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作者是明鸽的小说-沙雕cp营业中明鸽小说

作者是明鸽的小说-沙雕cp营业中明鸽小说

时间:2019-04-15 16:59编辑:哥本哈根

《沙雕cp营业中》这本小说是备受书迷喜爱的网络作家“明鸽”的代表作之一,书中的主角是沙语海、刁不言,作者君的想法丰富而又奇妙,富有想象力,带你进入一个不一样的书中世界。

沙雕cp营业中 第 8 章

沙语海打了地铺,和猫一起报团取暖。

语冰缩在他怀里,头靠在他胸口上,不一会就发出了呼噜声。

在某些问题上,沙语海固执的要命。他知道自己和刁不言是前夫前夫关系后,就死活不肯跟人家再睡一起了。

刁不言这晚心里有事,也不想跟他多费口舌,索性随他去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刁不言裹紧被子,假装身旁还有人。他把刁不言的行李收起来了,因为怀疑这人会大半夜偷偷溜走。

好在现在沙语海知道自己是真的有病,刁不言也就能名正言顺带他去接受治疗了。

次日清晨,刁不言是在早饭的香气中醒来的,闻起来是有人炖了汤。他穿上拖鞋往厨房走去,看见穿着他藏蓝色睡衣的长发男人在给肩膀上的猫开小灶,锅里咕噜咕噜的煮着羊肉冬瓜汤。

刁不言有点恍惚,加上早起的低血糖让他扶了下门框才站住。

“你醒啦,过来盛饭。”

沙语海一点没有要客气的意思,张嘴就是指使他干活。

电饭煲还没跳闸,刁不言就先去洗漱了。

这人又是搞哪一出,他又不是昨晚吵吵着要划清界限的他了?

“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明白。”刁不言正色道,他放下筷子,说道:“别人是不知道我们离婚的,所以还是要装下去。你之前,做得很好。”

沙语海从容一笑,他给对方夹了块炒鸡蛋,宠溺道:“都听你的,言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你是答应了?”

“当然,我是为了你才存在于世的。”

他眼睛里都是喷涌而出的小星星。

刁不言满脸嫌弃的看着他。

“你正常点我害怕。。。”

沙语海一下子就跟气球漏气了一样瘫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我问了问论坛里的小姑娘,她们说这种类型的男人还挺受欢迎的。”

我就知道他没憋什么好话。

刁不言冲他翻白眼,说道:“那您还是继续不正常吧,别跟我顶嘴。”

高一的刁不言觉得全世界最烦的人就是沙语海。别人学的都是数语外物化生,就这人主修恶人的自我修养,又皮又欠顶嘴又快,像个唢呐一样,不鸣则已,一鸣周围都是他的动静。天天也不知道有什么事可笑的,活得像个没长心的傻子。

而他当时刚知道自己亲爹因为相信算命道士的话,即刁不言十八岁前会克家克财,所以把他交给保姆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两厢对比,更是恼火。

刁不言早熟,从小不愿意与同龄人有过多接触,嫌他们聒噪又幼稚。他便学会了用沉默和冷脸拒绝和周围有联系。他独来独往,不说话不笑,享受着病态压抑带来的快感。

他被沙语海机关枪一样的话痨病搞得精神衰弱,晚上睡觉似乎还回荡着刁哥刁哥和哈哈哈哈。

刁不言开始失眠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屋子里静悄悄的,他的心跳声振若擂鼓,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冲破胸膛。

他想知道沙语海每天在笑什么,想知道为什么全校就他一个男生能留着长发,想和他一起写作业,想在这样的难以成眠的夜晚与他分享心事。

他悄悄地下了床,双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窗帘没有拉严实,清白的月光顺着那条缝照在他脚背上。

现在是十二点半。

给他打电话会接吗。

他会生气吗。

刁不言垂下眼睫,一向死气沉沉的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

我打三次,每次半分钟,如果他接了。。。

刁不言眯起眼睛,手指摸上了枕头下的手机。

我就去了解他。

手机震了两下,被一只手拿起来了。

“喂,哥们你催命啊。”

沙语海偷偷摸摸在阳台边上接电话,他披着藏蓝色的秋天校服,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哈气连连说道:“刁哥哎,你咋还不睡。”

“我想听你说话。”

“哎呦喂,您还真是兴趣独特。白天不是烦我烦的要死吗,怎么天一黑又要靠海哥哥哄着睡觉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刁不言的轻笑,好像很放松。

沙语海也来了精神,看着缺了一半的月亮继续说:“遇到什么难事了吗,父母吵架?”

