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霓晴 > 资讯 > 沙雕cp营业中沙语海刁不言by明鸽小说阅读

沙雕cp营业中沙语海刁不言by明鸽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5 16:58编辑:哥本哈根

经典网络小说《沙雕cp营业中》,作者是在网络上有名的小说家“明鸽”,故事的主角是沙语海、刁不言,巧妙的构思,奇特的脑洞,加上一点狗血和一点“天雷”,造就了这本格外与众不同的小说。

沙雕cp营业中 第 5 章

王德思安排中午在学校附近的烤肉店恰饭,他们以前常去哪里约饭。沙语海欣然接受,并借了刁不言的手机约周笑寒一块出来。

刁不言斜着眼睛瞟他一眼,没多说话。

现在的沙语海还不记得这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他又正好想找机会恶心一下最近不干人事的王德思,就说是家属局,让她把男朋友也带过来。

王德思是那种肯努力下苦功夫,也肯心一黑下狠手的人。高中时候并不明显,等他来刁不言的三秋TV上班以后这个特点暴露的淋漓尽致。

这人前几天挪了维修部的二十万公款,被刁不言亲自谈话才肯承认。上个月长戈TV和他们同时推出了随机主播pk人气的活动,也是这人喝多了说漏嘴的。

刁不言现在还不想动他,只是想借机敲打敲打,等着技术部这一批新人被王德思带起来了,就让他去个清静点的部门冷静冷静。

沙语海坐在他家榻榻米上敲键盘更文,语冰缩成一团又在睡觉。橙黄色的阳光洒在一人一猫身上,看上去让人心痒痒的。

刁不言拎着抱枕和电脑往他身边一趴,沙语海往边上窜了窜,给他腾地方。

“你在写什么哎?”

“两个女孩子缠绵非恻感天动地封建社会姐妹情!”

“说人话。”

沙语海笑的眉眼弯弯,说道:“宫斗故事里搞百合,女主三无少女跟皇帝是基友,女二是冰山高冷闷骚怪。”

刁不言捂住耳朵,“你有毒,莫要脏我的耳。”

他回了几封秘书的邮件,唱见主播珠玉sama已经和公司签约了,今晚七点半三秋首播。九月中旬的视频例会是明天下午五点,除此之外刁总这两天闲成了一条咸鱼。

沙语海新开了个文档把这些记了下来,然后又假装无事发生,飞速打字。

“你这让我想起来全X高手的宣传片。”

“无他,唯手熟尔。”

刁不言心情舒畅,翻个身躺在沙语海大腿上。

他存了故意撩拨的心思,头正好靠在不可明说的地方旁边,又蹭了蹭,感觉到有人起了反应后嘻嘻嘻地起身走掉了。

“刁哥你搞我!”

通山市地处东北,几场秋雨下过已经冷的理直气壮。沙语海围着刁不言的围巾,抱着保温杯在楼下等刁总开车。

他一个酷酷的(?)站在潮流先锋的新时代弄潮儿被刁爸爸逼着穿了秋裤,围了围巾,要不是他极力申辩自己长头发保暖估计还会被扣上帽子。

他这么爱管我,是不是喜欢我。

沙语海挑了挑眉毛,心情很好。

他们去的烤肉店旁边有一大片银杏树,老板就直接起名杏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医院。烤边肋和五花肉究极好吃,连刁不言都能放下偶像包袱跟他们动筷子抢。

他们到的时候周笑寒还没来,沙语海出去打电话催她,两人说相声似的聊得贼开心。王德思面色不善,但还是维持基本的礼貌微笑。

刁不言觉得这个人和自己还真是有点像。

“等一等他们吧。”

他语焉不详,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毛病。

刚高考完,刁不言就被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混账老爹叫回帝都,准备念完商科以后接手公司。期间,沙语海删掉了和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也不准沙语冰和他暗通情报。

此时王德思终于有了胆子追求女孩子,他对周笑寒早就不是纯友谊了,所以一直跟平常和周笑寒玩的好的沙语海关系微妙。

而周笑寒已经在计划着和网恋一年的男友面基了,两人分数名次差不多,打算以后一起考魔都理工。她和沙语海那两周天天约出去逛街学车写文泡图书馆,连沙语冰都有点不高兴了。

网恋的事情只有她和沙语海知道,而且吩咐了他必须保密。所以当王德思委婉得跟沙语海表示自己想把和周笑寒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时,沙语海只能沉默。

“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沙语海犹豫了一会,说:“有时候对一个人撒谎是为了保护他。”

王德思转头去找刁不言商量。

此时的刁不言也在计划怎么哄好联系不着的小男友,两人一拍即合,计划了轰轰烈烈的脱单大业。

最后以王德思被发兄弟卡,刁不言喜提沙语海为结局。

但是王德思偏要勉强,偏要逆天改命。他搞到了周笑寒男票的QQ,开始造谣她和沙语海有点那个特别的感情。同时又搞了个人妖号,装小姐姐去撩骚,双管齐下。而他自己则以周笑寒的好朋友身份自居,明里暗里地给竞争者使绊子。

这些事情直到大二寒假他们高中同学聚会时才暴露,周笑寒看了他聊天记录,冷着脸拉着沙语海走掉了。

刁不言???

