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撩了大佬之后我软了》陆悠悠段修远小说在线阅读

《撩了大佬之后我软了》陆悠悠段修远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6 16:14编辑:哥本哈根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网络文学大家“时星草”的最新创作的新书《撩了大佬之后我软了》可以开始看了,故事的主人公是陆悠悠、段修远,作者用老练而成熟的手法给我们描写了一幅动人的画卷,让人遐想连篇。

撩了大佬之后我软了 第 1 章

“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你才能答应和平分手。”对面传来一声轻蔑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陆悠悠停顿了几秒,这才缓缓的掀起眼皮,看向对面坐着的男人。

对面坐着的男人面容清隽,看上去很是阳光,是当代小生的模样,只是因为他此刻眼睑里的厌恶过于明显,让人看着五官有些扭曲,甚至丑陋。

“陆悠悠,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

“闭嘴!”徐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悠悠给堵了回去。

她从最开始的迷茫到此刻的清明,仅仅只花费了几秒的时间。

徐阳一噎,被她突然的态度给惊倒了:“你……”

“和平分手是吗?”陆悠悠掀起眼皮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冷淡:“你觉得你够资格跟我和平分手吗?”

说完,她也不等徐阳反应过来,拿着墨镜拉开包厢的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整个动作做下来,她从头到尾都没给对面那男人一个眼神。

直到回到了车里,陆悠悠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穿书了,穿进了一本狗血小说里,成为这本小说里的恶毒女配。

之所以对这本小说还有印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最开始上飞机时候为了打发时间看的,更是因为这里面的一个女配名字跟陆悠悠一摸一样。

小说里,她是一个女配,但这个女配在读者的心目中,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人物,有人对她进行同情,但也有人恨她,因为她是阻碍男女主顺利在一起的人物。

刚刚跟她说话的男人,是小说的男主角,徐阳,一个富家公子不愿意继承家业在娱乐圈奋斗,而后成名的男人,他跟陆悠悠是大学时候的男女朋友,但这个恋爱谈了不到半年,就面临分手。

因为他厌恶了陆悠悠对他时时刻刻的查岗,也厌恶了陆悠悠那为了出名炒作,更重要的是一天前的一个事情,让他坚定要跟陆悠悠分手。

这时候,陆悠悠并不同意。甚至冲动的一晚上给他打了五十个电话,对他进行死缠烂打。这也就算了,重点是她也是一个圈内艺人,最开始凭借长相出道,演了一部网剧,代言了不少广告,从而变得小有名气。

但因为爱炒绯闻,直接把自己给炒糊了。被粉丝评为最讨厌的女明星,没有之一。

后来,她被徐阳坚定分手之后,整个人更自暴自弃了,在圈内的越来越不好走,也为了出名,从而被经纪人送去各种应酬,最后的最后,还因为得罪了圈中大佬,被全面封杀,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后在家里自杀身亡。

而小说里的女主角,名叫林雅柔,走的是励志人设,是贫穷人家的小孩,她之所以进入娱乐圈,是为了给自己那有心脏病的妹妹治病,走的励志人设,一步一步从底层爬起来的。也因为如此,男主对她一见钟情,从而在各方面的对女主进行帮助,一度被大家称之为最深情影帝。

在女主拿下最佳女主角时候,两人公开在一起,开始大秀恩爱,走向幸福人生。

看到这里,陆悠悠呵呵笑了两句,气到直接把小说给关了。

女配真的太蠢了!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就这么毁了自己一生。

***

——“你也觉得女配很蠢吗。”

陆悠悠一顿,扭头看了一圈车里车外,空无一人,她拧了拧眉:“你是谁?”

——“我是系统。”

“系统?”

——“简单来说,是需要给你在这个世界发布任务的系统,我叫心愿系统。”

接下来的几分钟,陆悠悠总算是知道这系统为什么会出现了。为了完成原主死前的夙愿,她死前最恨的,最咬牙切齿的便是没有揭穿男女主的真面目,而后导致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

陆悠悠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自己在死前……飞机上的时候,也写下了死前愿望。

她愣了下,突然意识到两者的关联:“这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因为我写了,原主也写了,所以我才会穿越过来?”

