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他的小怪兽》沐见亭明越小说在线阅读

《他的小怪兽》沐见亭明越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7:19编辑:哥本哈根

《他的小怪兽》小说是作者“孙小米”的巅峰之作,故事的主要角色是沐见亭、明越,这本小说的脑洞开的比较大哦,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得懂的,说不定你就是那个不一般呢?确定不进来看看,留下你的足迹?

他的小怪兽 第 1 章

被窗外高高挂起的太阳光给亮醒的沐见亭捧着自己还有些晕乎的脑袋胡乱揉了揉,又懒懒的用手指抠了抠眼睛,这才清醒过来。

睁开眼,是一排排靠在墙上的咖啡色橡木衣帽柜,里面零散的或挂或摆着一些衣物,不过看上去年代都比较久远了,衣服的款式自然也不用说,一个字形容是‘丑’,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真丑’!

忽的,她像是想起什么般,立马坐了起来,暗道:这什么地方?我在这瞎评论什么呢?!

心里一惊,低头看了看自己,果然,衣服没了,身上只盖了个薄被,而且还是没套被套的那种,使劲掐了把自己手臂,疼痛让她明白了这不是做梦。

天哪,她简直要疯了!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就是在黑漆漆的牢笼里血尽而亡嘛!怎么就成了这样?

难不成她这点道行还能飞升了不成?

侧过头,清晨的阳光中她明明白白的看见了身边躺着的那个人,同时也看清了自己睡了一晚的‘床’只是个衣帽间中央类似榻榻米的东西。

怀着一颗混乱忐忑又惊惶的心努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眼前渐渐出现了一幅这样的画面:

漆黑如墨的夜晚,一片古老的别墅区隐匿在层层树影中,忽的,一只灰扑扑的小麻雀从空中迅速往下俯冲,在即将坠入一片蔷薇从的时候被一双纤细的手给捞住。

“飞这么急干什么?”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小麻雀从摊开的手掌间抬起头,看见了昏暗路灯下女孩一双清澈的眼,它似乎有什么感应般,并不害怕自己此刻正待在一双陌生的手掌里,只低头蹭了蹭面前的手掌便飞走了。

见鸟儿飞走,女孩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着“唐锐找的什么地方啊?十八栋找半天也找不着,真是”

话没落音,她便一脸欣喜的往前方跑去,到不远处的铁栅栏边上就看见上面钉着的牌子,看清之后,女孩站在门口理了理衣服。

她今天穿的一件黑色无袖连衣裙,上半身比较修身下半部分则是及膝A字款的,虽说用不着怎么整理,但她还是认真的拉了几下,又把刚才因奔跑变得有些凌乱的长发捋了捋,这才一手按在腰间斜跨着的红色小包包上一手按下了旁边石柱上的门铃。

在别墅大门打开之前,沐见亭心里幻想了无数的场景,有摆满鲜花的大厅,也有布置温馨的晚餐,但更多的是身着西服一脸笑意拿着戒指向她求婚的唐锐,当大门在眼前缓缓打开时,她愣住了。

入眼是昏暗迷离的射灯在大厅中央欢快的打着转,接着是乱七八糟随着音乐摇晃的人群,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连忙转身往外退。

“见亭,你来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沐见亭回过身,看见了出现在门口的唐锐。

他今天只是一身普通的格子衬衫搭白T恤,下面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瞬间,她想起今天出门前这人给她打电话说叫她穿漂亮点,晚上有重要的事。

呵!结果呢?她不知道此刻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愣愣的回答道:“是啊,找半天呢”

唐锐一脸笑容的上前拉着她往里走,边走边说道:“今天我们老板请公司的同事在他别墅聚会,所以人有点多,哈哈!”

没有接他的话,沐见亭低头看向那只牵着自己的手,心里暗道:表情倒是和想象的差不多,就是这场景,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进了大厅,唐锐拉着她穿过人群到了后面的沙发区,那里坐着几个人,其他的倒是没太注意,但坐在中间头发梳的油光铮亮的中年男人她倒是看的清楚,正是唐锐公司的大老板——许总。

其实这人长得不难看,但就是那个头发一天搞得油光光的,让人看着不舒服。

不过,既然来也来了,沐见亭虽然心里不大快活但也不能给唐锐丢人,她上前恭敬的道了声“许总好!”

