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作者是孙小米的小说-他的小怪兽孙小米小说

作者是孙小米的小说-他的小怪兽孙小米小说

时间:2019-04-15 17:29编辑:哥本哈根

《他的小怪兽》这本小说是备受书迷喜爱的网络作家“孙小米”的代表作之一,书中的主角是沐见亭、明越,作者君的想法丰富而又奇妙,富有想象力,带你进入一个不一样的书中世界。

他的小怪兽 第 7 章

说完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沐见亭觉得有些口渴,就走到小吧台倒了杯水喝下。

放下玻璃杯后她目光瞥向沙发上鼻尖还有些红的人,说道:“见秋,你呢?我明明见你被抓走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翁欣涵抬起头道:“是这样的,那天我们被抓之后在路上就和抓到爸爸的那批人汇合,后来途中爸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把我的魂魄与身体分离”

“为了不让妖界的人发现我逃出来,让他们以为我只是伤势过重昏迷不醒,内丹就留在原来的身体里面继续维持本体的生命”

“那后来你又怎么跑人家身体里了?原来那人的魂魄呢?”沐见亭微微皱眉道。

“我逃出来后由于没有内丹支撑,灵体极度虚弱,无奈之下只得躲进青鸟挂坠里,后来挂坠意外掉进河里”

“遇见这个身体的主人也是巧合,她不知得了什么病,肝脏开始钙化,估计觉得活着无望,就去跳河寻死”

“然后我就趁机进入了她的身体,从河里出来后我内视己身并没发现她的魂魄还在,估计是已经没了”

见沐见亭沉默,她又继续补充道:“这个身体坏成这样,本来我也不想要,但这世界这么大,我总不能躲在个吊坠里来找你吧?”

闻言沐见亭点点头,道:“既然那人一心求死,你用了她的身体也不算有违天道”

翁欣涵见姐姐并没怪自己,便像从前一样往她身边靠,可就在这时,她却‘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来。

这可把沐见亭吓了一跳,连忙一手将她扶住,一手抵着她的后背为她输送灵力。

过了会儿,沐见秋才缓和过来,轻声道:“我现在的力量只够让这幅身体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可这体内的问题却不能化解”

沐见亭见她有些低落的神色,也不再多说,只安抚她睡下。

这一晚,沐见亭并没有回到自己花了一万多定下的套房,就歇在了沐见秋房间客厅的沙发上。

她看着紧闭的卧室门,心里像有一团乱麻般越缠越紧,在这黑夜里甚至让她觉得连呼吸都难。

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个翁欣涵的身体见秋根本用不了多久,一旦病变的器官完全坏死,她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随着身体一起消亡,要么回到自己的本体。

在沙发上翻来又覆去了大半夜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反正自己能活下来已是佛祖恩赐,她一定要去妖界闯一闯,不但要伺机找那鬼妖王报仇,还要夺回妹妹的身体。

早上,沐见秋起来的时候,就只看见客厅茶几上留下的一张便签,上面写道:

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出去几天就回来找你!

其实,写下这些的时候,沐见亭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回来。

一路上又是坐飞机,又是长途汽车的折腾,沐见亭终于在天黑前到了青城山附近的城市,找个地方租了个越野车,不管天已经开始黑了,继续往山脚驶去。

按着导航把车开到月城湖附近的镇子时,就已经无法再驾车行驶了,她把车停在一处露天停车场,趁着夜色钻进一处掩人耳目的小树林化作本体往山林深处飞去。

一路进山,在这有‘青城天下幽’的道家著名历史名山上空,沐见亭在心里叹了又叹,只觉得这里面的道士难道这么多年就没发现自己邻居是个啥样吗?

越往里海拔越高,树林也越茂密,她仔细梭巡着记忆里前往妖界那块界碑的大概位置。

界碑是进入妖界的唯一入口,除了少部分持有令符的大妖能随意打开,其余外出的妖类想要进去便只能等到午夜十二点界碑自行显现。

找了接近四个小时,翅膀都快没劲儿了,沐见亭才找到那片林子。

她记得清楚,前世被押解到这里的时候,在界碑五六百米处有一颗枝桠茂盛,树体需几人合抱那么大的枇杷树。

她估计还得有两个多小时才能到时间,索性就钻进枇杷树的枝叶里往根小腿粗的枝干上一靠便闭眼小憩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沐见亭快要真的睡着的时候,附近传来了几声刻意压低的对话

“老六啊,你这乌龟动作也忒慢了些”一个尖声尖气的嗓门儿说道。

“嗝!那啥,嘿嘿,不好意思,可能晚饭吃多了”一道憨厚的粗嗓门儿道。

“嘿,,怕是你吃多了吧?”尖嗓门儿怪声怪气道。

“是,是,是我吃多了”粗嗓门儿接道。

听见声音,沐见亭立起身子从叶片间循着声音来源处看过去。

银灰色月光下,只见两个异乎寻常的高大影子从树林间渐渐出现,影子穿过树林来到枇杷树附近后,沐见亭便看见这样一幕——

为首的是一个体型瘦削穿着黑色长袍的怪东西,长袍将他全身都给笼罩住了,只有胸口处的那小片布料是褐色的,中间还能模糊看见几个小小的蝴蝶结。

身体两边各露出一只浅蓝色胖的像馒头般的爪子垂坠着。

往上是他的头,头部同样是蓝色,大体像个鳄鱼头一样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头顶不知用个什么黄色的东西粘着个黑色的条状物品当做帽子。