——“一部分这个原因,你们在某种愿望上,是契合的。”

“例如。”

——“例如你想找个很厉害的人谈一场恋爱。”

陆悠悠:“……原主也是?”

——“对,这也是你在这个世界里需要做的第一个任务,攻略段修远,和他谈恋爱。”

陆悠悠眼珠子骨碌一转,瞬间想起来这个段修远是谁了。这大概是作者笔下,唯一一个十全十美的人物,是这本小说里男主的偶像,虽然对他的描写笔墨不多,可让看过这本小说的读者都能感受到作者对这个角色的偏爱,如果说男主是男主,那只能是因为段修远不想要当男主,只想做一个完美的男人。

她吞咽了下口水,想着作者的描述,略微不安的问:“你觉得……我能行吗?”

——“不知道,你只有完成任务,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陆悠悠抿了抿唇:“不做的话会怎样?”

——“那你就回到原本世界,不过你在那里,已经是连尸体都找不到的人了。”

“…………”

她无从选择,陆悠悠想活命。

“好,我答应。”

说完后,陆悠悠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一个事情:“等等!”

——“你说。”

陆悠悠后知后觉的,张了张嘴问:“我是不是……昨天在红毯上,往段修远的怀里扑了过去?”

她突然想起原主做的一件事情,让网友对她极度厌恶的开端,便是在于此。而此时此刻,微博上还有一个话题,叫#陆悠悠滚出娱乐圈#。

因为她动了不该动的人,昨天有一个颁奖典礼,陆悠悠过去蹭了红毯,这也就算了,她在蹭红毯时候为了出名,直接上演摔跤,穿着礼服在红毯上摔了一跤,这一跤摔的,好巧不巧跌入了段修远的怀里,当时便引起全员震怒。

那是她们的神仙爱豆,竟然让这样一个十八线占了便宜,吃了豆腐!!

也因为这个,徐阳更坚定要和她分手。

——“没错,你吃了他豆腐,往他胸口摸了一把,还把他衣服扣子给扯下来了。”

“卧槽!”陆悠悠震惊。

陆悠悠沉默了会,想要放弃这个任务,她觉得就让她死吧。

——“确定要现在会去死吗?”

“不不不!”陆悠悠无比愤怒道:“死什么死,我都死一次了,我不要死!”

她咬牙:“我做!”

——“很好。”

“任务是怎么算的?”

——“一个任务一分或者是两分,只有拿到一百分,你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同时你还需要洗白自己,走上人生巅峰。原主的愿望,你都需要一一完成,不然你同样会因为意外身亡。”

陆悠悠听着,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任务真他妈的变态。

“任务有哪些?”

——“每日任务和附加任务,会随机发布,任务仅针对段修远。”

***

回到家之后,陆悠悠梳理了一遍这个世界的剧情和人物关系。

她现在已经到了全民都讨厌的地步,属于人人都厌恶的程度了,而经济公司那边,对她也早就已经放弃。在这个圈子里,她得罪的人不少了,想要洗白很困难很困难,就现在这人设,已经是黑红了。

她翻出手机看了圈微博,#陆悠悠滚出娱乐圈#依旧还在热搜上高高的挂着,这是她第一次上热搜,因为这种方式。

看了一圈评论,陆悠悠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好好的完成女原主留下来的心愿,更何况她也确确实实想要活下去。重活一次,自己没有完成的心愿,她同样的也要完成!