许总大笑一声,侧头示意旁边的人,那人会意,立马就起身坐到了外边,接着,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空下来的坐位,道:“小沐啊,来,坐这里”

看着那个只容得下一人的位置,沐见亭觉得怪怪的,她看了看身边的唐锐,见他并没什么别的表情,还轻轻推了推她的手臂,即使心里不太舒服,她还是过去坐下了。

唐锐则直接坐在了沙发的外侧。

一直到被各种忽悠、劝酒喝下差不多有三杯纯洋酒的量之后,沐见亭才彻底感觉到不对劲。

她目光直直的看向唐锐那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表示一下,但此时的唐锐却偏头避开了她的视线。

沐见亭心知不能再这样下去,看着旁边还时不时动手动脚的许总,她蹭的一下站起来,把正在给她倒酒的人吓一跳,差点把酒杯给掉了。

感应到动静的唐锐转过头看向她,沐见亭两步走到他面前,道:“这什么意思?”

唐锐看着她带刺的眼神,神色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拉了拉她手臂,小声道:“就是,,就是,许总说你酒量好,想让你陪他喝几杯”

沐见亭闻言心里怔了下,再看看周围察觉到气氛不对投过来的各种眼神。

这些眼神来自各种不同的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都不约而同的仿佛在看什么商品一般把她全身上下给打量了一遍,回头看着半靠在棕色皮质沙发上一脸看戏表情的许总,她心里大概明白了。

自动忽略周围人的目光,她缓缓甩开唐锐的手,拿起桌上刚刚倒了一半还剩下一半的洋酒瓶子,对着许总说道:“您不是要喝酒吗?这半瓶我干了,只是麻烦您和您公司的人不要介意我接下来做的事”

许总意味不明的瞟了眼她身后的唐锐,牵起一抹笑,道:“可以,不过你要是喝不了也别勉强自己”

沐见亭嘴角往上扬了扬,道:“不好意思,目前还没谁能勉强到我”接着,仰起头便把酒往嘴里倒。

不一会儿,半瓶洋酒就见了底,而周围的目光也越发怪异起来,她转身离开桌边,走到唐锐的另一侧,接着,一只手拉住了她,声音略显急促道:“刚来一会儿,就要走了吗?”

“谁说我要走了,你不是那么了解我吗?”沐见亭停下脚步面对着他说道。

“那,你是?”

沐见亭拉开他的手,说道:“我是觉得走到这里宽敞点,接下来我要说的话,要做的事,你给我听清楚,看明白了!”

然后,她一字一顿大声道:“今天,现在,我们分手了!什么关系也不是了!明白了吗?”

看着一脸惊讶的唐锐,她微微弯下腰拿起桌上另一瓶刚开还有大半瓶的洋酒递到他面前,微笑道:“我知道你想让我留下来,现在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要想留下我,把这瓶酒喝完”

“见亭,我....”

“别说了,喝不喝?”沐见亭一双眼定定的看着他,直看的他心里发毛。

唐锐眼神闪了闪,咬咬牙接下了酒,道:“喝,我喝”

说完便仰起头开始喝了起来,一瓶酒喝完,唐锐已经有些站不稳,他极力忍住想吐的冲动,刚挣扎着坐上沙发,一瓶红酒又出现在眼前,他脸色发白的看向许总那边,却并未得到只字片语,但他的意思倒是再明显不过。

唐锐想了想他答应自己的条件,硬着头皮接下了红酒。

沐见亭看着从唐锐仰起的脖子顺流而下的暗红液体,心里难过起来,见他与许总对过眼神后依然接下自己手里的酒瓶,她就明白自己不能再有任何幻想。

喝完红酒后的唐锐,意识早已模糊不堪,平日里连瓶啤酒都难以下咽的他,今天已经到了极限,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下意识看向旁边的黑色身影,他艰难的嗫嚅道:“别,别,忘,你答,答....”话没说完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人事不省的唐锐,沐见亭淡淡道:“谁说你喝完我就得继续在这里看这个大油头?”说完转身就往大门走去。

一边的许总自然听见了她的话,立刻起身大叫一声,“赶紧拦住她!我还不相信,今晚还搞不定一个小女娃!”