随着他的动作,沐见亭看见他左边的胖爪子里捏着一根红线,顺着红线下去,便看见了黑袍下面那只类似只巨型甲壳虫的东西。

那东西足有一只成年阿拉斯加那么大,背部是深浅不一的绿色,下面是六只又细又长还穿着小小黑皮鞋的脚,除了背部之外其它处都是黑色,头顶中间往后的位置还有个细长的像是驴耳朵的东西。

驴耳朵前面几厘米的位置则立着只中指长的红蜡烛,烛芯呈焦黑色,此时并未点燃。

这下沐见亭才明白,这个绿甲壳怪是驮着那斗篷怪在走,但奇怪的是,甲壳怪走过的地方并无明显的脚印。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穿着黑风衣的怪物,若说刚刚那个就已经够惊人了,那这个真的就是毁三观。

首先是他的鳄鱼头,头上带了个袖珍的黑色鸟羽帽子,嘴巴一圈竟然像涂了口红般呈现出奇异的深红色。

同样是一个浅蓝色皮肤的怪物,但他敞开的风衣里面是一件白马甲,由于那鼓起的巨大肚子,马甲就只能发挥出小抹胸的作用。

露出的蓝色大肚子下面则是条几乎显示不了存在感的小短腿,上面穿着咖啡色裤子和脚下一双鞋尖极长的同色短靴。

他左侧的爪子里同样拉着根红线,红线下方则是一头黑色背壳乌龟模样的怪兽,那只兽几乎只有绿甲壳怪的一半大,更让人惊讶的是,正在低头前行的它只有三条短而胖的腿。

从整体来讲,两个黑袍怪的高度是一样的,加上脚下代步的妖怪总体高度能有两米多些。

等他们接近后仔细一看才发现,后面这个胖的实际身高比前面那个要高出许多,只是瘦的脚下那只绿甲壳怪个头高,而那个黑龟壳的个头要小上许多。

沐见亭心里觉得好笑,这两个黑袍怪脚下坐骑的搭配也是绝了,又瘦又矮的偏要配个大怪物驮着,又胖又高却配个小小的三足乌龟,这两个怪物还真是行走的逗比。

待沐见亭打量完,两个黑衣怪也到了枇杷树下方停留下来,但依旧稳稳保持着直立的姿势。

胖的那个懒懒开口道:“这不还没到时间嘛!你刚刚催的我都没太吃饱呢,嗝!”

“这一路你的嗝都没停过还不饱?”瘦的那个尖声道。

接着又不忿道:“要不是你贪吃,我们能错过两次月圆日回妖界的机会吗?到时候看你跟孔夫人怎么交代!”

这下,那个胖的也不敢再反驳了,只道:“我们这次出来不但没找到那家人,还耽误了回妖界的时间,老五,这可如何是好?”

沐见亭从二妖对话里明白了,原来妖界的大门是只有月圆才会出现,还好自己来的时机没错。

那他们说的孔夫人是谁呢?难道与孔正有关?想到此,沐见亭的小眼神越发仔细的盯着二妖。

过了会儿,瘦的道:“回去再说吧,这次出来是孔夫人自己私下安排的,禺王大人并不知情,她也不敢真的把我们兄弟怎么样的!”

“说的是!”胖的那个声音粗粗的道。

接着,瘦的那个正要说什么,却被胖的那个挥爪阻止。

沐见亭也察觉到不对劲,抬头往不远处看去,只见林间传来几声悠远的嘻嘻哈哈声,像是某种动物的啼叫,又像是幼儿嬉闹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夜里的山林间着实诡异。

不一会儿,刚刚二妖来的那片林子亮起了三道明黄色的亮光,亮光在林间飞快闪烁着,很快就到了枇杷树前。

此时树下的二妖与树上的沐见亭都看的分明,这是三个披着黄色斗篷的小东西,他们从头到脚全被斗篷遮住,其中最高的那个加上斗篷估计也就三十厘米长,脑袋上的帽子尾端尖尖的,像精灵巫师一般。

三个妖怪长得一模一样,都是圆圆的脸与大得和脸不甚搭配的黑眼睛,唯一能区别他们的除了身高有些不同之外恐怕就是他们的肤色了。

他们三个从高到矮呈一字型排列,最高的那个是一张红彤彤的脸,其次便是紫色和绿色的脸。

两只先来的黑袍妖见了三小只,胖的那个立马粗声不屑道:“原来是三个彩豆子,我还以为是青城山的道士呢!”

闻言,个头最高的那个黄斗篷龇了龇牙阴声道:“不就是两个嘭嘭妖嘛!说我们是彩豆子,那你们就是体型偏大的烂红薯!”

说罢,三个小家伙齐齐笑出声来,那诡异的笑声瞬间灌了沐见亭满耳。

见自己被笑话,胖的那个就要驱使着脚下的黑乌龟上前,却被瘦的一把拉住低声说了句什么,那胖子才停下动作往一旁看去。

沐见亭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不远处月光下的草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个半人高的青黑石块,石块上清晰的雕刻着‘上界碑’三个大字。

悬浮一旁的三个黄斗篷也停下笑声靠了过去,靠近石碑后,他们嘴里同时发出一声更加怪异的低鸣后,身影就消失在石碑面前。

反应过来的沐见亭连忙往落在最后的瘦子那边过去顺势躲进了他的黑长袍,紧接着便听见二妖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在随着二妖慢慢进入界碑时,她脑海里却满是刚刚那个红脸小怪物消失在界碑前朝她投来的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