“因为你。”

“说人话呗兄弟。”

刁不言把窗帘拉开,也看着月亮,轻声说:“我们家就我自己,太安静了。”

言下之意,你白天太吵搞得我适应不了,所以我现在想听你说话平衡一下。

但沙语海明显会错意,他这人同情心明显有点过量,觉得对方好惨,也就根本不打算追究这厮扰民之罪了。沙语海叹了口气,一小团白雾飘飖而上。

“看不出来刁哥过的还挺不容易,我们一直以为你是那种来体验生活的公子哥,因为啥都不缺才一天天无欲无求。”

他把自己说笑了,眉眼都舒展开了,配着被风吹起的几缕长发,竟有一点缥缈的仙气。

“你们?”

“我和周笑寒。”

刁不言意味不明地哦了一声,他坐在床边,另一只手不自觉捏紧了床单。

“咋感觉你像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似的?”

“阿姨挺疼我的。”

“那从明天开始海哥也疼疼你?”

“滚蛋。”

刁不言笑了起来。

“说真的,你是不是上学上的都要自闭了。一天天不说个话,憋他妈都能憋出病了。你说你也不是靠成天闭嘴不说话预防皱纹的,你老了也能挺帅的。咱都是异父异母的亲同桌,有啥不好意思放不开的是吧。。。”

沙语海一开始说批话就停不下来,他像个居委会大妈一样给人家做心理辅导,又劝他跟家里人多联系什么的。

放屁。

刁不言挑了挑眉毛,没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说真的,刁哥就您这长相,当主播绝对天天有人给你刷礼物。你看他们刷弹幕又不吵,又有人陪你聊天,岂不是美滋滋。。。”

他话还没说完,被半夜起夜的沙语冰吓得立刻消音。

沙语海往花盆后面一苟,大气不敢出。

“刁哥刁哥!我先挂啦,前方出现敌情,终止交易,晚安。”

他火急火燎地按了挂断键,刁不言迟来的一句晚安没来得及通过信号传过去。

“晚安。”

刁不言有点失落地对自己说道。

当个主播么。

他往后一仰,躺在被子里看天花板,开始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沙语海还真是意外的有趣啊。

“帮我调下摄像头。”

刁不言对着麦说道,检查音量。

沙语海乖巧听话,他以前也和这人一起直播过。他俩在一起就不打游戏了,光聊天互怼就挺有看头。

“言哥今天神仙颜值,这脸这眉毛这眼睛,请问您下凡累吗?”

“你走开。”

刁不言轻轻一笑,对彩虹屁很是受用。

“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怎么会突然,”他顿了一下,说:“这么叫我。”

“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怎么可能跟别人一样叫你刁哥。”

刁不言直接上手戳他的腰,后者笑嘻嘻地求饶。

今天要播的是三秋新研发的乙女向战斗养成游戏,刁不言只打算展示一下可公开的卡牌和pve战斗画面,秀一秀建模啥的。

“闭嘴哥哥今天心情蛮好哦。”

“啊这个突刺技能也太流畅了吧,三秋爸爸要我狗命。”

“哇你们都没发现旁边多了个小哥哥吗?”

“等等他在看我们!”

“什么东西突然怼到摄像头上了,(°Д°)!!!”

刁不言调了调摄像头方向,正常大小的沙语海老脸出现在右下角的小窗上。

他今天也挺好看的。

刁不言挑了挑眉毛,又不想给观众姥爷们看了。

“感谢明鸽鸽送的桂花酒火箭,点波关注不迷路,闭嘴哥哥带你们上高速。”

沙语海熟练地开始营业。

“闭嘴。”

他好烦啊。

刁不言笑着想到。

弹幕开始2333刷屏,反正是没几个老实人研究游戏了,都开始和这个天降嘉宾互动起来。

“什么天降竹马之争?啊你说闭嘴哥哥年轻时候一起直播的兄弟,那不还是我?”

“哎呦闭嘴哥哥对我好凶,说掐就掐,喂喂喂!主播打人了啊!”

“我叫什么,唔,言哥我原来艺名是啥子?”

刁不言冷哼一声,说道:“自己想。”

人不中二枉少年,沙语海当年是中二病晚期患者,病入骨髓,是扁鹊也治不了的那种。

他给自己编了一个远古战神的身份,说自己在喜马拉雅山下沉睡了几千年,如今为了拯救自闭的刁不言才借尸还魂到了现在的身体里。管周围人要零食吃的时候也非要装逼,说这都是凡人上供的极品,是祈求他暗尊大帝斗天圣者的庇佑。

“你一个不干正事的战神,业务还挺宽哦。”

刁不言每次听了都要笑话他,后来还会掐他的脸。

“月底冲销量嘛,当个神也挺不容易。我看兄弟你骨骼清奇,不如让我来支配你这幅凡人的躯体?”

“对现在的宿主不满意?”

沙语海怎么可能说自己不好,圣者马上变舔狗,“啊,这也是一副不错的身体”,高大俊美仪表堂堂,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让吾去支配。

所以这个人的“艺名”叫“今天的闭嘴哥哥被圣者支配了吗”,当年在直播间里被称为支配酱。

因为沙语海他自己带了变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