虽然常言说男女生之间没有纯友谊,但沙语海和他的女性朋友之间却纯粹如蒸馏水,并连带着刁不言在女孩子们中间也成了可以交谈奇奇怪怪事情的存在。

周笑寒一边牵着她男友,一边跟沙语海斗嘴,走了进来。

他们怎么一见面话就那么多。

刁不言一抬头,嚯哦,兜兜转转回到原点,这位还是一代目网恋对象。

他往旁边一瞥,王德思脸色已经很不好看,后者右手攥拳,手背上青筋浮现。

“三条边肋,两盘烤五花,羊肉要孜然的吧。然后口蘑,沙肝,鱿鱼,鸡翅,地瓜土豆双拼,烤黄油面包,生菜各要一份,再加洋葱牛肉,锡纸黄蚬子和金针菇。你们还有什么要的?”沙语海问道。

“烤茄子。”王德思看了看坐在沙语海旁边的周笑寒,补了一手。

“米酒有吗?”

周笑寒的男友何殊对她眨眼睛,两人相视一笑。

“有哎,一人一壶?”

刁不言面带微笑,说:“你想都不要想,哮喘不能喝酒,回家你开车。”

周笑寒表面上跟着一起嘲笑沙语海,说:“海哥好惨一男的。”,实际上右手食指勾了两下。

沙语海受到暗号,知道可以偷偷白嫖一口,也就只是装模作样瘪了下嘴。

“加一碗珍珠汤,你就吃这个吧。”

大家一起笑了笑,沙语海心力憔悴有苦难言。

好不想跟他营业,管的也太宽了。

米酒和肉都上来了。沙语海趁着刁不言在烤鸡翅,鬼鬼祟祟往他杯子里伸筷子。自以为天衣无缝,搞到嘴里才发现是没化开的蜂蜜水。

沙语海对上刁不言饱含笑意的桃花眼,自闭了。

周笑寒眉飞色舞地给何殊讲这些人高中的黑历史,没有看他。

“性感海哥在线女装,”周笑寒撑着下巴转过来看他,“远X凛知道吧,我海哥cos过她。还戴了假毛双马尾,我们班好像还有个Archer,我想不起来是谁了。”

沙语海心说,你记不住就有鬼了。对着她翻白眼。

“是我。”

刁不言大大方方承认,特意给沙语海倒蜂蜜水,同时秀戒指,然后毫不介意地给他们讲了后续。

完蛋了。

沙语海往后一滩,无法直面接下来的公开处刑。

高二上学期的元旦前夕,学校的晚自习还在继续。化学老师讲完课就开始放羊,任由学生们自(玩)习(闹)。

刁不言这一年靠稿费攒了小一千,给沙语冰买了远X凛和Archer的cos服。这天晚上才刚收到货,他就直接带到教室里了。

“噫!海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明说的癖好?”

第一节课间,周笑寒转过来,手里拿着双马尾假毛和短裙。“你还真是个老变态。”

“别他喵废话,帮我试一下假发能不能戴上,语冰头发没你长。衣服好像也买大了。”

沙语海没空看她,他右手拿红笔给左手手背上画令咒。

远X家的令咒。

“不愧是我,你瞅瞅画的多像。”沙语海给他前桌显摆,他手稳得很,画出来跟纹身贴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周笑寒把假发套往他头上一扣,笑嘻嘻说道:“现在你只能当凛了。”

她站起来按住沙语海的脖子,另一只手给他戴假发,“海哥本来就长发嘛,有什么不好意思。”

这周轮到沙语海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后面宽敞的一匹。

刚去完厕所的刁不言被王德思在门口拦住了。

“?”

王德思把一个纸袋递给他,让他出去换完之后再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

白发红衣的Archer一本正经地从教室后门走进来,刁不言丝毫不觉得羞耻反而美滋滋的一匹,他直播的时候也换过cos服。人高腿长颜好,皱起眉来除了脸白以外就很像Archer了。前排的同学回头看他,大家整齐地哦了一声。

他看见自己桌子被横过来,底下有个什么东西在甬动。周笑寒蹲在旁边,桌子上垂着校服裤子。

“别躲了兄弟,刁哥回来了。”

他心里大概有点数了,可能沙语海cos了金X闪或者枪兵幸运E什么的。

为什么要在教室换,他是傻吗。。。

刁不言隐隐有些不满。

但是这个不满截止于一个常装的远坂沙语海从两张桌子中间站起来的瞬间,超短裙配黑丝,双马尾配满脸迷之潮红。

“果然买大了。。。”

刁不言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心脏停滞了一秒。

居然该死的有点好看。