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他的小怪兽沐见亭明越by孙小米小说阅读

他的小怪兽沐见亭明越by孙小米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5 17:28编辑:哥本哈根

经典网络小说《他的小怪兽》,作者是在网络上有名的小说家“孙小米”,故事的主角是沐见亭、明越,巧妙的构思,奇特的脑洞,加上一点狗血和一点“天雷”,造就了这本格外与众不同的小说。

他的小怪兽 第 5 章

泽安市一所幼儿园内,几个孩子背着书包正围着学校里的花园搜寻着

“咦,上哪去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刚刚我还看见的呢,林乐,你是不是骗我们的呀?”另一个有些惊疑的童声道。

“不会的!我明明看见那只绿色的鸟儿往这里掉了的”一个肯定的幼童声音道。

藏在低矮树丛里看着不远处正在寻找自己的几个小孩儿,沐见亭心里打了个寒颤。

她就是飞了大半天太累了打算休息一下,谁知却意外掉进这所幼儿园的花园里。

一想到幼时自己曾经见到几个小孩把一只麻雀弄得跟个癞子差不多,她就浑身发冷。

沐见亭悄悄挪动有些麻木的身子打算先飞出学校,免得真被抓住。

现在正是放学时间,这里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过危险。

刚刚飞到一人高处,她就听见一声大叫

“我看见它了!在那边!”

猛一听见这声叫喊,沐见亭心里一紧,立马开始慌不择路起来。

本就快要筋疲力尽的小身板儿在转过一圈小树丛后,猛然在粗糙的花台边缘看见一个浅黄色半开着的小书包,于是它想也不想的一头扎了进去。

不一会儿,那些叫喊声脚步声就从书包外面擦身而过。

紧接着,书包就被人提起,那人语调温和的道:“与然,书包怎么能乱放呢?”

一个糯糯的童声道:“爸爸,我等你的时候去滑滑梯不方便背着书包,所以就放在这里了”

沐见亭提心吊胆的在书包里动也不敢动,就怕这位父亲突发奇想的要把书包打开看看,但很快,书包的拉链就被完全拉了起来,耳边响起了父子俩的对话

“书包的拉链下次要好好拉好,记得了吗?”

“好的,爸爸”

“走吧,回家!”

晚上,一处高端复式小区的三楼,借着月光隐约可见客厅里白色的皮质沙发上,一个黄色猴子造型的书包拉链开始微微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开了大半。

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它双眼灵活的转动着左右看了看,察觉到周围并没有声音后,便大胆的钻了出来。

在屋子里飞了一圈,隐约听见楼上传来一阵水声,沐见亭轻轻振了振翅膀,往楼上飞去。

上了楼,便看见一道白色的门紧闭着,一个软软的声音隔着门响起

“爸爸,见秋阿姨什么时候来上班?我很想再跟她一起玩游戏”

这句话,让正打算离开的沐见亭停下了动作,她在门口放着的一辆儿童汽车上停了下来。

过了会儿才听见一道温润的男声道:“与然,见秋阿姨或许不会再来上班了,她的电话谁也打不通,她才刚来上班几天就联系不上,违反了规定所以”

“所以你把她开除了是吗?”稚嫩声音透出明显的低落。

接下来,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淡淡道:“爸爸很忙,助理的位置不可能只为谁一个人留着呀”

男孩似懂非懂的嗯了声,之后父子俩便不再言语,只剩哗哗的水声毫不停歇。

沐见亭在门外呆了呆,想来这人就是那个沈编剧了。

她甩甩脑袋,听见里面的水声停止,想也不想的振翅从楼梯间的窗边飞了出去。

月色下,沐见亭脑海里想了很多,但目前最主要的是先回家把银行卡拿出来将自己安顿好再说。

家里肯定是不能住了,还有死在屋里的那些妖界动物的尸体也要处理。

到了家楼下,仔细感应了没有任何妖气后,沐见亭从之前客厅窗户的破洞飞了进去,然后便直直往二楼自己的房间去了。

进了房间她在梳妆台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个拇指大的青鸟珐琅吊坠。

吊坠的青鸟肚子是一块褐色的水晶石,她将长长的吊坠绳子往脖子上穿过,接着,地面便出现了一个着一袭黑色窄袖纱衣的长发女孩。

女孩走到穿衣镜前,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青鸟吊坠,愤愤的道:“要不是之前去找唐锐的时候摘下来,之后又忘了带上,今天根本不会差点被那些小孩儿抓住!”

