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没想到吧主角叫什么-主角是韩林杰瞿向然的小说

没想到吧主角叫什么-主角是韩林杰瞿向然的小说

时间:2019-04-15 17:16编辑:哥本哈根

经典网络小说《没想到吧!》,作者是在网络上有名的小说家“正直女大学生”,故事的主角是韩林杰、瞿向然,巧妙的构思,奇特的脑洞,加上一点狗血和一点“天雷”,造就了这本格外与众不同的小说。

没想到吧! 狗血的背后

“就是,早就看不惯韩林杰的粉儿了,平时一个两个都爱装路人,合着路人只为你家说话呗!搞笑,这楼也是,什么分析,明明就是粉丝洗白。”

“笑死了,是粉丝又有什么不对?我说我是路人了吗?这论坛是只有路人能进?”

“讲真我就是路人好吧,我是韩林杰粉丝死韩林杰。”

“笑死韩林杰粉丝每次都这么不要脸,为了给自己偶像辩护还得背着良心说话哈哈哈哈韩林杰好惨哦,你们都让他死他知道吗?”

“傻逼抬头看看你楼上上。”

“这帖子标题有韩林杰,粉丝进来了有什么问题吗?倒是楼上你又不是粉丝,你进人家的帖子干什么呢?深柜吗?”

“哈哈哈哈,嘘!你发现了华点。”

事儿都没搞清楚就开黑的,不太好吧!刘淼感觉自己有心理上的偏向,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就应该做到不下场不站队。再等等看吧,谁知道呢?说不定会有反转...

“喂!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韩栋正在街上走,突然后脑挨了一闷棍,等他醒来之后就已经被绑了起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韩栋今天实在是高兴,本来叫他知道了他一向瞧不起的侄子成了明星赚了大钱,他就对此一直很觊觎,可惜,前几次他试图找韩林杰,连人影儿都见不到,韩林杰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躲着他,他本来想着让他没用的大哥去劝劝,给韩林杰说说好话,帮衬帮衬他们家,结果可倒好,直接就跟断了关系一样,任他好说歹说都不行,给好话他不听,放狠话威胁他更是无所谓。最后韩栋可没了办法,本想着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天上掉馅饼,居然有人找上他,让他给韩林杰添麻烦,韩栋即得了那人一笔佣金又可以在公众面前好好损一下让自己不痛快的韩林杰,说不定还能从他那儿再敲一笔。韩栋小算盘打得噼啪响,兴致高了索性出门喝了点小酒,回来得有些晚了,没想到这就被人半道儿上敲了闷棍,拖到小巷子里去了。

“谁啊?我我...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你们抓错人了!”

“韩栋?”韩栋的声音引来了那些绑架他的人。

“是我...”

“嘿嘿,抓的就是你!”

几个人围上前去让韩栋在一张纸上签字,韩栋虽然马失前蹄但并不傻,直觉不对,拒绝签字。几个人威逼利诱了半天韩栋反倒觉得奇怪,更加不为所动。尝试半天无果后,他们决定直接压手印。

但是人的潜能是无穷的,“你们想干什么?你这样说就没法了知道吗?”韩栋奋力挣扎,但是几个人的力气太大,眼见着他的指纹就要被摁到了,他情急之下直接把纸条撕了个粉碎。

“哼,这下看你们怎么威胁我!”

那几个人见状正要打他时,韩栋看见外面隐隐约约有个人影,便大呼道“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报警啊!”发现那个人越来越近,他感觉自己重新燃起了希望。

“快来救我呀!”

“呵,救你?”那人在眼前站定。

“韩林杰!”韩栋惊道:“怎么是你?”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你觉得这里这个时候还会有别人出现吗?”韩林杰看上去心情不错。

“你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到底想干什么不如直说吧,你不怕我一会儿报警吗?”

“哟,不愧是我不要脸的叔叔啊!你这么聪明,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吗?没事,你别担心,不至于报警,咱们不是一家人吗?怎么这么生分啊!”韩林杰从怀里掏出一沓纸,“来,我这多的是,叔叔您慢慢撕,撕一张我再给一张,没事,我印了两百张,咱们时间多的是,叔叔想怎么撕就怎么撕。”

“韩林杰,你怎么能这样?”

“哈哈,您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这么健忘啊!今天闹事的不是你?你当初不是逼着我母亲签了26万的借条吗?我向您学习一下,这欠条上是260万的,怎么样?才这么点儿,我对您挺好的吧?我劝您还是签了吧,免得一会儿受苦,让我们逼着就不好了,我请的可都是专业人员,您看您这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挨这么一下两下的,伤筋动骨100天,您这身子骨受得了吗?”

“哎呦!”韩栋听着韩林杰的话,没留神被人按上了一个手印。

“这么快完成任务了?唉,那我算是白印了,这还有这么多呢,这样吧,您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些发给您的那些街坊朋友,让他们一人一份做个见证?”

“不!不用不用!”

“那也可以,你的欠条现在在我手上来,实话说说都是怎么回事吧?谁找的你?”

韩栋被吓得七魂跑了六魄,哪儿还敢耍什么心思,直接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韩林杰。

“好了,你这几天就先安心住着吧。”

“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去,你这是非法拘禁!”

“我这可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啊你想想你什么都跟我说了,你觉得那人还能放过你吗?行了,带他下去吧。”

“是。”

“都按照要求弄好了。”韩林杰等了一会儿,那“混混”头子跑过来向他复命。

“谢谢帮忙,今天真的是辛苦各位了!”

“嗨,没事没事,我们也没干什么!就是...老韩,咱们真的要把他扣着吗?这样不好吧?”

“哈哈,怎么可能,我就是想吓吓他!你们把他带到地方之后,就装自己累了,看得松些,让他跑出去就行。”

“这样啊!老韩啊老韩,可真有你的!”