在场的人都是许总的下属,听见指令自然立刻就朝沐见亭围过去。

谁知,就在这时,大厅里本来就不甚明亮的灯光全都一齐熄灭了,窗户上的百叶帘也‘哗’的自动降了下来,整座房子立时陷入了黑暗。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和黑暗,人群开始混乱起来

“啊?怎么回事?!”

“哎!!我高跟鞋掉了!”

“哎哟!是谁踩我脚了!”

“妈呀!这特么谁把椅子放这里的!”

“天哪!我好像被玻璃划到脸了!”

“还有,这什么东西竟然是湿的,不会是蛇吧?!”

听见这个词,现场又是一圈此起彼伏的尖叫。

随着大门关上的瞬间,沐见亭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嚎叫声“啊!!!我的....”

漫无目的走在小区路上的沐见亭此时心里正在第一百遍的告诉自己,人呐,千万不要看外表,什么刚出社会不懂事的大学生,什么肤白貌美的小奶狗,什么一心一意喜欢你的小鲜肉,都他奶奶骗人的,看着越是阳光帅气好欺负的男人越会骗人!

不过还好自己脑子聪明,喝了半瓶洋酒竟然还没事儿,哈哈!

正当她准备第一百零一遍告诫自己的时候,前面绿化带花坛的拐角处亮起了一束光,接着一阵轰鸣声响起,一辆红色的跑车出现在了视线中。

看着一点没减速的跑车,沐见亭下意识就往旁边退,谁知不管怎么退这车好像都在往自己面前来,一着急脚下一滑就要往花坛倒去。

这时那车好像才发现她的存在一般,立马打了方向往路边的草坪歪过去,还险些开进草坪旁边的水泥槽里。

不等她稳住身子,那车就擦身而过。

这下好了,本来她即将要回正的身体被车身带起的气流一刮像是再也不受控制般往前扑去,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不,是水泥地。

沐见亭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爬起来,她捂着被自己小包包硌得发痛的肚皮一歪一歪的往车子消失的方向走,一边恨恨的道:“这路是你家修的吗?我倒要看看这种烂车技都敢上路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哎呦妈呀,,疼死我的肚子”

找了好一会儿,简直快叫她发狂的时候,终于在一栋灰色房子的前院里看见那张红跑车正稳稳的停着。

这栋房子跟她刚才去的那个差不多,只是户型小了些,她在院子外面的护栏那里转悠了一圈儿没听见声响,也没见亮灯,便大着胆子伸手打开了铁栅栏里面的扣环,轻轻拉开门猫着腰走了进去。

借着月色模糊看见房子大门掩在一道窄墙侧面,她继续往那边走,却没注意还有几步台阶,就这么直愣愣的一脚踢在第一级台阶上痛得她眼冒金星还不敢发出声音。

到了门前,却发现门锁的死死的,正准备“强制”开锁的她,却意外看到门的斜对面那堵墙上有扇刚好一人宽的小窗。

她摸到窗边用手抠着玻璃窗框拉了拉,窗户就这样奇迹般的往外打开了,她心里一喜,激动起来,用手把住窗子的内框两侧,也不管自己此刻穿着裙子,蹬着墙就开始往上爬,胸口高的墙很快就被她爬了上去。

等到完全站在窗架子上的时候,她才真是觉得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因为,窗户下面就是白花花的石材料理台,就这样,她顺理成章的“登堂入室”了。

回忆到这里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自己是重生了,并且是回到了与唐锐分手的第二天。

曾经的她觉得这是个极差的日子,可现在她却觉得万分庆幸,因为这一天爸爸妈妈还有妹妹都还好好的,她完全有机会扭转局势!

只要还有机会避免曾经的苦难,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感受着眼前久违的阳光,沐见亭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记得之前痛整了唐锐那伙人后自己就回家了呀!现在这多出来的“留宿”?or“一夜情”?又是个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