这个青鸟吊坠是她母亲苑飞鸢为她们一家人制作的,四人一人一个,青鸟肚子上的水晶里面有一套飞燕服。

衣服是用纯黑的飞燕灵羽制作,可随主人身形变化,只要一直带在身边,化作鸟儿外出后就不用担心想要变成人形时没有衣服穿了。

沐见亭收起飞燕服换了自己平时穿的裙子,走到父母的房间拿了自己的证件并几张银行卡装在一个小小的双肩包里背上便打算离开。

走到客厅却发现之前自己打死的那两只动物尸体不见了,整个屋子里搜寻了一圈都没有后,她像是想起什么般快速往自家三楼跑去。

三楼只有一间屋子,到了门口,她深吸口气拧开房门,入眼便见到了昏黄灯光下那幅被香火供奉着的罗汉像。

乍一看,那就是一副画像,但实际上却是由苑飞鸢亲手用各色鸟羽制成的细线精绣而成。

因为他们经常搬家,又必须供奉,于是便绣了这幅画像方便携带。

沐见亭缓缓走到罗汉像前,仰望着着表情悠然闲适身边还跟着神鹿的宾度罗跋罗堕阁尊者。

她凄然道:“宾头卢尊者,先祖被贬为妖时曾因受您点拨才没做出错事,也是您的庇护我青鸟族才能繁衍至今,现在呢?我们遭逢大难,您难道要坐视不理吗?”

看着画像上依旧和蔼的坐鹿罗汉,沐见亭脑海里出现了自己看见母亲被刺妹妹被抓,还有一家人上一世的凄惨结果。

霎时,她不受控制的挥手打翻了供台上的香炉和水果,香灰漫天时,画像也随之掉落在地,无视眼前的混乱,她满脸泪水毅然决然的转身走了出去。

这一切做完,走到大街上时,天已经渐渐亮了。

她随意抹了把脸直接到了就近的一家银行。

看着银行门口的两只大石狮,沐见亭心中微动,从前沐见秋最怕的就是去银行,因为她的妖气会引起门口大石狮的反应,虽说不至于伤到,但也会浑身难受。

而自己因为妖气弱,每次沐见秋找她帮忙取钱都会好好感谢她一番,而她也就毫不客气的趁机敲她一笔。

想到此,沐见亭自嘲一笑,从前想起来觉得好笑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取完钱,一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儿的沐见亭闲逛着往附近的一处公园走去。

因为公园里有一间寺庙,所以入口处开有几家卖香火等物的店铺。

就在路过这几家店铺时,却看见了一幕叫她怎么也无法再挪动半步的场景。

只见那几间店铺外的石板地上,有几个围着大树建造的圆形石台,位于中间的石台一处边缘上放着一张破烂的灰色观音像。

画像不大,可能最多就比鼠标垫大些,上方空白处用一个小铜炉压着,剩下的则掉垂在石台下方。

画像面前是一个衣着破烂,看不清面容,花白的头发像是数年没有修整过一般凌乱的耷拉着,身边还放着两个军绿色的破包袱。

可就是这样一个走在街上都没人多看一眼,甚至与他擦肩而过还会倍觉嫌弃的老人,却对着观音像虔诚的跪拜着。

直到那人拜到第三拜,沐见亭才像大梦初醒般拼命撒腿往家奔去,她的心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后悔更自责过。

一路不知疲倦的跑回家直奔三楼,进到佛堂,满地香灰与散落的贡品依旧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样子。

她上前捡起画像,轻轻掸去上面的灰尘,将它重新端正的挂起来,之后又开始收拾满地的狼藉。

等她全部收拾完,重新点上供香后,已经累的连腰都直不起来,她跪在蒲团上,虔诚的给尊者道歉,用心的忏悔完毕后才觉得心情好了些,不再那么压抑。

由于已经几十个小时没休息,她便坐在蒲团上,身子靠着供桌打起了瞌睡。

“11、12、13、14、、、、、、”

“哎呀,爸爸太笨了,才踢了20个就翘辫子了!我们两个人还踢不赢姐姐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被女儿埋怨的沐晟德并不生气,摸摸小女儿头发软软的脑袋,笑道:“踢毽子本来就是女孩子做的事,爸爸又不是经常踢,太笨了也正常,哈哈”

话音落下,对面另一个个头稍大梳着两条小辫儿的女孩儿骄傲道:“哈哈,你们两个人还踢不赢我一个,真笨!”

闻言,那边刚被父亲安抚好的小女孩立马不愿意了,气呼呼道:“哼!你等着!我去叫妈妈来比!”

说完便飞快的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叫道:“妈妈,妈妈,姐姐欺负我,你快来呀!”

留在原地的父女俩闻言互相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女孩就看见一把铁灰色的长剑刺进了父亲的胸膛,眼前瞬间弥漫了一片血红。

沐见亭身子一抖,惊慌失措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还是靠在佛堂的供桌上,伸手摸了摸两颊,一片湿润。

她用袖子使劲擦了擦泪水,又拿过书包背上,站起身对着画像深鞠一躬直起身子认真道:“您放心,我这就出去找住处,然后再来请您过去”

说完,又认真鞠了一躬这才离开,她回到房间换上平日的休闲服,又将青鸟吊坠仔细放进衣领后这才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