“那可不!我可是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好公民,会干这种事吗?”

“滚你丫的,臭不要脸!回头闲下来别忘了请我们哥儿几个吃饭!你自己算算咱寝都多久没聚了?”

“我的错我的错!一定请!”

韩林杰送走假扮混混的几个好哥们后,从兜里掏出一个欠条,这是刚刚从韩栋的口袋里发现的。韩栋今天会在群访时直接拿出欠条,说明他应该不放心交给别人,果然欠条还在他身上。

“韩哥,机子可以关了吗?”助理小阳问道。

“嗯,关了给我吧。”韩林杰看了看哪个摄像头,随即将视线转移。

“走吧。”韩林杰上车打开空调缓了一会儿,这才感觉自己的四肢回到了身上。怎么今天就突然降温了呢?现在这天气真是...

“韩哥,你要对付那个人为什么要找小混混呢?他们靠得住吗?”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种事只有找这种人才放心,我要真找那种专门帮人办事的很可能背后有人会知道消息。那种高级的保镖雇佣兵通常情况下都是有雇主的,哪能随随便便找到几个呢?这种小混混,每个城市每个街道都有几个,谁能发现的了啊,他们就算找起来也不方便。而且他们肯定也不会想到我会去找那种混混的。”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直接找人把他打一顿?让他学乖点儿呢?”

“他毕竟年龄大了,伤点痛点的半天好不了,身上要是有伤什么的,都被人看见了,这就是我报复的证据,不就坐实了我买凶收拾他吗?这种给人手上的刀子我才不会干呢!”

“那您就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好吃好喝的供着他?那咱们找他过来的意义是什么呢?”

“怎么可能?我是在等,等他没有利用价值,等背后那个人放弃他。”

“咱们就光这么等着吗?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会不会太被动了?”

“你以为我今天来这一趟,是干什么的?我刚已经让人趁他晕倒的时候找到了母亲的欠条了。逼他写那些欠条,其实基本不具有什么法律效应,只是吓唬他玩而已,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逼他说出幕后的人,顺便可以录像留个证据。到时候找个合适的时间再放出来。”

“原来是这样,韩哥,你好厉害啊!这么短时间就能想这么多?”

“这还不都被逼出来的...行了行了,不说了。诶,你也是,一天到晚光问了,怎么也不见你记些什么?哥以后可指着你呢?”

“没问题,韩哥,您放心吧,下次就交给我了!”小阳的表情在夜色里模糊不清。

吴雨哲做完今天的采访,回到公司赶稿子。今天韩林杰的事无疑是个大新闻,真假先不论,光这件事粉黑路人自带的热度就可以给自家媒体带来一拨关注和点击。但是...

“唉,我还挺喜欢韩林杰...”吴雨哲对着电脑发了半个小时多的呆,还是没敲出一个字来。想了又想,她还是决定点开媒体交流群。

由于经常一起出去采访,各个公司的新闻记者基本都相互认识,更何况因为有时候很容易出现谁的资料不足了啊,重要照片没有拍上了啊等等之类的情况,因此虽然明面上说是不允许的,但大家还是免不了要加微信,最后索性拉了群。

“今天的新闻你们准备怎么报的?”吴宇哲在群里问。

“还能怎么报啊?肯定直接重磅推出韩林杰呗。”

“哎~这属于商业机密啊,不能说不能说。”

“唉,我其实不太打算发这篇报道。”

“那更好啊,不是少一个竞争对手了。那我们先去码字了啊!”

“雨哲雨哲,到底怎么了?为啥不发啊你仔细说说呗。”

“虽然说出来你们会笑话我,但是我还挺喜欢韩林杰的...所以...”

“诶哟我的老姐啊!不是我说你,你自己看看这能当理由吗?咱们这个职业的,你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这么感情用事公私不分啊?唉,算了算了,我不劝你了,你自己想清楚吧!你失去了这个机会,那可是为公司少了一大批流量呢。”

“就是说呀...”

“...嗯,雨哲姐您好,其实我也不太想报,我觉得他人挺好的...”说话这个人是早上对韩林杰道谢的那个女孩,还是个实习生,今天是她第一次出外务。

“哦,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之前有一次红毯采访的时候,主办方那儿有个人扛个游机,但是不知道为啥没带三角架,结果没站稳,要不是韩林杰扶了一把早摔了。”

“行了行了,老吴你怎么也跟着瞎掺和起来了?到时候再把人孩子给带偏了,本来立场就不坚定...”

“我也就想起来了,才这么一说。不过的确啊,工作是工作,还是得该干什么干什么。”

唉。是啊,就算这一关是真的不好过,但他再辛苦,那也比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过得好多了吧?我自己都过不好,又何必去担心别人的生活呢?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吧。他们话糙理不糙,也都是为了我好。吴雨哲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认命地好好写稿子。

“吴姐,吴姐!”

“出大事了!”

“韩林杰那个事儿又有消息了!”

“您看x乎那个帖子了吗?现在高亮的那个。”

吴雨哲才刚开了个头,就看见那个实习生在疯狂地戳她,一连发了好几条。

“什么事啊?”

“诶呀,三言两语说不清,我给您转过来,您快看一下吧。”

有什么要紧事儿值得现在就看?吴宇哲好奇的想。她打开实习生转给他的消息,标题是:《林杰出道前个人经历总结》

“楼主今天本来也在看后台群访的直播,后来也了解了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想替韩林杰说句话,所以今天把这个又补充详细了一下。

楼主是韩林杰的高中同学,因为高二时候在一个宿舍一个班,高三也没换班,所以关系一直挺好。其实韩林杰不是一个爱卖惨的人,但是有时候实在心里压力大了,也会找哥几个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