子欧阳子涵,揭露真相有功,特赐封为郡王,赐封号秦,钦此。”

等宣旨完,欧阳杰李莹莹欧阳才询一脸死气的,就被拉出去。

“子涵,若清现在小产,心里指不定是在难受,你快回去好好照顾她。”见这楚王府一家子都有报应了,赵皇后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叶子涵想起正在府内等着自己的若清,神色柔和道:“是。”说完就退出了御书房。

第二个世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