网上全是差评,刚看完,陆悠悠便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陆悠悠!你现在在哪里?”经纪人丁萍,也是小说里带着原主去各种应酬,把她送给别人的人。

陆悠悠半眯了眯眼,压了压才把自己那脾气给压下去:“丁姐,我在家。”

“记得换一条裙子,我半小时后到接你。”丁萍快速丢下一句:“打扮漂亮点。”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丁萍给她介绍各种‘大佬’,让她去伺候着。最开始陆悠悠并不答应,只是有一次被灌醉了,丁萍拍了她跟某位‘大佬’的照片,扬言她如果不听话就把那些照片曝光出去,从而陆悠悠不得不屈服在她的强制要求之下,开始了一段悔不当初的人生。

春寒料峭时节,穿大衣都觉得冷,更别说是裙子。

陆悠悠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按照丁萍的要求,拿了一条裙子出来,现在还不适合跟丁萍撕破脸,得慢慢来。

换好裙子化好妆之后,人还没来,陆悠悠趁着这个间隙,给徐阳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陆悠悠我警告……”

“分手。”陆悠悠冷声道:“我跟你分手,但你记住,是我甩了你,而不是你甩了我。”

说完,她不等徐阳有任何答复,挂了电话,还顺便把徐阳的号码和微信等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另一边的徐阳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破口大骂!

……

坐在车内,丁萍看着陆悠悠身上的衣服拧了拧眉,动了动嘴还是没说什么。

抵达会所后,陆悠悠抬眸看了眼面前的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娱乐性质很强的地方,各种交易都有。但保密性做的很好,能来这边的除了要有钱,还需要成为这里的会员。

丁萍今天带她过来,是为了介绍人认识。

她嫌弃的剜了眼陆悠悠,警告:“待会给我老实点,让你敬酒就敬酒!你要是再不积极点,你就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刘总很喜欢你,你待会记得坐他身边去。”她瞥了眼她身上的裙子,冷声说:“还有,多喝酒,把人伺候好了,你也不怕没有资源。”

陆悠悠眼眸闪了闪,故作软弱:“……好。”

这丁萍,是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就那位刘总,陆悠悠接收原主记忆后也有了印象,这男人确确实实有钱也有资源,可这人很喜欢在圈内找女明星,甚至于还曾经爆出过新闻,说他把人玩死的那种,在肮脏的事情上,这位刘总有特殊癖好。

一想到这,陆悠悠就犯恶心。

她低头跟在丁萍身后,准备进去,才刚刚走到大门口,耳边便再次响起系统声音。

——“今日任务:和段修远牵手三秒。”

“什么?”

——“你听到了,他在你的左前方。”

陆悠悠一愣,下意识的抬眸朝那边看了过去,一眼,她便看到了那个小说里作者用笔墨一笔带过,但又让人印象深刻的男人。

他站在那里,被人拥簇在人群中,气质独特,眉眼间带着冷淡疏离的笑,笑不达眼底。越来越靠近,陆悠悠越加的能清晰看到他那双漆黑狭长的眸子,不像是日常时候那么的清明,反而染上了些许的醉意,看着让人沉沦。

陆悠悠正直勾勾的看着,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了目光,抬眸看了她这边一眼,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那人便再次云淡风轻的挪开了眸子,继续和同伴说说笑笑的准备离开。

“诶,那不是昨天往你怀里撞的女人吗。”祝嘉许揶揄问,多看了两眼陆悠悠:“长得还挺漂亮。”

段修远听着,漫不经心的挑眉:“是吗。”

“你不记得了?”祝嘉许调侃道:“走走走,过去打个招呼,我想仔细看看这美人,到底多能耐。”

段修远喝醉酒后,反应虽然迟钝了一点,但也不是没懂祝嘉许的意思。

他刚想要拒绝说去逗一个小姑娘有什么意思,没必要。他还没到那点小事都跟人计较的地步。

下一秒,在段修远还没反应过来时候,一个人影再次横冲直撞的朝自己扑了过来。

下意识的,段修远条件反射的躲开。

‘嘭’的一声,身体和地板亲吻的声音在大厅响起,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目瞪口呆。

而始作俑者,即便是摔倒在地,却还紧紧的抓住了段修远的手指,众目睽睽之下,光明正大吃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